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岁月悠悠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歪诗”尽说八十年前长沙风情       
“歪诗”尽说八十年前长沙风情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905 | 更新时间:2010/2/17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9-11  
 

    有个笔名叫“乡里人”者,忽然在八十多年前,即1924年8月的长沙报纸上,写起“歪诗”来,几乎一日一首。

    他说,在“七里三分的长沙城中,人多如蚁,偶行商街上,无论哪处,都是摩肩擦背,略不经意,不是撞倒,就是挂伤,似这样的热闹,所以那百行生意,也就乘时发达起来了,在小初到这里游览,深恐脑筋藏纳不了许多东西,因而情急智生,凡和我耳目相接触的,都用笔述了出来,且为便于人家记忆起见,更编成韵语,自命曰:歪诗。歪的意义,即不敢自居于正诗之列也,且全无次序,随时随物,即行提笔写出”。

    里手也须抠票子,一声牛叫过前川

    不过,这位可爱的“乡里人”的“歪诗”,似乎只写了14首,以后就无下文了。现在翻阅旧报,发现他先是从人力车写起,写了一个系列,举凡人力车、包车、货车、火车、汽车等等,一一写到。

    他在第五首写汽车说:

    长潭潭宝镇相连,争道交通异昔年。首见湘中阅此局,远从天外直如弦。

    大王美国饶资本(美国汽车大王),古佬山村快著鞭。(宝庆人有宝古佬之称)。

    里手也须抠票子,一声牛叫过前川。

    下有注释,“俗话说,长沙里手,湘潭票,湘乡哼咯,做牛叫。”长沙里手,指长沙好充里手;湘潭票,讲湘潭人讲话轻飘,“湘乡哼咯做牛叫”是讲湘乡人讲话像牛一样瓮声瓮气难懂难听。长沙、湘潭、湘乡在一谚语中,全部讽刺到了,无一漏网。长潭、潭宝,为当时湖南新开通的公路,宝,指宝庆,即邵阳。

    1924年8月25日长沙《大公报》中说,长沙私人汽车的第一声是颜医生的。在一则短新闻中说:“(长沙)北门外颜福庆医生,日前由法国运回汽车一架,驰骋马路已经三日。一班乡民儿童,初睹此物,甚为惊异,聚队成群,拥随追看。此为长沙私人汽车之开创者,惟马路上宜有警察照拂,始不发生危险。”

    莫遣臭虫常吃客,须知客是可怜虫

    在第六首诗中,“乡里人”写了长沙的旅馆:

    试掮行李入头门,老板欢迎意极真。

    几角一天初启口,单身独宿要留神。

    只愁找事长留恋,每听排街便笑衔。

    莫遣臭虫常吃客,须知客是可怜虫。

    1933年《长沙市指南》邹欠白说,到长沙来找工作要注意,长沙当前尚是一关系社会,如果没有社会关系,或者没有已经联系好的工作,在长沙想要找到工作甚为困难。

    这位“乡里人”写的就是住在旅馆中找工作的人,看来他的工作不但难找,而且当时的住宿条件,也相当恶劣,睡觉就是喂臭虫。臭虫是新中国成立后爱国卫生运动大扫除中的“四害”之一,在长沙早已销声匿迹。

    我爱便宜烧鸭子,每逢招饮必相从

    “乡里人”所写的长沙“歪诗”,写得最多的就是长沙的吃喝生活,看来在旧时,长沙的美食氛围就很好。

    第七首写茶馆说:“一碗杯杯把水添,点心瓜子手随拈。是非邀汝来分辨,负贩凭君好打尖。乱说弹词犹有味,自称细叶好包盐。百钱尚忆当年话,岑抚潜逃清室潜。”由长沙茶馆忆及1910年的抢米风潮及清王朝的沦亡,颇寄兴亡之慨。

    当年长沙面馆和米粉馆颇为发达,写面馆诗说:“一例长沙数百家,老年规矩未曾差。座添小碟无多味,室有佳宝岂不哗。嗜好独殊呼免码,兴来还喜吃堆花。可怜龛内关夫子,日夜看人乱剔牙。”长沙在繁盛时大小面馆竟有几百家之多。而码子从光头(免码)至堆花,尽可享用,当然面馆里时常供奉着武财神关公,他日夜站在墙上,看着吃面的人们剔着牙。

    米粉馆诗说:“青石街头半雅亭,缘来居上有佳名。剖开浑沌呼冲蛋,调剂盐梅进沸羹。异味不须钱几许,定盘犹见价公平。更宜早起空心后,一盏饶人得意鸣。”当年长沙著名的粉店与面馆是分开的,著名的有半雅亭,同时供应甜酒冲蛋,并以盐梅入汤中,起到调酸的作用。

    当时长沙,既有酒席馆也有炒菜馆。炒菜馆的档次较低,像如今的炒盒饭小店或者盖码饭店,炒菜馆诗说:“几角分餐价尚廉,也堪大腹肆狼吞。只愁点菜吾非主,不浪开花伊尚贤。禁酒似嫌风趣少(注:青年会食堂,禁酒,说犯者罚洋两元),卖冰多在暑期边(注:各炒菜馆在暑期中多有卖冰者)。三三五五争喧座,荤素牌悬着眼先。”

    长沙“歪诗”特为李合盛写了一首诗名为《牛肉馆》,诗中说,李合盛“筵供多品无他物,目有全牛供独锅”,并说李合盛装修好,档次得到了提升:“于今合盛门楣改,座上高朋冠尽峨。”

    当时长沙酒席馆有名的是玉楼东、挹爽楼、徐长兴等数处。酒席馆诗曰:“传名鸡肚玉楼东(注一),以后楼重处处崇。把酒邀人同挹爽,开轩此地更威风。盈门车马皆佳客,入座雏伶有妙容。我爱便宜烧鸭子,每逢招饮必相从(注二)。”

    本诗下有注释二,注一说:“饶石顽诗云:麻辣子鸡汤泡肚,令人遥想玉楼东。”现在人们谈及长沙老字号玉楼东时多说,这句话是曾家后人曾国藩之孙曾广钧的诗。然而,粗略翻阅曾广钧的《环天室诗集》却一时难以找到这句诗的出处,难道是后人误记,将饶石顽的诗记成了曾广钧的吗?看来,长沙的史志专家,还要下番功夫,再从故纸堆里翻寻,看看曾广钧的全诗到底是什么。

    此诗中的“我爱便宜烧鸭子,每逢招饮必相从”,注释说,“北京便宜坊烧鸭最佳,湘中徐长兴亦有此,予甚嗜之。”原来便宜,并不是价廉物美,而是指的北京便宜坊。

    尚有彭章供炒肉每当村妇乱吹唇

    恩师“长沙通”黄曾甫先生在世时,曾在《湘食》中撰有“彭章肉”一文,称在上世纪20年代,长沙有位自由演说家彭章常在火宫殿、玉泉山、司门口等地发表演说。这位彭演说家酷爱食皮蛋炒肉,并经常在长治路(今中山亭百联东方百货公司后)一带的小饭铺中,以一碟皮蛋炒肉,一壶水酒,自酌自饮以为乐,久而久之,长沙人称皮蛋炒肉为“彭章肉”。后湘乡名士邓攸园极称皮蛋炒肉具有湘菜特色,于上世纪40年代初,在南正街福华园酒楼对“彭章肉”进行改进,用皮蛋加金钩虾和猪肉剁成肉泥,调以鸡蛋,用大油炸成肉饼,辅以葱花、麻油,切成金钩皮蛋肉条,味道香酥鲜美,成为湘菜中名馔佳品,仍以“彭章肉”称之。

    近阅长沙《大公报》,见1924年的刊载的“长沙歪诗”中,有《平安馆》一诗吟道:“专待推车苦力人,百业可醉面生春。黄荠白菜为常品,赤膊青巾是上宾。尚有彭章供炒肉,每当村妇乱吹唇。嚼余纷向街头去,雨宿风餐极可怜。”诗下有作者自注说:“彭章设平安馆,曾自创炒肉,尚可口。”也就是说,彭章肉,不但是其自己所爱,后来彭章亦曾开设饭铺,服务下层人士,并将自创炒肉供客。可惜黄师已辞世近十年,不然将此小诗抄录于他,他必大喜,认为是教师节中,学生脱于流俗贡之于师的小礼。

上一篇文章: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
下一篇文章:找到湘江猴子石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