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惟楚有才 >> 湖南名人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上海滩上田老大       
上海滩上田老大
[ 作者:彭国梁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354 | 更新时间:2009/4/16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4-08

 
    田汉是《国歌》的词作者,著名的戏剧家,湖南长沙人,生于一八九八年,“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因为他在中国特别是湖南知名度太高,关于他的辉煌成就在此就从略了。上世纪末,岳麓书社出版了一套“二十世纪湖南文史资料文库”,其中有一本《神州一代戏剧魂——忆田汉》,全书分六个部分刊登了八十余位各界人士的回忆文章。我大致都看了,也许是因为体例的缘故,总的印象是庄严肃穆有余,而轻松亲切不足。为此,本文想从趣闻轶事的角度来聊聊田汉。

    当年田汉在上海滩成立南国社,出版刊物,创办南国艺术学院,培养了大批的文学艺术人才,真可谓豪情壮志,意气风发,且他又具有一种特别的领袖风范,故有了一个几乎人人皆知的外号——田老大。那时的田老大威望极高,年轻的演艺界人士见了都是要仰视的。比如王人美在晚年回忆她第一次见田老大时的情景:“只记得金焰向我介绍田老大,我傻愣愣地望着他,心里觉得紧张、拘谨。因为我知道田老大是黎锦晖先生尊敬的长者,他是金焰的第一位老师。我虽然个性活泼,哪敢在他面前放肆。出乎我的意料,田老大和蔼可亲。他拉着我的手,自我介绍他也是湖南长沙人,和我同乡,又问起我歌舞班的情况,问起黎锦晖和明晖的情况。聊了一阵之后,不知怎么搞的,我完全丢掉了紧张心情,变得轻松自如了。”还有金焰回忆他第一次见田老大,那也是很有些忐忑不安。他是由导演万籁天介绍到南国社去见田老大的。南国社的所在地系一两层小楼,楼前有一宽敞的院子。当金焰拎着简单的行李走进院子时,他万万没想到田老大居然会从楼上跑下来迎接他。当田老大的手紧紧握住他时,一股暖流便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

    在关于田老大的趣闻轶事中,被谈及最多的便是请他吃饭或他请人吃饭。我曾在《长沙李合盛》一文中便写到过。某次,时任儿童书局长沙分局的经理楼适夷先生的胞弟纬春在湘春路李合盛牛肉馆请客,被请者有茅盾、田老大、蒋牧良、钱君匋等,不料田老大一来,跟在他后面的有七八个人。纬春一见,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时,有人附在他的耳边说:他这人向来如此,今天还算少的,多的时候可以带一桌人以上。纬春无奈,只得再加一桌。郭沫若在其自传中也曾提到过田老大的请客,说有一次去东京探访他,他请郭到外面走走再去吃饭,谁知左走右走了老半天,且到了好几个朋友处,可就是没有去饭馆。原来他是口袋里空空如也,想到朋友处借了钱再请客,哪晓得钱没借到,又不好意思说,表面上还要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也真是难为他了。

    近日看曹聚仁先生的《听涛室人物谭》,其中便有一篇《田汉请客》,简直是活灵活现:“我们那一群朋友之中,都是怕请田老大吃饭的,所谓请吃饭,也不是到什么馆子吃整席的酒筵,而是邀他到家里来吃顿便饭。那时,我们所谓‘家’,也不过是一间厢房,一间客厅,或者一间亭子楼;一张方桌,至多坐八个人,那打汽油灯为中心的厨房,最多也只准备八个人的饭菜。或许邀请田老大之先,已经另外约了几位朋友,那天,准备着的几菜一汤,带着一锅饭,勉强可以应付用。但田老大一来,一定带上了你想不到的七八个生客来,叫你瞠目结舌,不知怎么应付才是,不独饭菜不够,连碗筷也不齐全。这样像造了一场反似的,他们吃了一阵子,便呼啸而去了,更使你哭笑不得。”曹聚仁先生还说,请田老大吃饭可怕,但若是田老大请你吃饭,那就更加可怕了。因为“一到了馆子,他自然是主人了!主人要吃要喝,要叫多点菜,那是无话可说的。可是,到了结果,他并没有带钱,也许只带了一点钱,就非你赶快掏腰包不可。”有一回,田老大在自己的家里请客,这应该没问题吧。然而,他的朋友实在是太多了,一去就去了十七八个人,可田老大只准备了五六个人的饭。而且,他家的碗筷也只有五六副。怎么办呢?没办法,大家只好喝一杯茶,然后一哄而散了。

    与田老大在日本同过学的中国文坛最长寿(享年一百零八岁)的文化老人章克标先生,在《文苑草木》一书中也有关于田老大的回忆。其中也说到田老大请客,到头来往口袋里一摸,不好意思,没钱。于是,朋友们不得不凑合拢来分摊付账。章克标先生说田老大当年在日本时,很少跟同学之间来往。因为他是和爱人易潄瑜女士租了房子住在一起的,他们自己做饭,像一个小家庭。章说他对其小夫妻一起过活很是好奇,有一次便和某同学前往拜访。记忆中,田汉好像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易潄瑜女士却很大方,而且看上去是一个“端庄娴淑的女青年”,她很客气地招呼了他们,湖南话也不难懂。章克标先生关于“田老大”的由来,还有如此一说:“(他)建设南国社,纠集同好,招徕青年,做演剧运动。他这个人才气横溢,秉性高傲,又有事业心,也可以说好大喜功,有点欢喜做领导、带头人。后来别人都叫他‘田老大’,那才是正中他心怀的。”

    民间俗说长沙人“借钱也要请客,醉死也要喝酒”。田老大是地道的长沙人,故他请客或被请有如此的做派,似乎也就情有可原了。

上一篇文章:英国式“淑女”袁昌英
下一篇文章:黎锦晖的两个养女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0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64]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7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83]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4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58]
· 新长沙 新联话[15983]
· 出味的长沙话[2282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4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73]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6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501]
· 找到湘江猴子石[4256]
· 张公祠与保节堂[4037]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80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