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社区原创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五一路的回忆     
五一路的回忆
[ 作者:老卢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3480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长沙五一路在许多长沙人的心目中占有很高的地位,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今天,拓宽后的五一路马上就要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市民们的面前了,我们来看看老长沙对五一路的回忆:
    “就是我ya老倌(老卢)写了一些关于五一路的回忆文章,他在长沙住了半个世纪了,也是老长沙,希望你能用连载的方式登在主页上,每过好久一篇,随你。……。我想说明一点,文章中有些地方我觉得文笔写得不好,但是他坚持这样写,说是当年的话语就是咯样的,所以如果你认为可以用的话,请不要修改”。--摘自网友LXC给长沙里手哈蜊油的信。多谢卢氏父子的支持。

(1)  打苍蝇

    在五一路附近,最开始修路的那一年我四岁。一晃半个世纪过嘎哒,看着五一路的不断繁荣,不断变化就象一个婴儿不断的成长、成熟,成为栋梁之才。记得五一路刚刚通车的那一年,母亲总是让比我大几岁的姐姐带着我们咯些萝卜头,每个人一张小凳子坐在路边头看汽车,那时候的五一路上汽车很少,半天才过来一辆。铺面也不多,远不如邻近的八角亭。小贩们把摊子摆得五一路生意也不好。随着年龄的增大,五一路成了我们玩耍的地方,这里的车也慢慢的多了起来,商店也多了。特别两边的梧桐,令我留连忘返。

    有一年,党和政府号召消灭四害,每个人要交多少多少苍蝇。我一手拿个苍蝇拍,一手拿着小玻璃瓶到去去找苍蝇打。半天下来也冇打几个。眼看着任务完不成,急得不得了,只好跑到母亲上班的铺子里。母亲的同事王伯伯,是个残疾人,他们商店灭蝇的任务全交给他。他每次都是一天就完成了,母亲就让他给我指点迷津。他一脸诡秘,悄悄的告诉我:“五一广场的花坛中间的树底下苍蝇最多,快点去,莫告诉别个。”我非常兴奋,也顾不上交通规则,一口气跑到五一广场的花坛里。花坛真大,各种各样的花争奇斗艳,花坛中央有棵小树,小树边头有一个粪缸,真的到处都是苍蝇。现在想起来怕莫是生态平衡吧。我顾不得此地其臭,只是左右开弓,一顿乱打,一下子就装了一小瓶。忙了一上午还冇得咯十分钟过瘾,五一广场就这样帮助我完成了任务,也给我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2) 中苏友好馆的文革旧事

    现在五一路上的口腔医院过去是中苏友好馆,我上中学的时候时常在此活动。有时上这里的图书馆看书,有时参观各种展览,程潜老先生的翰墨,我就是在这里看到的,真想不到他老先生还是一位书法大家。还有一次看一个科普展览,玻璃瓶中装着一对连体婴儿,我惊讶得把母亲也请去参观了。不过星期六顶层的舞会,我可一次也没光临过,可能是当时的年龄太小吧。

    中苏友好馆发生的最震惊的事件是6.6惨案。那是在1967年6月7日,我从北京串联回来,约莫上午10点钟,下火车后沿五一路回家,刚过新华书店,前面一片狼籍,路中央绿化带的木桩和铁丝都不见了,人们神色紧张,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叽里呱啦的议论着什么。一群彪形大汉,手持木棒来回走动。我不敢在中苏友好馆这一边走,横过马路来到合管庙前,(合管庙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很陌生,就是口腔医院对面的那座屋顶为飞檐斗拱的房子,是省供销合作社的办公楼,今年为扩建五一路刚被拆除。)往中苏友好馆张望。院内到处是乱七八糟的桌椅、书籍和杂物,一楼已被大火烧毁,二楼的门窗也面目全非,由于文革关闭已久的图书室的窗子也砸了,由于我外出串联,对长沙的文革形势不了解,不知是为什么,一打听,才搞清白,中苏友好馆是高司总部(高司是高等学校红卫兵总司令部)。砸总部是当时的“时尚”。再说文革中的总部、司令部就象现在的公司一样多,司令比现在的经理还多,你抄我,我砸你的闹剧是家常便饭,我们这些逍遥派是目不暇接。但这次不一样,据说高司那些学生伢子打死了好几个,(后来我一直不知详情)据说有个湖大的伢子,脑壳打得象刷把样的。听得我毛骨悚然,加上眼前的惨乱景象,使我不敢久留。

(3) 五一广场见到李先念

    那还是一九七二年春夏之交。有一天下班后无事,骑着单车在五一路由东往西慢慢游。时值傍晚,街上的人也不多,路两旁的梧桐树非常清秀,五一路显得特别美,五一广场中央的形象塔(老一点的长沙人都有这个记忆,当时五一路中间的毛主席形象塔,四面是毛主席的画像,69年修建,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拆的)在当时看来也十分雄伟。过了五一广场,我正想往河边去看看湘江大桥工地。当时我有个爱好,就是好游大型建设工地,长沙的清水塘纪念馆和第一师范纪念馆的工地我也去过。 突然,我发现湖南剧院这边停了一长串小车,人也是黑压压的一片。心想咯是么子好路罗。于是把单车停在五一路百货公司门口。人就跑过马路去了,挤到湘绣大楼的侧门边。人们交头接耳,都讲来哒大“腿”,等哒看罗。等了一阵子,天已暗了下来,忽然从湘绣大楼的侧门走出一帮人,一个身穿灰色风衣的人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回头和别人打招呼,我定神一看,咯是哪个罗,面孔好熟,啊也,是李先念,这时我离他顶多一米远。当然,我也很识趣,懂味地往后退,搞不好会发生什么别的路。他回过头来,看着我们这些老百姓,表情很凝重,群众看着他也没做声,大家对视了几秒钟后,他就在工作人员的招呼下,走到湖南剧院前上了小车。

    第二天才从报上得知,李先念副总理是陪同尼泊尔首相在长沙访问。

(4) 西洋镜

    大西门是老五一路的西端,五、六十年代非常热闹,轮渡码头下车的人熙熙攘攘。下河街、碧湘街的店铺鳞次栉比。尤其在五十年代初期,大西门的油盐号,义码头的土糕点是很有名气的。当时我只有五、六岁,最感兴趣的是大西门的西洋镜。一部车子,上面装着一个大木箱,箱子周围有若干个小洞,洞口嵌着一个放大镜。车老板口里唱着小调,吸引看客,交他几个钱,他就把遮在小洞里面的黑布撒开,人们瞄着一只眼睛往里瞧。里面是什么,我很想知道,是他口里先唱的北京天安门,飞机大炮游行,还是后唱的摩登姑娘洗澡。终于我下了决心给他两分钱,也走近瞧一瞧,原来里面是一张张的图片,看几秒钟换一张,无非是北京、上海的风光和一些招贴图画。我最喜欢看的一幅是一张手表广告,一只大吊箱,悬在半空中,下面是皑皑的白雪。吊箱很漂亮,里面尽是外国人,吊箱挂在一根无头无尾的钢丝绳上。只到后来很久,我才明白那是缆车。在八角亭的钟表店到处都可以看到这种类似的图片。1989年40多岁的我才在黄山第一次坐上那样的缆车。几十年了,大西门看西洋镜给我留下的印象一直没有忘掉。

(5) cen板车

    长沙伢子cen板车,是一个老行当。四十岁以上,家境较差的人,冇得冇cen过的,不过这个cen字哦是写,至今,我还冇搞得坨数清,请后生赐教。cen板车的目的,因人因时而异。本人小时侯cen板车,多半是为了看电影。cen板车的路线,多半是从大西门cen到五一广场,力资五分,正好到银星电影院看场儿童场。
    cen板车有蛮lia(累),过苦日子,冇饭呷,本人发育不良,十几岁哒才一米三几,手把子点伢子粗,拖板车的不想喊我。我只好粘哒臭。好不容易有个要我cen的,我就拼命地cen,河边头到太平街口比较平,cen起来不蛮费力,从太平街口到三泰街口陡多哒,cen起来腰酸腿胀出气不赢,冇办法,咬起牙巴,拼命的cen。到哒湖南剧院,人已经筋疲力尽了。拖的人也叫:“cen噻,冇呷饭拜。”好不容易到哒五一广场花台子(当时把五一广场中心花园称作花台子)。拖车人才从湿漉漉的口袋里拿出五分钱把我。
    拿了钱,好高兴,马上跑到银星买张儿童票。如果时间还早,又往河边头跑,再cen一路,赚一支冰棒钱。拿着冰棒看电影,日子过得蛮有味。

(6) 洗淋浴

    过去长沙老城条件差,细伢子洗澡就在街边头检场。提桶水,脱了衣裤,三下五除二,洗两下,提哒桶子一筐。到哒十几岁,还冇洗过淋浴。有一天,有个同学对我讲,到五一路洗淋浴去拜?“要得噻”,几个人异口同声。到哒晚上,各人拿着各自的衣服,跑道“合管庙”(前面第2篇有介绍)门口集合--这个建筑对我的印象极其深刻,这次五一路拓宽给拆了,我都叹息了好几回。我们从侧门进去,悄悄的跑到“合管庙”后面的大院洗澡堂,每人拿一小块瓦片子,向门里头走。值班的老头看见了我们,喊了一声:“洗澡的,买筹罗。” 我们又前世买过筹?一个个把瓦片子往筹箱里丢,咣铛、咣铛的响。心里还是蛮紧张,进去了浴室,揪开龙头,洗了平生第一次淋浴。


    【长沙里手】网站和老卢先生 版权所有
    潇湘晨报 2002年5月 日刊发

上一篇文章:我的长沙城
下一篇文章:野火湖湘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8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4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6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3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3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42]
· 新长沙 新联话[15963]
· 出味的长沙话[2280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2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50]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53]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84]
· 找到湘江猴子石[4236]
· 张公祠与保节堂[4017]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9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长沙不里手』于2006/4/3 10:18:27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写出了当年老长沙的风韵和一个长沙细伢子的童趣,可与《城南旧事》媲美!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