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蜀地湘情之 “三月三”       
蜀地湘情之 “三月三”
[ 作者:阿晴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2775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蝴蝶飞漫天”,记忆中有这么一句童谣,悠悠在这样的季节里回响。看看天气,又快到三月三了。风筝早已飞满了天空中,长长的线连着那端欲飞的心愿,不知是线扯住了风筝,还是风筝依依不舍的在留恋。

    这蜀地的习俗和湘楚大有不同吧,比如说三月三,家乡有吃“地菜煮蛋”的习俗,这里好象就没有。什么是“地菜煮蛋”呢?地菜,说白了就是荠菜,高中语文课本中不是就有篇张洁写的《挖荠菜》吗?就是那东西。地菜不过是长沙一带的叫法而已,就象成都人管鱼腥草叫“则尔根”一样(我第一次听说“则尔根”时,马上联想到的是培根,根本两回事吗。哈哈)。以前在长沙,地菜只用来煮蛋的,没有别的吃法。但是近年来,开始有人把地菜当成野菜开始食用了。比如说我家就是,在春节前后,去到乡下过年,踏雪寻地菜,把刚刚露出不到半寸长的地菜头挖回来,剁碎和肉馅包馄饨;或者再晚点,等地菜长到长约半尺了,拔回来洗洗下火锅或者凉拌。当菜吃的地菜味道一般,没什么特别好或特别不好的。

    地菜煮蛋是把洗净的地菜和生鸡蛋一同放到水里煮,直到鸡蛋熟了,这时地菜的汁液也煮出来了,那煮蛋的水都成了清清的绿色,很好看,而且揭开过就闻到一种地菜特有的清香。不要以为这就完成地菜煮蛋了,其实这还是半成品呢。接下来把鸡蛋壳剥掉,把鸡蛋放进地菜水中继续煮一会,等到地菜的香都渗到鸡蛋中,才算大功告成,这是最简单的做法。复杂一点的还会把一些预先备好的红枣啊,红糖之类的补品放进去同煮。鉴于不具备代表性,就不多说。把煮过的地菜挑出来,可以扔掉了,把绿绿的地菜水滤一下,用碗盛好,再把鸡蛋放进去,加点糖,就可以吃了。很简单是吧。但是一定要多喝几口地菜水,至于原因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每年吃地菜煮蛋都会被家人逼着喝的。说实话,地菜水气味是香,但口味就没什么了。想来也无外乎就是清火去毒吧。

    这样一个小小的风俗,年年过,就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一旦来到四川,知道没有了这个习惯,倒还是想念呢。这不,我经过一个街心花坛,看到草坪里居然也生长着地菜,都很高兴的驻足看了看,只是那几株地菜过于瘦弱过于细小,实在让人不忍心来煮食,姑且放它们一条生路,明年再看吧。

    其实从农历二月中开始,在长沙就有农人挑着担子到菜市场叫卖地菜了,绿油油的地菜,细细长长的苔子上开着很小很小的白花,没开的绿色小花苞是三角形,这是地菜最明显的特征。可是在习惯中,很少去菜市场买地菜的,除非真的全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否则一定是自己亲自从野草丛生的地方拔回来的。念书时周末无事,妈妈就会顺口吩咐一句:“没事干是吧,去拔地菜回来。”我会欣然领命,然后在都市的边角绿地中寻找地菜的踪迹。有很多的工地,没开工,野草离离,繁茂得如同一个被遗忘的仙境,我喜欢独自一人在其中徜徉,说是说找地菜,其实是借机和大自然亲近亲近。小时侯在乡下野惯了,虽然我很喜欢都市的热闹,但是却习惯隔不了多久就一定要去大自然中透气。要不然我肯定会感觉不对劲。地菜一般长在野草中间,田头地角,屋前院后,说来很容易找,可是在水泥堆砌的城市里,哪有那样的茅檐屋舍呢?于是我往往去城市边缘的岳麓山附近找,那里是湖南的一个高校区,连着有好几所高校,湖南大学,湖南师大,湖南计专,中南工大,湖南工专,文理学院,文法学院……那个地方简直就是与市区几乎截然不同的一个小社区。清雅宁静,还有着很多历史久远的红砖小楼,青砖大屋,野草也随处肆意的遍布着,没人来干涉它们的生长。(但这里也不乏年轻学子的闹腾。这不湖大就有条著名的“堕落街”吗。下回给你们介绍堕落街的小故事。)我会漫步其中,路盲的我也丝毫不怕迷路,一是反正怎么走怎么走总可以走到看得到学生的路上,然后跟着学生们走,错不了的;二是我本在此读了几年书,还不认识路,真该去找块豆腐碰死算了,呵呵。

    悠闲的半日过去,我一般都能满载而归,手提一大把青青地菜,还常常能看到和我一样采地菜的人,狭路相逢,大家相视一笑,再擦肩而过。而且往往除了地菜,我还会偷偷捎带一枝桃花或红
叶之类,回家插在花瓶中观赏几日。

    有时又很巧,走着走着干脆走到岳麓山上了,那我就会放弃采地菜的目的,专心的去采茶片和茶苞。那是春天的油茶树上的嫩页或嫩芽,被春雨一通浇灌,生长异常迅速,长成了一个个的茶片
或茶苞,比普通正常叶子和芽要大好几倍,颜色一般是白色,而味道则是甜滋滋的,带着浓浓的茶叶清香,脆生生的,非常好吃。同样的情况也可以出现在映山红这种植物上,映山红又是一种俗称,学名叫“杜鹃”,但映山红一般则是花瓣异变成可吃的花片,味道应该是酸甜酸甜的吧。我见过,但是没吃过(因为见着的是花园里别人栽种的那些,没见着野生可采摘的,遗憾)。

    这些,四川好象也没有。湖南野生的映山红,漫山遍野都是,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在三月三到清明之间,是非常吸引人的。常见到踏青春游的人们,从乡下采了很多回来。可是在这里,我只见到街中的隔离带上偶有杜鹃花的踪迹,那不是心中的“映山红”,只是杜鹃而已,我看着没太多感觉,一如看书上的线描图案。

    遮不住,湘山蜀水情切切;
    写不尽,蜀地湘女思悠悠。


    〖长沙里手〗摘自阿晴专栏

上一篇文章:青山处处埋忠骨--麓山访墓
下一篇文章:“绝人”何晶晶:生活和爱情都要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0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49]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3]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6]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26]
· 新长沙 新联话[15862]
· 出味的长沙话[2271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2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94]
 
· 橘子洲,城市之心[4078]
· 水长沙的DNA[3292]
· 看龙舟“抢水”[2768]
· 百无禁忌[3192]
· 春节旧俗星城户户梅花香[349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