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老街旧巷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5576 | 更新时间:2011/10/26 | 文章录入:admin ]

    灰尘扑面、坑坑洼洼的长沙原城市南郊的南湖路,经扩建改造,日前已告竣工。

    这条连接芙蓉路、书院路、湘江大道的东西次干道,在未来还将延伸到湘江下的过江隧道中,连接河西。

    而在南湖路旁,一幢幢高楼生长,保利地产开发的南湖片区,以其大手笔引人瞩目……

    南湖路,就这样,成为当前长沙一条具有“明星相”的新路。南湖路前世今生的“八卦”,自然被我们“扒”出来。

    原来南湖路是民间故事丛生之地,从这里伸出的藤蔓,竟长出一座冬瓜山;二三十年前,南湖路的天空,竟然纷纷扬扬下着黑色的煤;更重要的是,南湖路的得名来自南湖港,《水经注》中提到的泊船之地,甚至长沙郡治也移到南湖港旁。

从《水经注》中浮出的南湖路

文 任大猛

    一、南湖港的水流,从1500年前流淌到今天

    连接芙蓉路、书院路、湘江路的南湖路,始建于1957年,而南湖港的名字,最迟在明代就已经出现。

    南湖路,因南湖港而名。

    今天的长沙人已很难想象,一个避风良港对长沙这座城市繁荣的重要性。水运的黄金时代已成过去。

    南湖港,在古代是长沙湘江边最重要的避风良港之一。虽说,“港”的本义,是指“水之窄而长流者”。但1500年前,南湖港是北魏郦道元(?-527)提到的泊船良港,甚至长沙郡治兴许就因为南湖港的繁华而迁出城内,搬到南湖港旁。《水经注》说:“湘水又北,左会瓦官水口(任按:今天的靳江河口),湘浦也;又径船官(今南湖港)西,湘(洲)【州】官舟之所次也。北对长沙郡,郡在水东,州城南,旧治在城中,后乃移此……”。

    1500年前南湖港是如何的繁荣,我们可以遐想。

    南湖港的繁华一直沿续到唐代,杜甫飘泊到长沙时,曾系舟湖港边长沙驿,他写道:“江畔长沙驿,相逢缆客船”,“杜陵老翁秋系船,扶病相识长沙驿”。后来柳宗元也经过南湖港,他写了一首《长沙驿前南楼感旧》:“海鹤一为别,存亡三十秋。今来数行泪,独上驿南楼。”不过,民国时长沙著名李抱一认为唐诗中戴叔伦、李群玉笔下的东湖就是南湖港一部分却很值得怀疑,李抱一似乎把锡山潭(老龙潭)与南湖港混为一谈。其实在唐代,今天长沙白沙路一带都是小河或深潭,它们绕妙高锋,从宝塔山南面的大椿桥流放湘江。而南湖港则在宝塔山南面,两者不可混为一谈,而乾隆《长沙府志》长沙府城图对于这几条港道也绘得一清二楚。

    五代十国的时期,长沙作为马楚王朝都城,楚王马殷用大量人力物力,在西湖桥南面碧湘街筑起可泊舟的避风良港碧湘宫,在今橘子洲大桥北面万达广场至潮宗门外筑起成功堤,“堤内贾舟内泊,风涛无虞”。宋代的时候,黄山谷等人,仍提到碧湘宫等避风良港。此时,南湖港很少被人提及。

    元朝军队攻打长沙时,碧浪宫和成功堤被毁。到了明清两代,长沙湘江东岸竟找不到一处好的避风良港,风起涛涌,停泊于是南船只樯倾楫摧。作为省会的长沙,固然是湖南政治的中心,但因运输货物的商船无法停泊,明清两代,湖南的经济中心让位给了湘潭。

    从明代起,凡致力长沙经济发展的官员,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湘江边辟出一处避风良港来。

    于是明清两代官员,在湘江东岸,开挖疏浚了南门外的南湖港、西湖桥翟公套、北门外的新河。嘉靖四十三年,明朝著名司理(即推官)翟台修复岳麓书院后,即开挖疏浚南湖港,南湖港修成后,一度繁荣长沙经济,但翟台挖南湖港时所起之土,就堆在南湖港边,天下暴雨,泥土又被冲到河港中,不久,南湖港再次淤积。万历二十八年,守道金学曾、知府刘昶再度提议开挖南湖港,四十一年,唐源重议开挖南湖港,并称长沙挖南湖港开河通商,有四利而无一害。进入清朝,康熙十二年,巡抚卢等亲临南湖港,商议马上开挖南湖港,因吴三桂叛乱中止。乾隆十一年,湖南巡抚杨锡绂开挖南湖港,不久淤积。二十一年巡抚陈宏谋筑分水坝以刷泥沙,开月形渠畅流水势,南湖港建成,商民称便……

    据载,明清两代时,南湖港河水从20里外流来,但此时的南湖港已变得极易淤积,容纳的船只并不太多。直到民国,南湖港仍可泊舟,但此时火轮船已普及,此时铁路已通,一个小小避风港,意义已经不太重大。

    上世纪50年代后,就南湖港淤塞的旧有河道,长沙市政府修筑起南湖港公沟,昔日南湖港河道仅作排污之用。南湖公沟全长5310.7米,主要宣泄南湖路沿线及金盆路、赤岭路等处污雨水,经火车南站煤坪,从南湖港河口入湘江,这条公沟,以明沟为主,宽度远远超过红旗区广济桥下的流水沟,在入江口还修有宽大的瓮口。

    考南湖港旧时河道所在,东面大约在古堆山、火把山以北,然后穿过今金盛布业,过书院路,直达湘江。上世纪90年代,南湖港明沟改成成暗沟。从《水经注》中浮出的南湖港,至此成为历史名词。

    二、从南湖港伸出的藤蔓,竟长出一座冬瓜山

    今天的南湖路旁,高楼林立,但仍可看出南湖路旁的山形走势。

    南湖路旁最高大的山堆有三座,南湖路南面为古堆山,北面为宝塔山和东瓜山。

    这三座山据南湖路旁的老居民、中学好友曹亮讲述,这们都是从天上飞来的山,且与南湖港相关。

    曹亮说:传说很早以前,南湖路旁并没有现在的三座山,只有无风三个浪的南湖港。有一年,南岳大帝要太乙真人在南岳设置一个宝塔,以镇妖去邪,当时太乙真人,急着救他的弟子、打死东海龙王三公子的哪吒,哪有时间建宝塔,因此顺手搬走陈塘关黄帝战蚩尤的宝塔,他担心南岳大帝看出是旧宝塔,所以必须在鸡叫之前送去,路上他想起长沙城北荷花池的荷花具灵性,可以复活哪吒,所以在长沙荷花池又停留了一会。不久飞临南湖港上空。

    这时南湖港的土地公公,正为南湖港中妖龙作孽唉声叹气,忽然看到空中太乙真人托着宝塔匆匆经过,知道是要赶在鸡叫前飞往某地,于是撮口学金鸡高叫,马上引发周围金鸡跟着叫起来。太乙真人大惊,手中宝塔托不稳从空中掉下来,成为了南湖路北面的宝塔山,而宝塔下的泥土落下来就成了古堆山。

    太乙真人只好落地,看到南湖港边土地爷还在鼓着嘴学鸡叫,恼羞成怒,一个耳光甩过去,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在南湖港旁枣子园的土地庙里,这个土地公公还是一个歪嘴巴。

    太乙真人手中的宝塔落地后,宝塔下残留的泥土里,有一颗种子发芽了,经过500年开花500年结果,长成了一个大东瓜,后来这个山就成为了东瓜山。曹操在东瓜山吃冬瓜还想带走冬瓜,但冬瓜山的冬瓜是仙果,没有种子,曹操下令拔光瓜藤,从此东瓜山只有冬瓜之名,却不长冬瓜。

    太乙真人的宝塔落地后,长沙宝塔山,一直就立着这座塔。后来因为元军攻打长沙,守城的宋将李芾为防止元军站在塔顶看清长沙城内情,所以下令拆毁宝塔山上的宝塔。于是妖龙重又为孽。元将阿里海牙攻下长沙城后,想镇压龙王港妖龙,因太乙真人曾经搬过宝塔,所以阿里海牙把长沙城内朝阳巷上清宫(今解放西路贾谊故居旁)的太乙真人像搬到南湖港旁的古堆山,并建了一座太乙寺。

    明朝皇帝朱元璋乘船过长沙,看到南湖港一带地势险要,就从湘江湾进龙王港泊舟,独上古堆山。

    在太乙寺中,他不满住持的冷遇就念了一副上联:“太乙寺中孤月亮”,寺中长老知道自己的傲慢,且知道对方为不凡之人,遂应道“长沙城中一星明”。这时刘伯温率一队人马持着火把,沿路寻到太乙寺,找到朱元璋。朱元璋向刘伯温说起对对子的事情。刘伯温想,既然朱元璋已经称孤,且长沙城的上空“又明又亮”,还打什么火把,于是将火把扔在路旁,刘拍温扔掉火把的那座山,名字就叫火把山了。

    南湖路旁的几座山的民间故事,直到今天仍在流传,朋友曹亮为省建六公司职工,从小到大就住在南湖路旁,这些故事就是他讲给我听的,他还说,其实,民国著名的电影《火烧红莲寺》,写的也是南湖路的事情,只是红莲寺不知是南湖路旁哪座山里的故事了。

    南湖路旁的三座山在旧时都筑有寺庙,古堆山的寺庙叫太乙寺,宝塔山则有天恩寺和金刚院。太乙寺,历代题咏甚多。相传寺内旧有太乙池,池中有金龙,长七寸许。太乙池旁又有炼药池,旁边有一口宋代所铸的钟。上世纪80年代末,该寺改建为4栋长沙综合木材厂职工宿舍,宿舍后仅残留清光绪年间该寺住持妙空、定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