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走遍湖南 >> 正文
橘子洲,城市之心       
橘子洲,城市之心
竹摇月,橘飘香,草在这里再发绿,树在这里再度成林,一位伟人,再立洲头,与江与水,与宇宙长空,共看西山红叶
[ 作者:高汉武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336 | 更新时间:2010-12-30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10-12-23  
 

    总要到夜深时,橘子洲才能歇口气。

    此时,湘江水绕两侧,粼粼北去,夹洲而连洞岳接荆楚。湘天楚地,烟雾迷蒙。西边,岳麓堆墨,月泊其峰,千年书院点亮夜读的光芒。与岳麓相望的是四羊方尊,铜绿诉说沧海桑田,让时间与空间对视。不见书童,但有一把蒲扇摇在杜甫江阁,一双先哲的眼睛正凝视这城,这水,这洲……

    这样的夜晚,其实只适合做两件事:长眠或者疗伤。

    是的,累,伤痛,痛到筋骨。

    公元6世纪,洲立。千万万粒尘土花千万万年时光,滚爬、跋涉、流浪、奔袭,衣衫褴褛集结于此,天地间才显此一痕。大唐之年,湘江北再现一点。宋朝时候,一洲凸现两者之间。19世纪初,三洲合;19世纪末,离。就这样,受尽分分合合之苦,尝足日烤、雪藏及水吞之痛,看够世事炎凉风云裂变,才有“橘洲”。那一天,行者郦道元自“湘水北经南津”,跋涉至此,如遇知己,一时泪流满面,久拥不别,终而喃喃呼此爱名。似还不止如此,如天将降大任于斯洲般之必受难,70余年前城中一场大火,无数生灵涂炭,她几乎被烤焦,1938年、1954年之洪水滔滔,洞庭水溢,楚地汪洋,她又险被吞没。

    仍不止如此。她一身伤痕,今有人并不知疼。

    这并非信口开河。

    日不论晨昏,月不论仲季,季不论春夏秋冬,橘洲之欢歌笑语后张张笑脸间,诸多不雅的一幕总在随时随地上演。或烟蒂乱掷,或瓜皮乱扔,或痰击,或尿淹。在涂鸦、在刻写、在踩踏,一双双皮鞋或一个个轮胎在碾压她的胸膛。还不够,敲打日夜不停,撞击永无止境,甚至,一次次、一遍遍将她破肚开肠。一个城市客厅,或者说,一位颇费苦心而装扮出门迎客的老母,就这样被轻薄,被凌辱。就连夜晚,劳碌一天的她要早一点歇歇都成了一种奢望——夜还未至,灯光就忍不住了,急切地用发光字、荧光灯或者霓虹灯,来表现自己,迟至深夜,也不愿退去,她就这样被明晃晃地照着,在灯光下袒露,不成眠,也无以成眠。

    这样的时候,橘子洲一定在想起过去。曾“一面青山一面城”,曾是“小蓬莱”,“拱极楼中,五六月间无暑气;潇湘江上,二三更里有渔歌”;曾有诗人赞叹“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地仍膏腴”。当然,还有秋之渔舟唱晚,冬之江天暮雪,还有江风习习中,朱张泛舟,一双飘飘长髯,写数行长歌短句。

    承受太多,苦痛太多,橘洲本可以走,本可以别我们而漂移而去。“湘江滥觞阳朔山逶逦,汇潇、蒸诸水北折而下至长沙,江澜澄涵不怒,则橘洲浮其中。湘江清照五六丈,下见底石,若空明净彻,千里一碧者,独橘洲匹练曳水面,如荇藻牵风,湘人传其初无根蒂,能与波上下”。这是清代湖南巡抚李世杰于一碑文中写的。清代学者罗文俊又这样描述:“洲横江心,每春夏水涨,不能没,与波上下。”翻开典籍,这种描写还可以找到很多。可见,橘洲真的不仅是长沙城一笔不动产,她是活的,灵动的,可以漂移,可以溯湘江之水,溯潇、蒸诸支流而隐退山林,也可以北下洞庭,东流大海,或者,化无形而长存天地。但是,她不走,她深爱这个地方,深爱着她左右两侧的人们,千百年来就是要将长沙痴心守望。一代代人,男或女,老者或少年,你皆可以伤她,可以羞辱她,可以将丑陋的字画贴在她的脸上,刻在她的胸前,可以将她践踏、碾压,撕她的肺,钻她的心,但她就留在这江中,这水域,这岳麓山侧,这城市之心。好如同一个母亲啊,任儿女漠视、背叛、伤害,乃至杀戮,但是总守在故乡的老屋,倚在门边泪眼等儿女归来……

    所欣慰的是,橘子洲终在化茧成蝶。这个城市,终于明白有她贫贱不移的厮守,才走到今天,才更具温情与力量。由此,也不再忍心弃她独守江心。于是,竹摇月,橘飘香,草在这里再发绿,树在这里再度成林,一位伟人,再立洲头,与江与水,与宇宙长空,共看西山红叶。

    愿我橘子洲,常绿;愿我湘江水,常满常清;愿我每一个长沙儿女,都敬我们的母亲。

    立冬日,异乡武汉,看一新闻,才知橘子洲西侧湘水水枯,河床尽露,突然又一阵揪心。想我的橘子洲,我那被脱光衣服的母亲,站在冬风里发抖,我能不心痛?

上一篇文章:湘江绕不过的靖港旧时光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241]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854]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47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51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88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430]
· 新长沙 新联话[14812]
· 出味的长沙话[2152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300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3195]
 
· 水长沙的DNA[2934]
· 橘子洲上太平军顿开金锁走…[2237]
· 橘子洲浪花里飞出五十年前…[2758]
· 橘子洲浪花里飞出五十年前…[2583]
· 橘子洲今昔[246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