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惟楚有才 >> 湖南名人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黎锦晖的两个养女       
黎锦晖的两个养女
[ 作者:彭国梁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129 | 更新时间:2009/5/19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4-22

 
    黎锦晖系湘潭黎氏八骏中的老二,在上个世纪的三十至四十年代,他的名字在上海滩的音乐界和电影界,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他是中国近现代娱乐之父或曰鼻祖,只怕也没什么人会提出异议。号称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的《毛毛雨》便是他的杰作;中国的第一个歌舞团——明月歌舞团是他创立的;中国流行音乐界的明星制度也是他创立的;中国第一部有声歌舞片的歌是他写的;上海高级夜总会第一支全部华人阵容的爵士乐队是他组建的;传唱至今的《国父纪念歌》、《桃花江》等是他创作的;在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主导上海音乐与电影圈的一大批骨干和明星都出自他的旗下;最早带歌舞团到东南亚进行巡回演出的是他;最早在国际各大唱片公司之间周旋,录制唱片达两百余张的还是他……

    关于黎锦晖的话题仿佛是说不完的,在此只说说他的两个养女。马来西亚的温梓川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曾写过一篇《湘潭黎家子弟的声光》,其中有一处提到了黎锦晖的女儿黎明晖,他说:“至于黎明晖,不知者,人多以为是锦晖的女儿。其实是锦晖视为己出,与养女无异。”很显然,温先生在这里是他自己搞错了。黎锦晖一共有三任妻子:第一任妻子名徐珊珂,出身于湘潭的一个富豪之家,他们生有一女,叫黎泽悌,又叫黎议初、黎明晖。第二任妻子名徐来,有“东方标准美人”之称,他们生有一女,叫小凤,后夭折。他与徐来是因为当时湖南省主席唐生智的弟弟、年轻的将军唐生明的介入而分手的。第三任妻子名梁慧芳,他们生有五男二女,二女名黎明阳、黎明康。黎锦晖的两个养女一个叫黎莉莉,一个叫黎明健。

    黎莉莉是明月歌舞团的“四大天王”之一,原名钱蓁蓁,她的父亲叫钱壮飞,因参加革命长期从事地下工作,便把女儿弃之不顾。据王人美回忆:“她小时候当过丫头,做过养女,学过京戏,进过孤儿院,在艰苦环境里度过童年。大革命失败,他们全家从北京到上海,第二年春天,钱壮飞夫妇又要到开封冯玉祥的部队去开展工作。临行之前,钱壮飞通过一位姓贺的画家介绍,亲自把十三岁的女儿送进了中华歌舞团”。钱蓁蓁因为从小生长在北京,有一口流利的国语。第一次登台朗诵时,就因口齿清楚声音嘹亮气度大方而博得了长久热烈的掌声。她成为黎锦晖的养女是在一种非常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当年中华歌舞团赴南洋演出结束后,她无家可归,就随黎锦晖留在了新加坡。然当地政府有一规定:“凡和两名外姓少女同住,就有贩卖人口的嫌疑。”无奈之下,黎锦晖只得将她改名黎莉莉,并将其收为养女。黎莉莉在上海滩有“甜姐儿”之称。据赵士荟在《影坛钩沉》一书中介绍,当时有一本电影杂志是这样介绍她的:“她对于所学的歌曲,总是甜蜜蜜含笑地表露出来;她的面貌是非常美丽,并且有甜味;她对于舞蹈尤其特长,以最活泼的情绪表演了生动的舞步;她的口齿也极伶俐,对白、歌唱均极清晰流利;并且她那艳而媚的眼波、迷人的微笑,不知激动了多少观众的心。她的一切举止,真有些像那位美国甜蜜的电影明星南锡卡洛哩……”黎莉莉后加入联华公司,著名导演孙瑜对她很是赏识,特邀她拍摄过《火山情血》、《天明》、《体育皇后》等多部影片。

    再说黎明健。黎明健原名于思咏,生于一九一六年,进明月歌舞团时,还只有十五六岁,给人的印象是聪明能干,漂亮且有激情,还能歌善舞,北京话也说得好听极了。她原籍在广西贺县,曾伯父、祖父、伯父都是清廷的大员,她出生在一个书香之家。因此,当她在北京表示要报考明月歌舞团,理所当然地就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好在她的父亲是一个接受了五四新文化影响的文化人,对女儿的任性表示了默许。当于思咏悄悄随团来到上海不久,她的父亲也专程赶到上海,并与黎锦晖进行了深谈。他说要把女儿完全托付给黎锦晖,并说为了不触怒他的家族,必须让思咏改姓。他的意思是将思咏过继给黎,由黎担负起做父亲的责任。还说他知道黎锦晖的长女便是大名鼎鼎的黎明晖,因此,他建议将思咏的名字改为黎明健。黎锦晖对于思咏的印象本来就不错,既然她的父亲有这个意思,他也就满口答应了。温梓川先生的同一篇文章中写道:“张静原名于立群,为《大公报》驻日女记者、后因肺病自杀的于立忱的妹妹,于式枚的侄孙女,广西贺县人。她自幼在北平生长,又是家道中落的官宦人家,从影后改名黎明健。”这里,他老先生又搞混了。因为张静和于立群是两个人。再后来,大约是她与郭沫若相识的前后,方才又把黎明健的名字改成了于立群。一九三八年二月,她与郭沫若在长沙游岳麓山时,她的雅名便是于立群而非黎明健了。

    黎锦晖的两个养女,一直都与他保持着很好的关系,特别是在他的家庭和事业都进入了低谷的年月,他的两个养女对他的安慰与感恩,使他真正地体会到了人间少有的一种温情。

上一篇文章:上海滩上田老大
下一篇文章:熊瑾玎,为党理财的“红管家”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8]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2]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4]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77]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6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