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市井百态 >> [专题]鸡飞狗跳 >> 正文
故将军食罢夜归来       
故将军食罢夜归来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3000 | 更新时间:2011-8-22 | 文章录入:admin ]

    有时候,我觉得我是辛弃疾,是苏东坡。是古希腊故事中的奥底修斯,是小说中的鲁智深。

    而我不过,不过,是食罢夜宵,夜归来,曾经醉打家门的不良归家人。

    此刻,夜宵散棚,繁华熄灭。

    又一村六堆子一宿舍传达室老头打个哈欠,帮我开门。

    院墙高高,总有一夜猫,瞪溜栾眼睛,似漠然又似关心,于墙头望我。

    院内树木散发清芬,有时开花几朵。

    这么美好的清宵良夜庭院,我一身酒肉臭,大踏步夜宵归来。

    我登上最高楼,掏钥匙,开门,扭不开,门被反锁。掏手机,打屋里娇小堂客电话,关机。

    我没醉,这是肯定的,我清醒完全地完成所有“登陆程序”,而这时电脑仍然黑屏。

    这时候,我曾经觉得我就是那个“归来仿佛已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过江声”的苏东坡了。老人家在北宋时夜宵归来,晚上也没个人给才气纵横的苏东坡应门。

    这时候,我的去处,要不是去单位睡沙发,就是就近找家网吧,睡在网吧又脏又臭折沙发上。

    我隐忍未发,半夜吵架打门是恶德,影响邻居睡觉,也破坏自己美好形象。

    可人家的夜宵生活多么美好,从没人打扰干扰。在长沙这座快乐城市里,那些红男绿女吃夜宵吃到凌晨三四点,我又不是没看到过。就说谭伯牛,吃夜宵,经常要到天亮,他那美貌而贤慧的妻,就经常来看他,照顾他的谈兴。

    夜宵的美好,就重在谈兴,那些生意最好的夜宵大排档,美食有时却只算一般,比如河边头的满弟大排档,可谭伯牛从广州回来时,最爱去那,常常一坐就是一通宵。而到最后,我困矣,让他们去谈,我拼几张椅子,就在街道旁,睡着了。只睡到清晨洒水车鸣放“洪湖水啊浪打浪……”,我就像在一叶清凉小舟中醒来,我看到的不是芦苇荡打鱼人,看到的仍是谭伯牛张动的嘴和满桌狼籍杯盘,另外几桌不相识的人们,也仍然谈兴正浓。

    夜宵排档,最热闹就在夏天,尤其最好是光着膀子坐在露天中,这时谈话声和开阔的空间离天地更近离自自更近,谈出来的话题,自然也更长沙更有趣自然。

    夜宵需要的是友情,私情只是客串。无酒无友,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不如去开房。____爷的,这世界怎么到现在都乱了,女人这样美好,为什么有三三两两男人会搞起了恶心同性恋?男女开房我不骂。

    夜宵多了,夜饮归来,家人就不敢夜晚再胡乱锁门了。

    那一夜,我夜宵归来,正凌晨三时,全身被冷雨淋湿。打开第一道门,防盗门开了,没锁;第二张门,却死活打不开,又从里面反锁上。

    顿时,我心中就燃起了火,烧出辛弃疾滚烫的一阙《八声甘州》:“故将军饮罢夜归来,长亭解雕鞍。恨灞陵醉尉,匆匆未识,桃李无言。射虎山横一骑,裂石响惊弦……”

    我恶向胆边生,再也懒照顾得隔壁邻舍看法,我变成暴怒的奥底修斯王,不,奥底修斯王只射杀可恶的求婚者。

    我就是那暴打山门的鲁智深。

    家中二门坚固,我那年轻时逞暴力曾打翻二三混混的拳头,竟未将家门擂烂。

    砰砰声,听得隔壁有动静。但我家人仍没半点响应,真的太冷漠。

    一下火烧了我全身,抬起脚来,当当当三脚,就把门一脚抖开。

    凌晨三时,进门暴叫:搞么子鬼。

    忽见床上裹被的稚子,露惊恐眼神。

    虽夜宵酒醉,仍被冰泼,顿觉内心自责。

    合上前门,一时无语,房内死寂。

    我脱去沾身湿衣,全身冲在淋浴喷头热水中。我的夜宵生活将要落幕。虽然家庭生活无趣。

    尤其不久单位体检,我居然已成“三高”人士。湘雅二医院体检医生恐吓我,你不是选择生死,而是在生死与半死不活中选择。她说我暴怒的高血压可能因为崩裂而中风,因此要杜绝一切不良生活,比如夜宵熬夜暴饮暴食。

    我承认我被吓倒。

    天王老子喊我吃夜宵,恕我无空。

    我不再是苏东坡辛弃疾鲁智深奥得修斯王。

    我健康生活按时作息正正常常压抑欲望。

    夜晚美食友情勇敢奔放放浪不拘自由自在对酒当歌吆喝行乐拥有各类小圈子交游广阔豪爽大气胡作非为口水滔滔……男人们团团围在夜晚露天餐桌旁拥有的快乐生活生活快乐,与我都无关了。

    在家里也可饮酒,但没意思。还不如读古书,一册太史公传在手,灼热滚烫,我不觉得孤独,我思接古人。

    只是连这,我也静不下来,不如上微博。我真的是老了宅了。

上一篇文章:幸福桥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13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78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40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42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805]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350]
· 新长沙 新联话[14737]
· 出味的长沙话[21440]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880]
· 故居门外的长沙[13121]
 
· 幸福桥的幸福生活[3427]
· 古城湘潭过大年[3045]
· 长沙闲人[2958]
· 湘江戏水[3039]
· 湘江边看水[2870]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