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史海钩沉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春华山:见证和平解放条文签订       
春华山:见证和平解放条文签订
[ 作者:范亚湘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028 | 更新时间:2009/10/18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8-05  
 

当年,部分解放军官兵就驻扎在春华镇的这条街上。

89岁的胡迪刚老人说,当年他在春华山见证了长沙和平解放条文的签订。

签订长沙和平解放条文的恒丰楼如今已成了一所幼儿园。

    1949年7月22日,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6军138师进驻春华山(现属长沙县)。7月底,第四野战军第12和第13兵团从东西两面逼近长沙,对长沙形成钳形夹击之势。8月3日晚上,春华山小镇胡鼎深商号老板胡迪刚等民众见证了长沙和平解放条文的签订。

    1解放军还未到,国民党机构就“慌了手脚,赶紧收拾东西往长沙撤”

    1949年7月。春华山小镇上人来人往。

    当时的春华山小镇就只有一条沿捞刀河而建的小街,常驻人口只有六七百人。但这里由于捞刀河便利的水运而商号林立,又因该地东邻浏阳,北接平江而成为长沙东北角的“门户”。

    今年7月28日,89岁的胡迪刚老人说:“在当时,长沙周边的小镇像春华山那样热闹的地方不多。”

    别看胡迪刚年近九旬,但说起60年前的往事,思绪却十分清晰。当年,他在春华山小镇上开了一个经营日用品的商号。“那时,春华山的商号有三四十家,我开的胡鼎深商号尽管请了好几个店员,但还只能算中等。”

    “这年7月上旬,春华山小镇上盛传解放军要来的消息,一些从平江下来的商人把在平江见到解放军的事情讲得活灵活现。”由于胡迪刚在当地商号中颇有威望,因此,许多商号的老板便找他来商量搬迁的事情。

    “我就劝那些老板不要搬走,一是解放军还没来,再说,解放军来了也不反对商号继续开;二是当时到处在打仗,搬到哪里都一样。”在胡迪刚等人的劝说下,春华山小镇的商号都留了下来。这时,不断有国民党的部队从平江、浏阳等方向路过春华山向长沙方向撤。

    1949年7月5日,湘北重镇临湘县获得解放,这是湖南获得解放的第一座县城。7月17日晚,第四野战军第12兵团先遣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除了平江县警察署的武装。次日,南下工作团第三中队和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6军先遣部队进驻平江县城,平江宣告解放。

    7月18日,有人看见几个陌生的军人在街上晃了一阵后朝平江方向去了。“听到这个消息,常年驻扎在春华山小镇上的国民党警察所等机构慌了手脚,赶紧收拾东西往长沙撤。”

    两天后,大批的解放军出现在位于春华山北面的高桥、路口一带。同时,春华山小镇附近也不时可以看到解放军的侦察兵“打马而过”。

    其时,人民解放军担负解放长沙的第四野战军第46军138师于7月由汉口渡过长江,经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的湖北省通城县麦市镇、天岳关向湖南挺进。经过十几天沿途追击歼敌、日夜行军,已于7月20日到达长沙县境内的高桥、路口一带待命,并着手警备解放后的长沙。

    2解放军“不但对我们生意人客气,而且对老百姓态度也很好”

    1949年农历六月二十五日(7月20日)深夜,突然从春华山小镇的北面传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这一声爆炸我记得太深刻了。”胡迪刚说,那天晚上,整个春华山小镇的居民都被震醒了,几个胆大的青壮年便“麻着胆子”前往爆炸的地点察看。

    过了一会,有人回到小镇,说是国民党军将汇入捞刀河的小溪上的桥给炸了,该桥是进入春华山小镇的陆路通道。“国民党军把桥一炸,大家都清楚了一个事实:解放军真的要来春华山了!”胡迪刚说。

    翌日,春华山小镇的商号照样营业,但整个小镇上再也看不到“官方”的人员。倒是不断地传出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在春华山小镇外围活动的消息,并不时有当地的中共地下党员在春华山小镇上公开与商户商量征用住房给解放军住的事宜。

    “农历六月二十七(7月22日)晚上,大批解放军开到了春华山小镇。”现住长沙县春华镇老街122号、82岁的粟长松当年在春华山小镇“开铺子”。“那时,我新婚不久,对解放军也不是太了解。部队从街上经过的时候,我就从窗户里往外看,只见一队队人马走过去,整整齐齐。”今年7月26日,粟长松这样告诉记者。

    当年部队经过后的第二日,有几家商号没敢开业。“那时,我算胆子大的,第二天一清早就开门营业。其实,解放军对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很好,他们来买东西,要光洋给光洋,要金融券给金融券,要省票(当时各省印行的货币)给省票。”粟长松说,春华山小镇上三四十家商号没有一家不欢迎解放军的,“他们买东西规矩,不但对我们生意人客气,而且对老百姓态度也很好,当然就用不着躲起来或是关门歇业。”

    “当时,有一位首长就住在我们商号一楼。”胡迪刚回忆,在胡鼎深商号门口给那位首长设有岗哨。“那时我们还不敢去打听解放军的事情,这位首长到底是谁、什么职务也不敢多问。”

    那年的7月23日,一位叫周建的负责后勤的军官找到胡迪刚,要把大批的军需物资暂时存放在胡鼎深商号。胡迪刚立即给解放军腾出二楼的所有房间。“这批物资是一卡车货币,全部用麻布袋装着。”同时,胡家又住进了十来个解放军战士,负责看守这批货币。

    “虽然住在一屋,但我们各做各的饭。”胡迪刚说,那位首长不苟言笑,“进进出出时像是心事重重。只有一两次,他问我吃饭了没有。但负责看守货币和担任警卫的战士就活跃多了,一有机会就帮我搬这搬那地学做生意。”

    3“几乎天天可以看到身着国民党军服的人来找解放军谈事情”

    随着湘西北各地相继解放,战线迅速推向长沙,长沙城内外均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战斗气息。1949年7月底,第四野战军第12和第13兵团从东西两面逼近长沙。

    “7月底,春华山小镇上到处是解放军的身影。同时,春华山小镇的四周也驻有大量的解放军。”但胡迪刚等春华山小镇上的居民不清楚的是,随着138师进驻春华山后,人民解放军长沙和平解放谈判代表团也驻进了春华山。“当时,几乎天天可以看到身着国民党军服的人来找解放军谈事情”。

    8月1日,中央军委指示第四野战军和中共党组织作好和平进程的两种准备,限5至7日内占领长沙、湘潭、益阳、宁乡、湘乡等地。

    据四野105部湘江大队战士王甸彬回忆,8月2日9时,四野的两个师以及刚刚抵达的炮兵团抵近浏阳河东黄花一线,迅速架设起炮兵阵地,随时准备对长沙发起进攻。“当时是准备攻城的,炮都架好了,指挥员都拿着小旗,炮兵就抱着炮弹,准备装上就打的……如果开打,长沙将是一片火海。”

    4长沙和平解放条文在春华山小镇上的曹华中药号签订

    但在此时,胡迪刚等春华山小镇上的居民却感受不到要打仗的气氛。他们觉得,解放军进驻春华山后,小镇更加热闹了。“8月2日晚上,部队文工团在小镇上演了一出戏,具体什么内容我已记不清楚了,但我记得一个情节:一名国民党要人的夫人不断向美国人下跪求情……”

    8月3日,陈明仁派长沙警备司令部参谋处长和国民党232师参谋主任携带长沙附近驻军地图,前往春华山人民解放军138师驻地洽商和平接管长沙的具体事宜。

    长沙和平解放时机已经完全成熟。中共和谈代表李明灏等于8月3日致电四野司令员林彪说:程潜、陈明仁即将宣布起义,“按照常例,必须先作和平谈判,订立和平条文,然后行动,双方一致。”

    “8月3日下午3时左右,地处春华山小镇中心的曹华中药号门口搭起了一座戏台。当时,我们已经听说要在这里签订长沙和平解放条文,就纷纷丢下手头的事情前去观看。”胡迪刚说,曹华中药号当时也叫恒丰楼,“是春华山小镇上规模最大的一栋两层结构的木楼”。

    这天晚上,恒丰楼前灯火通明,长沙和平解放条文签字仪式在围观老百姓的掌声中开始。“条文签字仪式后,一位解放军军官向围观的民众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但国民党军官却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今年7月26日,记者在粟长松的指点下前去查看了当年签订长沙和平解放条文的曹华中药号,过去的木楼现已荡然无存,“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这个地方就改建成了春华镇中心幼儿园和集镇小学……”

    “当年的8月4日吃过早饭,解放军战士便个个眉开眼笑地收拾行装。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他们要进长沙城了。”这天,周建特意找到胡迪刚说:“你会做生意,你就随我们部队走,好不?”

    周建这一说,出乎胡迪刚的意料。他看着从上辈人手中留下来的胡鼎深商号,只好冲周建摇了摇头。

    8月4日,程潜、陈明仁领衔发表了37名将领联名的起义通电。是夜,138师在东屯渡浏阳河东岸一线宿营。

    8月5日6时,位于长沙城北门的喜鹊桥铁路机务段内,响起了长时间震耳欲聋的汽笛声,随之,整个长沙的大街小巷都沸腾起来了。

    早有消息说,解放军将从东屯渡渡过浏阳河,由小吴门进长沙。这天,东屯渡浏阳河畔和小吴门马路两边云集了大批迎接解放军进城的市民。傍晚,东屯渡迎接解放军进城的仪式举行,简短的仪式后,激情奔放的138师官兵迈开了进城的步伐……

    8月6日,新华社报道说:“当长沙市民带着一天一夜的疲劳走进自己的家门时,眼望着东方的晨曦,他们不禁兴奋地说:天真正亮了。”

    记者手记

为搞清楚这个时间我查证了半年

    今年初,我在查看长沙和平解放的有关史料时,发现138师进驻春华山的时间有两种说法:一说是7月20日,一说是7月29日。更多的史料干脆就是“7月底”这样笼统的说法。

    之后,我询问了138师的一位老战士,他也只是记得在“一九四九年农历六月底”。60年过去,当年亲历或见证138师进驻春华山的人已经不多了。

    对于历史事件,我们习惯逢五逢十才进行大规模地纪念。我深深地觉得,如果再过5年10年,能够说清楚138师进驻春华山的人将很难找了。因此,我想利用今年的这个“十”,把138师进驻春华山的时间以及进驻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搞清楚。

    7月17日,我把电话打到了春花镇镇长高新良那里。高镇长说一定想办法找到两个思路清晰的老人,让他们给我说这个事。

    三天后,高镇长帮我找到了胡迪刚和粟长松两位老人。

    那天,胡迪刚老人和我一见面就十分肯定地说:“解放军是在农历六月二十七进驻春华山的。”1949年农历六月二十五日深夜,突然从春华山小镇的北面传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这一声爆炸我记得太深刻了。”

    一切疑问迎刃而解。

上一篇文章:长沙解放这一天
下一篇文章:蟒蛇洞神话为何扯上劳九芝堂?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7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26]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4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1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1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25]
· 新长沙 新联话[15926]
· 出味的长沙话[22790]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0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24]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7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2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47]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1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1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