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湖湘人文 >> 湖湘文化 >> 正文
湘江竹枝词 染碧漫江湘水       
湘江竹枝词 染碧漫江湘水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4457 | 更新时间:2010-1-10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9-04

 
    恰似滔滔湘水,一番番推波助澜后,洪波即将兴起,“洞庭波涌连天雪”的壮观值得万众期待。

    本报推出的“湘江颂·万行长诗颂祖国创作秀” 正在火热进行中。在即将涌起的湘江诗歌巨浪到来前,我们且一同站在湘江边,去细看千年来南方这条重要的河流上的美景——

    从唐代刘禹锡开始,原本在长江中游流传的竹枝词进入文人笔下,为诗歌发展开辟广阔天地。竹枝词贴近民间、贴近社会、贴近人民,泛咏风土,长于记事,以诗存史,从唐代至民国,其作品总量至少有数十万首,超过全唐诗歌总量。

    湘江,这条南方的河流之上,至迟从宋代苏东坡开始,江面上一直萦绕竹枝词那勾魂摄魄,美丽与哀愁的咏叹调……

    那时“省长”的最“牛”考题

    用民歌形式歌咏湘江

    清代考试,在人们印象中,就是考考呆板的八股时文,开明一点的考试,则“以经义、治事、词章分科试士”。

    但,160多年前,有位湖南省长官给考生们出了一道“刁难的”考题:用竹枝词这种不上正规风雅台面的民歌形式歌咏湘江。这位省长在出考题之前更“亲自”写了十二首《湘江竹枝词》。

    此前数百年,宋代文豪苏东坡在忠州作的《竹枝词》,实际上也是歌颂湘江的,但真正以“湘江竹枝词”为题大规模创作“湘江竹枝词”,还是从这位160多年前的湖南巡抚陆费瑔开始。也就是说,在160多年前的那场以“湘江竹枝词”为题的湘江诗歌创作表演秀是在“省长”大人的亲自策划主持下进行的。

    清人陆以湉在《 冷庐杂识》书中说,他的浙江桐乡老乡陆费瑔,官至湖南巡抚,自幼热爱作诗,在长沙当省长时,“筑校经堂课士,尝以《湘江竹枝词》命題,自赋十二绝”。

    陆费瑔(1784-1857年)于清代道光23年(1843年)至道光29年(1849年)任湖南巡抚。他所作的十二首《湘江竹枝词》,稍翻北京古籍出版社《中华竹枝词》即可找到。

    陆省长《湘江竹枝词》第一首写道:

    浯溪新涨碧涟漪,下水湘流上水漓。侬在合江亭畔住,愿教相合不相离。

    以爱情作为湘江竹枝词的主题而起笔。

    他的十二首诗最为时人称道的为以下二首,被称为“极绵邈悱恻之致”:

    之八

    斑竹涓涓泪尚零,望湘亭上吊湘灵。孤篷听雨巴陵岸,一夜愁心满洞庭。

    之十一

    三十六湾芦荻秋,飞花如雪扑郎舟。请看今夜弯弯月,双宿鸳鸯也白头。

    陆省长出了刁难的《湘江竹枝词》作为考题后,在他执政期间,两位长沙人(长沙府善化县人)许瑶光和凌玉垣的“同题作文”《湘江竹枝词》留在了清代道光朝的诗歌史册上。

    长沙人许瑶光更是在陆费瑔离开湖南省长职位那一年,成为拔贡,后任嘉兴知府。他创作的《湘江竹枝词》组诗为:

    湘水南来湾复湾,湘山杳霭簇螺鬟。渔翁打桨唱歌去,摇动绿云天地间。
    他家船上饲鸬鹚,我家船头补网丝。网得鲥鱼没人问,自家沽酒自家炊。
    清波远接洞庭长,大船小船随流忙。惟有橘洲不流去,长年浮在一水中。
    梅雨连天四月分,抱黄仙洞碧氤氲。试上妙高亭子望,七十二峰多白云。
    不晴不雨烟雾连,西风正是晒香天。同游南岳同船望,饱啖黄精不羡仙。

    所写主要为湘江山川风情。

    长沙人凌玉垣与曾国藩、郭嵩焘都有很好的交情,曾国藩还曾为他作过挽联。他的《湘江竹枝词》传世的只有以下两首:

    铜官渚畔草离离,夹岸人家短竹篱。生长潇湘听夜雨,云山对面总相思。
    昭潭潭下水波长,昭潭潭上芷兰香。茅屋人家对江住,秋风时节祀昭王。

    那时最过瘾的湘江竹枝词

    一口气写出160行何止两三人

    翻阅大量湘人文集得知,自清代陆费瑔省长倡导《湘江竹枝词》创作后,不少文人士子想要用竹枝词形式过瘾地大写特写湘江。清代湘乡人黄家骥和郭志正都曾一口气写出160行40首湘江竹枝词,颂唱湘江。其实,当时用大篇幅创作《湘江竹枝词》的远远不止这两人,但这两人的诗作,频频出现于各竹枝词选集中,作为名作而传世。其中尤以黄家骥的《湘江竹枝词》广被各处选本收录,黄家骥的《湘江竹枝词》也似乎比郭志正的创作要稍胜一筹,只是关于这两位作者的详细生平,今人已难详细考证。

    湘乡人黄家骥的40首《湘江竹枝词》,一气读下,很是韵味,而且首首精彩。当然读竹枝词之前,要了解读竹枝词和读绝句,韵的是两个味。

    黄家骥的《湘江竹枝词》开篇就是:

    北船偏爱南风好,南船又恶北风狂。一个猪头一滴酒,舣井且祭洞庭王。

    这首诗中涉及到湖南湘江流域的一个民俗内容,即昔日湘江船家,开船之时,常用煮熟的猪头祭神,因此湘江船家,一直以来除了水煮活鱼做得好吃外,湘江船户们用祭过神后的猪头所做的“回锅肉”亦是滋味香鲜。

    黄家骥《湘江竹枝词》第四首诗说:

    五月五日潭州城,汨罗江上水拍津。念四花遥齐荡桨,大家挝鼓吊灵均。

    潭州,指的就是我们的城市长沙,并非湘潭。念四花遥,根据曾读过《善化县志》等书的印象,清明谷雨条目下均载有“念四花信”,当春天的种种花信到来之际,亦为春天雨横风狂之季,即花时往往有风。念四花遥,即夏已来到,端午是夏天的节日,湘江流域的人民就在端午赛龙舟的山川风物中进入夏初时节。

    第五首:不惊风浪不惊秋,一队鸬鹚一叶舟。渔子渔姑何处宿,晚来围火荻花洲。

    渔家向火的洲渚夜景,于此诗中所绘,历历如画。

    读黄家骥的《湘江竹枝词》,感觉与李东阳的《长沙竹枝词》之间,有一个传承。

    黄家骥第六首诗说:

    西城河边起暮烟,红巾儿击鼓喧阗。桅樯高扯窗高敞,不是官船是画船。

    记得明代李东阳在《长沙竹枝词》第八首中写道:戎门旌节拥高台,军士南边戍未回。红巾小儿齐击鼓,知是官船江上来。

    黄家骥的时代,是一个以水路交通为主要交通方式的时代,所以第七首诗中写道:

    九十水程六十钱,便宜人爱坐排船。斜阳荡到天明候,望见潭州古渡烟。

    排船不知是不是湘江中浮泛的木排一类?

    水中所见湘江边的长沙景色亦美:

    古渡无钱过渡迟,湖南草绿最相思。春风十里潭州岸,一树垂杨一酒旗。

    湘江中还飘荡着茶歌,真是美极。第十首:

    新化茶比安化好,安化茶比新化多。一自清明霜雪断,茶船满载唱船歌。

    长沙在清代,已是茶叶外运集散地。其实,长沙东乡亦产茶,捞刀河中,东乡金井等地,春天的船只上装满新茶,不知为何在《湘江竹枝词》中却只言新化安化。

    不知不觉就说到茶叶等湖南物产,其实,不止是茶叶,还有第十一首中所说的:

    衡州烟煤橘洲柑,估客收帆落日岚。十里湘潭街近水,船来船去小江南。

    当年湘潭的商业比省城长沙还要繁盛,直到轮船行驶到湘江上,直到铁路修通,长沙开埠,湘潭商业遂彻底被长沙的繁盛取代。

    第十二首诗中说:

    木棉花开春水生,木棉花落雨初晴。潭州一带乡村路,到处机声杂纺声。

    机声纺声,男耕女织,这种生活今天已不复存在。

    当时的鱼苗水自然也写到了,今天城市的人们所知不多,当年在春初,有鱼从海中洄游至湘江产卵,第十七首:

    春雨春雷欲晓天,渔家生计大江边。寻常一样湘南水,才有鱼苗便值钱。

    看到有吃的并且是时鲜,就感到很馋,第二十首:

    山围四壁云千里,雨过一溪水半篙。莼菜鳝鱼新产出,挑进春城价更高。

    黄家骥的《湘江竹枝词》好诗太多了,比如写到杜甫在长沙逢李龟年事,在第二十三首:

    红豆南国开又迟,春来筵上唱新诗。龟年杜甫交情厚,相见相思赠几枝。

    猴子石(如何猴子江边石,不作啼声忆故乡)、望湘亭(妾在望湘亭畔住,年年湘水望郎归),丁字湾、祝融峰(三十六湾湾丁字,七十二峰高祝融。前峰不见后峰雨,一湾明月一湾风),三汊矶、双江口(三汊矶边一叶舟,双江口上芦花秋。劝郎打桨双江去,好与芦花共白头)……这些耳熟能详的湘江边地名,均在黄家骥的竹枝词中一一写到,并且在诗中异常妩媚。

    当然,作为省城长沙的名胜,不可能被遗漏,像贾谊宅、嘉宴堂、流杯池、八景台等等,选录几首: 其三十七首云:贾谊宅后霜柑绿,贾谊宅前秋草青。旧是长沙痛哭地,灵均哀怨接湘灵。

    三十八首:嘉宴堂前客满筵,流杯池畔草芊绵。踏青踏到花飞去,犹忆当年修禊天。

    三十九首:雪满江天月满湖,闻钟闻雁上台无。迪公可是清闲客,画作潇湘八景图。

    潇湘八景图为宋人宋迪所作。今天湘江橘子洲大桥桥东,仍刊刻着潇湘八景,只是颜色过暗,与周围景物似乎不太谐调。

    最后作结的是第四十首,写岳阳城:

    岳阳楼上月一弯,岳阳楼下浪如山。楼上吹笛楼下雨,声声愁煞大刀环。

    大刀环指何物,我不知。是指岳阳楼城楼下那个今天仍然保留的巨大的黑色的铁家伙不?它至今仍作为文物摆放在城楼下。

    那时最韵味的湘江竹枝词

    水乡风情可PK爱情的幽怨

    最具水乡风情的湘江竹枝词当然韵味,这样的《湘江竹枝词》出自清代宁乡人廖基植之手。他说:“湘春门外水漪涟,兴马洲边夕照鲜。一路棹歌声不断,游人争趁好秋天。”秋天已经来到长沙,到湘江边咏诗散步,不妨背背这首诗。

    那时湘江中钓鱼也很美,不像现在在几座湘江大桥上总有人在违规垂纶,古人的钓鱼是这样的:

    日落未落江水黄,待来不来新月光。船头渔父意殊适,钓来金鳞一尺长。

    白蘋洲外晚烟微,沙浦秋清红鲤肥。渔舟放溜向前渚,惊起一双溪鸟飞。

    编竹是湘江边的水乡生活:“人说编竹浅滩旁,破网孤罾四面张。共说江乡好丰稔,银刀泼刺满竹筐。”

    廖基植在写作《湘江竹枝词》时,也略用到唐代杜甫《客至》的诗意:“头白溪翁隔岸呼,前村酒价合宜无?西风落日沙堤晚,携得雏孙当杖扶。”

    劳动西路有杜甫食府,这个吃饭的地方,用到一些杜甫的诗,但是店主没有刻意强化杜甫那些比较轻快美好的诗歌,使人在这里吃起饭来,多少有些沉重。

    爱情当然是《湘江竹枝词》中的主题。湘水是爱情女神,湘江之上“(舜)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湘灵鼓瑟、山鬼唱歌在《湘江竹枝词》中常有出现。

    竹枝词除了七言四句之外,还有五言四句的形式出现。明代江苏苏州人张凤翼的《湘江竹枝词》写道:

    妾从湘江归,君向湘江宿。欲识泪痕多,请看湘江竹。

    暗用湘妃斑竹一枝千滴泪的典故。

    明代本孟武更有《湘江竹枝三唱》,首首用湘江的背景,让湘水上飘荡爱情的失魂落魄的回声:

    湘灵庙下水如苔,鸡骨朝朝问卜来。过客一般乘扁子,几番错认是郎回。
    阿郎中盐贪远游,东风西水使人愁。去年寄书石康县,今年犹在郁林州。
    经春不见藁砧归,落尽桃花水满堤。最是朝来肠断处,风风雨雨鹧鸪啼。

上一篇文章:湖湘后学“湖湘文化热”
下一篇文章:人世残局难丢手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241]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854]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47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51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88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430]
· 新长沙 新联话[14812]
· 出味的长沙话[2152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300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3195]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241]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855]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479]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51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88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潭州雨梦』于2010-3-22 20:21:56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昨日留言大刀头前多打了一个兴字,特纠正.另引「送刘评事充朔方判官,赋得征马嘶」                                                     -高适                        征马向边州,萧萧嘶不休。                       思深应带别,声断为兼秋。                        歧路风将远,关山月共愁。                       赠君从此去,何日大刀头。

  • 游客『潭州雨梦』于2010-3-22 1:31:2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大刀环见下引文。原作大刀兴头隐还(环)字。-潭州雨梦
    汉武帝 时 李陵 败降 匈奴 , 昭帝 即位,遣 陵 故人 任立政 等三人至 匈奴 招 陵 。单于置酒赐 汉 使者,“ 立政 等见 陵 ,未得私语,即目视 陵 ,而数数自循其刀环,握其足,阴諭之,言可还归 汉 也”。见《汉书•李陵传》。刀环在刀之头,后即以“大刀头”作为“还”字的隐语。《玉台新咏•古绝句》:“藁砧今何在?山上復有山。何当大刀头?破镜飞上天。” 唐 吴兢 《乐府古题要解•藁砧今何在》:“‘藁砧今何在’,藁砧,趺也,问夫何处也。‘山上復有山’,重山为‘出’字,言夫不在也。‘何当大刀头’,刀头有环,问夫何时当还也。‘破镜飞上天’,言月半当还也。” 宋 方岳 《水调歌头•九日多景楼用吴侍郎韵》:“旧黄花,新白髮,笑重游。满船明月犹在,何日大刀头?”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