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湖湘人文 >> 湖湘文化 >> [专题]学术研究 >> 正文
人世残局难丢手       
人世残局难丢手
——读王船山《渔家傲.樵歌》
[ 作者:刘放生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5110 | 更新时间:2010-2-17 | 文章录入:admin ]

人世残局难丢手
——读王船山《渔家傲.樵歌》

刘放生(湖南省衡阳县委宣传部,421200)

 [原文]

煨芋喷香斟卯酒,扳萝不怕寒崖陡。黄叶飕飕麏鹿走。君知否,夜来野烧霜枯后。林外炊烟青一绺,斜阳又转苍溪口。莫怪逢仙柯已朽。耽棋久,人间残局难丢手。

又  前题

雨歇轻阴苔满地,莺声引入云深际。谷口回风惊飏起。芫花碎,芒鞋点点红芳缀。满径山礬香蔼腻,杜鹃铺锦簪螺髻。掉首行歌歌不已。腰镰坠,枝枝不忍伤新翠。(王船山:《鼓棹初集》,《船山全书》第十五册,岳麓书社,1996年版)

[注释]

卯酒:晨饮之酒,白居易《卯时酒》:“未知卯后酒,神速功力倍。”苏轼〈述古闻之明日即至坐上复用前韵同赋〉句“国色初酣卯酒来。”

飕飕:风声,见南朝梁大同九年(543)黄门侍郎兼太学博士顾野王撰编的字典《玉篇》。

麏(音jun)鹿:鹿的一种。

野烧:一曰野火,冬时烧枯草于郊野。“莫怪”及“耽棋”、“人间”句:用晋王质上山伐柴遇仙人弈棋,俄项而斧柯尽烂之故事。据《述异记》,信安郡石室中,晋时樵者王质逢二童子棋,与质一物,如枣核,食之不饥,置斧于坐而观,童子曰:“汝斧柯烂矣。”质归乡闾,无复时人。

芫花:植物名,瑞香科,落叶灌木。春月先叶、开花、花小色紫。性甚毒,煮之投入水中,鱼即死。故一名毒鱼。见《本草.芫花》。

芒鞋:草鞋,亦作芒履。陈师道《和颜生同游南山》:“竹杖芒鞋取次行,琳琅触目路人惊。”

红芳:红花。李白《寄远》:“莫使香风飘,留与红花待。”

山礬(音fan,矾):灌木名,沈丁花类,又名玚花、春桂。《本草.山礬》:“《释名》:‘芸香、柘花、玚花、春桂、七里香。’”

螺髻:结发为髻形似螺壳之谓。白居易《绣佛赞》:“金身螺髻,玉毫绀目。”

(注释出处:彭靖《王船山词编年笺注》)

 [评论]

王船山的《渔家傲.樵歌》收入在其词集《鼓棹初集》。“鼓棹”,“划桨”之意。《晋书.陶称传》:“鼓棹渡江二十余里”。《王船山词编年笺注》的著者彭靖认为,以“鼓棹”名集,是出于王船山自已的考虑,只是王船山自已没来得及这样做。在他去世后,他的儿子王敔(音yu)或其他门人把他的词收集起来,合成初集、二集。《王船山词编年笺注》对船山词的写作时间逐一进行了审慎的考定,分为可以考定和无法考定,《渔家傲.樵歌》两阙列入无法考定之列。

诗言志,词抒情。王船山在《夕堂永日绪论内编》中说:“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李杜所以称大家者,无意之诗得一二也。”在词家看来,王船山的词,几乎都是有意识来表达他的爱国思想感情的,是为“字字楚骚心”。笔者全不是词的玩家,更只能从词意上来作一些猜想。

彭靖《王船山词编年笺注》和龙榆生《读王船山词记》都认为,《渔家傲.樵歌》这首词是“饶有寄托”的精粹之作,“值得深入体会”。但寄托着何种“值得深入体会”之点,两位词家都没有明说,这就为后来者的猜想留出了空间。笔者冒昧在此作一猜想,这就是其中可以深入体会的意蕴,是否就是船山用地道的衡阳口语写出的“人世残局难丢手”之句。

王船山是我国明末清初的伟大思想家。2009年11月23日至24日,在衡阳举行的纪念王船山诞辰390周年暨学术研讨会会上,出席会议的湖南省副省长刘力伟在讲话中指出,船山先生一生致力复兴华夏文明的探索和实践,既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战士,又是一位思想深邃的哲学家。他以“六经责我开生面”的伟大气魄、“道莫盛于趋时”的价值追求,开创了中国哲学史的又一个巅峰。更可贵的是,船山先生的思想和精神与历史进步同行,与时代和谐共振。船山思想影响和启迪了诸如魏源、曾国潘、左宗棠、谭嗣同、蔡锷、毛泽东、蔡和森等一代代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激励着他们“改造中国与世界”,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是,在湖南衡阳民间流传的王船山,则有众多的版本。如他针对清初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禁令,一生不剪发。不论晴天雨天,外出时一把雨伞、一双木履,头不顶清朝的天,足不踏清朝的地。有的更直白地说王船山是一个十足守旧的迂腐先生,对始于清康熙的盛世毫无所觉,看不出他思想上的进步性,甚至以讹传讹,说他之后的家族一代不如一代而避而远之。在学界,则多数人认为王船山一生处于矛盾之中。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莫衷一是。或许,“人世残局难丢手”,正是王船山的一种自我解释。

王船山(1619——1692)一生的大部分岁月处于明朝衰亡的“人世残局”。他的一生,大体上分为三个时期。他出身于官宦世家,书香门第,天资聪颖,博览群书,正如他在《夕堂永日绪论》中所述:“余日束发受业,十六而学韵语,阅古今所作诗不下十万首,经义亦数万首”,又在衡阳县学和岳麓书院受到正规教育,并聚结匡社,广交学人,在湖广乡试中高中举人,可谓青春得意,壮志满怀,士途广阔。但到他26岁时,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攻破北都,明崇祯帝自缢于煤山,朱明王朝宣告覆灭。而在此之前,张献忠率领的农民军已进入湖南,进入衡阳。随后,清兵以吴三桂之“请”乘机入关。于是,在中华大地上演出了种种人间惨剧。从武力屠杀到精神禁锢。“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不堪回首。文字之狱,为祸之烈,世所罕见,王船山在《黄书》中描述为“生民以来未有之祸”。期间,王船山个人被推向了反清复明的悲壮历程。清顺治五年,即隆武二年的夏天,王船山至湘阴,上书江北巡抚章旷,指画兵食,请求调和南北两督师,以防溃变,但遭到拒绝。于是,王船山毅然于同年冬天于南岳起义,自举战旗。起义失败后,又投奔南明政权,成为行人司的行人,相当于一个司局长。但因看到明朝已无可挽救,便带着郑夫人,一路隐藏,经常宁等地,最终定居蒸水源头的湘西草堂,转入到思想学术研究,“俟诸百世圣人而不惑”。

王船山的这种经历,造就了王船山在历史与时代、国家与个人、个人与家族等方面的丰富内涵。在学术思想上,王船山力求跳出自我,放眼历史长河,探求兴亡因果和因应之对策,尽显“趋时而更新”的价值观。康熙十三年(1674),“因避滇氛,泛宅数载”途中的王船山,病中寓居僧庵,清政府派赴湖南征伐吴三桂的安远清寇大将军多罗贝勒尚善,派出都护刘君前往僧庵慰问王船山的病情,王船山写下了《双鹤瑞舞赋》和《安远公遣都护刘君过庵问病,歌以送之》的七言古诗,此后又拒绝为吴三桂撰写劝进表。这些,不是王船山个人向清朝的妥协,而是王船山思想从历史、从国家发展的三百年之小变这一大势出发的逻辑发展。在个人选择上,由于大汉民族意识已进入了血液,即便是大明王朝已由“残局”到“败局”,王船山仍然难以刮舍,难以“丢手”,始终坚守,一以贯之。南岳起义,投奔南明,便是因此。对于个人与家族,王船山则又回到历史发展的大势和与时俱进的价值观上,期望后嗣走出他个人的人生逻辑,他在书授长子王攽(音ban)的《传家十四戒》中,在后嗣的职业选择上,他仍把入士做官作为第一个职业选择,“能士者士,其次医,次则农工商贾各惟其力与其时。”

有了王船山“人世残局难丢手”这一人生自我解读,前面所述的关于对王船山人生的一些悖论,也就同时得到了解释,关于王船山《双鹤瑞舞赋》等著作的纷纭聚讼,似也有了一个解读的可能。

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讲,一生中经历的时代,是不一样的,尤其是社会转型时期,在知识界,思想体系、价值体系与时代需求,个人对时代的选择,会呈现出多种多样,千姿百态,需要作多种分析与因应。这就是笔者对王船山《渔家傲.樵歌》作上述猜想的勇气所在。

上一篇文章:湘江竹枝词 染碧漫江湘水
下一篇文章:长沙戏台联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94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62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240]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20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62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185]
· 新长沙 新联话[14570]
· 出味的长沙话[21250]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68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932]
 
· 湖湘后学“湖湘文化热”[3896]
· 张浚葬官山之谜[2657]
· 定王台最先让长沙这条蛰龙…[3148]
· 长沙赋并序[3645]
· 我对湘剧的见识[2797]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