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正文
青山处处埋忠骨--麓山访墓       
青山处处埋忠骨--麓山访墓
[ 作者:钟华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2356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岳麓山,峰峦叠翠,古木参天,林壑清幽,景色秀美。是钟灵毓秀,人文荟萃的名山胜地。

    位于清风峡口的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千百年楚材导源于此”,孕育了博大精深,广袤无垠的湖湘文化,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先烈、伟人。

    岳麓山也是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课堂,这里长眠了辛亥革命时期为推翻帝制,实现共和而献身的先烈;为舍生取义而慷慨赴死的志士仁人;还长眠了抗日战争时期为抵御外侮而浴血疆场,以身殉国的中国军民。

    那一座座为他们树立的丰碑墓志,永远昭示和激励着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构成了岳麓山的一幅幅悲壮肃穆的人文景观。

    长剑指苍穹,巍峨矗立的黄兴墓

    岳麓山最高处的墓,当数辛亥革命元勋黄兴墓。

    黄兴墓位于云麓峰北侧小月亮坪上方,座西朝东,俯瞰着英雄的长沙城。脚下湘江环绕,似依依罗带滔滔北去,桔子洲绿草如茵,像长蛇蜿蜒江心。地势开阔,“极目楚天舒”,衬出了先烈生前驰骋疆场,叱咤风云的壮烈气势和“心底无私天地宽”的坦荡豪情。

    墓由花崗石建成,底座双层方形,十分高大。底座上矗立着11米高的四棱形整块花崗石墓碑,形状如长剑直指云天。《黄公克强之墓》的碑文镌刻在墓碑东向镶嵌的紫铜板上。墓的四周有石柱和铁栏围护,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显得非常庄严肃穆。

    黄兴(1874---1916),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民主革命家。原名轸,字廑午,又字克强,湖南善化(今长沙市黄兴镇)人。华兴会创始人之一。1907年起,先后参与指挥了钦廉防城起义、镇南关起义、钦廉上思起义、云南河口起义和广州新军起义。1911年4月27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和赵声领导广州起义(黄花崗之役),亲率敢死队猛攻两广督署,威名显赫。同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被推为革命军总司令,在汉口、汉阳与清军作战。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任陆军总长兼参谋总长。1913年任讨袁军总司令,通电督师讨袁,事败去日本。1916年10月31日因积劳成疾,病逝于上海,终年42岁。1917年4月15日国葬于此。

    黄兴为推翻帝制、缔造共和,历尽艰险,戎马半生。实为民国之开国元勋,功垂千古。

    章太炎(炳麟)先生悼黄兴挽联:

    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

是评得一点也不为过的。

    伫立于黄兴墓前,仰望那形如长剑直指苍穹的墓碑,耳际仿佛又响起了武昌首义的枪声,听到了黄兴那声震环宇的呐喊:

    “驱除挞虏,恢复中华”!

    叱咤风云的护国将军--蔡锷墓

    蔡锷墓位于黄兴墓下,白鹤泉旁,周围松柏环抱,十分清幽肃静。

    蔡锷(1882--1916)原名艮寅,字松坡,湖南邵阳人。未满13岁即已考取秀才,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入长沙时务学堂,从梁启超学习。1900年参加自立军起兵,失败后留学日本士官学校。1904年归国,先后在江西、湖南、广西、云南训练新军。1911年(宣统三年)擢云南三十七协协统。武昌首义爆发,与云南讲武堂总办李根源在昆明举兵响应,建立军政府,任云南都督。1913年被袁世凱调至北京,暗加监视。1915年11月潜出北京,12月在云南组织护国军起兵讨袁,与袁军激战于四川沪州(今沪县)、纳溪,迫使袁世凱在一片倒袁声中退出了历史舞台。袁世凱死后任四川督军兼省长。因喉疾赴日本就医,于1916年11月8日不幸去世,终年34岁。1917年4月国葬于此。孙中山先生亲笔书写挽联,悼蔡将军:

    平生慷慨班都护,万里间关马伏波。

    把将军比作投笔从戎的班超和东汉的伏波将军马援,足见将军功绩,可标青史。

    瞻仰蔡将军,便不能不想起小凤仙的故事。当年,一部《知音》的电影,一曲“高山流水觅知音”的主题歌,将蔡将军与红尘知己小凤仙的爱情悲剧渲染得淋漓尽致,赢得不少痴情男女的泪水。我至今还记得小风仙在得知将军病逝日本的噩耗后,毁琴谢知音的悲壮画面:

    “山青青,水依依……一声声如泣如诉,如悲啼。”在这凄凉哀怨的歌声中,一艘小船载着悲痛欲绝的小凤仙肠断天涯,渐渐远去。

    当然,这故事带有演义的成份。但它无疑给将军的戎马生涯增添了不少传奇浪漫的色彩,展示了将军风流倜傥的儒将风度。“无情未必真男子”,将军的儿女私情絲毫无损将军的伟岸形象。

    我在瞻仰将军墓碑的时候,恰巧来了几位英俊威武的军人,他们步履稳健地走到将军墓前,并肩肃立,脱帽向将军致礼。我赶快用相机抓拍了这个感人的场面。这也证明将军当年反对复辟、拔剑南天的护国壮举,永远得到了所有爱国军人的崇敬。

    一阵清风吹来,松涛涌动,发出阵阵呜咽,像是小凤仙在如泣如诉的吟唱:“将军拔剑南天起,我愿作长风绕战旗”……。

    舍生取义,慷慨赴死的陈天华、姚宏业合墓

    岳麓山上有几座合墓,陈天华、姚宏业墓就是其中之一。墓建在麓山寺的左后方,分冢共茔,各以花崗石砌成石棺,并列于坟茔之内,外以石砌围护。因碑上有“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字样,想来碑石应为葬后而立。墓前另有民国辛酉年(1921年)曾继悟等人为颂扬烈士伟业而刊刻的碑文。

    陈天华(1875--1905)湖南新化人。姚宏业(1883--1906)湖南益阳人。二烈士均因忧愤国事,感伤时弊而先后在1905年12月8日和1906年清明日,一于日本蹈海自尽,一于黄埔江投江而殁。陈烈士死时年仅30岁,姚烈士更年轻,“仅二十有四”。

    当年,两烈士分别蹈海、投江的书生意气,震聋发聩,引起了国人的强烈反响。1906年5月23日,二烈士遗骸运抵长沙,民众不顾当局阻挠,于29日(阴历闰四月初七日)公葬二烈士于岳麓山“以彰义烈”。是日,长沙全城学生出动,送葬队伍几万人,长达10余里。“送葬学生皆着白色制服,自长沙城中观之,全山为之缟素”。“清朝官绅咸为属目,以为民气伸张至此,其祸至足以沦宗社”。

    陈天华是辛亥革命前著名的革命宣传家,著有《猛回头》和《警世钟》两本通俗小册子鼓吹革命。“暮鼓晨钟”警醒国人。他在《猛回头》中写道:“这朝廷,原是个,名存实亡。替洋人,做一个,守土官长。压制我,众汉人,拱手降洋。”在《警世钟》中,则以激昂饱满的爱国热情,鼓励人们起来和洋人侵略者作斗争。他大声疾呼:“洋兵若来,奉劝各人把胆子放大,全不要怕他……齐把刀子磨快,子药上足,同饮一杯血酒,呼的呼,喊的喊,万众直前”,杀退侵略者和汉奸走狗,达到“改条约、复政权,完全独立”的革命目的。为后来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满清政府,起到了先期的舆论宣传作用。正如烈士墓前刊刻的碑文所称赞的:“民国与孙、黄、谭、宋取其果,而先生实种其因。上以媲美于古之清流,下以启文化运动之先声”,“先生之死浩气长存”。

    斗转星移,时光流逝,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但烈士当年为国人敲响的“警世钟声”,至今仍在天地间回荡。

    义夫节妇,生死夫妻的合墓--刘道一、曹庄墓

    清风峡一带是岳麓山风景绝佳处,峡谷中古枫苍翠,香樟葱笼。每至寒秋,红叶漫山,潺潺溪水沿山谷流淌,石濑、兰涧自成胜境,久享盛名的爱晚亭也建在这里。就在这胜境之中,安葬着萍浏醴起义中壮烈牺牲的刘道一烈士和他的夫人曹庄。

    墓冢呈园形,茔地全以花崗石铺砌,墓后有汉白玉石刊刻的墓碑三块。主碑镌刻《烈士刘道一曹庄墓》碑文,左右附碑系烈士胞兄刘揆一撰写的《烈士刘道一夫妇合墓碑记》,墓前拜台设香炉,坐凳,拜台左右竖有花崗石柱。在周围红枫绿樟的簇拥下,墓地显得十分恬静安详。刘道一夫妇就静静地长眠在这里。

    刘道一(1884--1906)字炳生,号锄非。中国近代民主革命者。湖南衡山人,后移居湘潭。

    刘烈士少年时即聪慧异常,为人温雅,风度翩翩,且极富口才,精通英语、日语,熟悉各地方言和会党行话,黄兴曾赞誉刘道一是“将来外交绝好人物”。受其兄刘揆一影响参加革命,同盟会最早会员。公元1906年12月发动萍浏醴起义,在长沙被捕。酷刑拷打之下,坚贞不屈,虽“肌肤尽裂,流血遍地”仍凛然怒喝:“士可杀,不可辱,死即死耳”!12月31日英勇就义于长沙浏阳门外,时年仅22岁。就义时尤为惨烈:“仓卒未及反缚,魁刽举刀斫之,四击乃断其头”。(章炳麟:《刘道一传》)

    其妻曹庄闻烈士噩耗,“匪以头触柱,即引带自经”终于自尽殉节,随夫而去。其父方嶢公在道一牺牲后月余,也因哭子而死。如此惨状,不由人不扼腕长叹。

    刘道一烈士是同盟会会员中为中国革命牺牲的第一人。

    烈士被害后,烈士母亲张太夫人的表现尤其令人钦敬,值得一书。

    根据烈士胞兄刘揆一的记述:烈士就义后,“母方痛倒刑场,忽而愤起,搂抱予弟尸,哀舆夫携板扉来,置之上而扶以行”。嗣方嶢公以哭子死,曹庄以殉节死,“丧葬之尽哀尽礼,皆母一身任之”,而逻者犹日瞷吾门,邻里或劝之远徙,太夫人毅然曰:“吾子能为范滂,吾独不能为滂母而畏祸乎”!

    真乃满门忠义,可歌可敬。

    刘道一烈士牺牲的噩耗传至日本,东京同盟会总部召开追悼大会,其兄刘揆一悲痛欲绝,作哭弟诗八首以悼之。黄兴与刘揆一相抱痛哭,作七律一首,以志哀挽:

    英雄无命哭刘郎,惨澹中原侠骨香。
    我未吞胡恢汉业,君先悬首看吴荒。
    啾啾赤子天何意,猎猎黄旗日有光。
    眼底人才思国士,万方多难立苍茫。

    孙中山先生也有挽诗一首,以寄托哀思:

    半壁东南三楚雄,刘郎死去霸图空。
    尚余残局艰难甚,谁与斯人慷慨同。
    塞上秋风嘶战马,神州落日泣哀鸿。
    几时痛饮黄龙酒,横揽江流一奠公。

    两年前,我曾去刘揆一先生儿媳石昭林女士家探访,蒙石女士赐记述烈士事迹及刘揆一革命老人书两册,谈及烈士悲壮英勇之事,仍涕泪双流,唏嘘不已。

    抵御外侮,为国捐躯的七十三军阵亡将土公墓

    在岳麓山的赫石坡上,有一座七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墓背靠青山,踞坡而建,有四层共130多级石阶导上。墓前的水潭中,建有纪念南宋民族英雄岳飞的岳王亭,旁边还有为纪念国民革命军第四路军抗日阵亡将士的忠烈祠。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和抗日战争中的阵亡将士相聚在这青山绿水之中,使赫石坡成为了爱国主义教育的大课堂。

    公墓底座正方形,上竖立有长方形墓碑。墓碑正面镌刻《陆军第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公墓》碑文,墓碑两侧镌刻“风云长护,精神不死”八字。底座四方都有镌刻,可惜正面挽联已经残缺,仔细辨认,得以下字:誓死卫国家以昭来者,壮气□□□是曰浩□。两侧各有一联,分别是:碧血丹心光耀天地,名山忠骨万古长存。背面“凛冽万古”四个大字。公墓后是存放阵亡将士骨灰坛的《忠义观》,进甬道迎面是“军司令部直属部队”阵亡将士的骨灰存放室,左右各两间两进的存放室,分别存放着“暂编第五师、第十五师、第七十七师、第一九三师”阵亡将士的骨骸。

    七十三军在抗日战争中,是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一支主力部队,原隶属第六战区,驻守澧县、石门一带。在1939年9月开始至1942年1月结束的三次“长沙会战”中,奉命参加第九战区的长沙保卫战,与日本侵略军在长沙一带展开了“一寸土地一寸血”的殊死战斗。后又在1943年底保卫常德的血战和1944年夏天的“长衡会战”中,再次英勇顽强地抗击日军,为保卫湖南这片热土浴血奋战,写下了不少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战斗之惨烈,将士之英勇,仅以1943年底保卫常德的血战为例,据《湖南抗战画史》记载:“1943年11月13日,73军被四面包围,军长汪之斌命暂编第五师留下掩护,坚守石门阵地,军主力向西突围。留下的暂五师师长彭士量率部向日军勇猛拼杀,从14日夜晚到15日黄昏激战一天一夜,该师从师长到士兵几乎全部阵亡,仅有小部分强渡澧水成功。第15、77两师向西突围时,亦未能摆脱日军的围攻,经一天一晚战斗,除军师部部分人员冲出重围外,也大部分阵亡”。

    常德血战中,日军的口号是以“消灭73军、74军为目标”。但是,面对强大的日军,73军、74军都表现出了中国军人有与侵略者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慨。74军57师“8000余官兵,从师长到士兵,在民族敌人面前,同仇敌忾,与3万多敌军浴血肉搏,坚守孤城半月。5703人血洒疆场,2000余人负伤”,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4月湖南各界人民为七十三军阵亡将士建了这座公墓,供奉阵亡将士的遗骨。让将士们为国捐躯的浩然正气永远昭示后人。现在,虽然半个多世纪已经过去了,但中国抗战史上的这块丰碑,是永远也不会坍塌的。

    安息吧,抗战阵亡的将士们!


    岳麓山上究竟有多少墓,恐怕无法确计了,但据说有碑石可勘的不下100多座。像蒋翊武墓、禹之谟墓、焦达峰墓、陈作新墓、黄爱、庞人铨墓、林修梅墓、刘昆焘墓……他们都是民族的精英,祖国的骄傲。他们虽然长眠在岳麓山上,但他们的丰碑将永远矗立在人民的心中。

    本文2000年6月发表在《湖南画报》第三期(总第208期),同时配发作者拍摄的相片五帧(每座墓一帧)。受版面限制刊登时略有删节。


    〖长沙里手〗感谢作者惠赐

上一篇文章:南岳行消费情况指南
下一篇文章:蜀地湘情之 “三月三”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8]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蟒蛇洞神话为何扯上劳九芝…[2863]
· 岳麓山顶曾经高灯远照[2668]
· 冬天留给岳麓山的三大谜团…[2779]
· 两方小亭,曾站立儒家苍茫…[2715]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