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老街旧巷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文昌阁:清晰的石碑 远去的城北       
文昌阁:清晰的石碑 远去的城北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038 | 更新时间:2009/3/13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2-27  
 

文昌阁碑文需要用火来照亮。

文昌庙后墙的小院,是当年花厅所在,当年长沙知府等官员就在这里休憩更衣后,再到西面去祭祀社稷之神。

他们发现了这块古碑,并揭开了长沙城北的这段历史。

    长沙市湘雅路文昌阁街89号的一户居民家中,新近发现一块137年前刊立的文昌阁古碑。据屋主介绍,最近常常有一些爱追寻“老长沙”的人们,就着屋主点燃的蜡烛,从这家屋主南面墙壁上的这块137年的碑中,去追寻老长沙城北的历史——

    一位好知县和一位好巡抚

    让人奇怪的是,长沙城北这一赫赫有名的文昌古阁,为什么不见封建士子的弦诵之声?

    根据记载,631年前,即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长沙县学宫就设立在长沙城北今文昌阁一带。几乎贯穿整个大明王朝,长沙城北的文昌阁,一直就是长沙县生员们弦诵、科考之地。直到明末崇祯年,张献忠攻破长沙城,北门外的长沙县学宫及文昌阁,被农民起义军纵火烧毁。

    清代初期,长沙县学宫一度迁建驿步门外(即大西门,今橘子洲大桥旁五一大道北侧)。清康熙年间,吴三桂反叛,长沙县学宫再度毁于战火。

    到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长沙县知县朱前诒来到长沙,他在长沙北门外,进行就任的祭祀后,问长沙县学宫在哪里,众人手指他面前的一片榛莽,又有一人捧着一块木头碑位走到朱知县跟前,说,长沙县学就只剩下这一点东西了。

    朱知县说,我少年时诵读长沙贾谊写的“移风易俗”之说,感到一个有志向造福苍生的地方官员,在地方执政时,首要任务在于移风,养育良好的地方风气;而良好地方风气的养成,其首要重点,在于培育作为社会精英和良心的文化人(士子);而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士子的培育,在于推崇教育;推崇教育,则要让学子们有读书的地方,有考试的地方,有向往学习的地方。于是,在经历吴三桂战火洗礼后的废墟之上,朱县长带着长沙县的一帮人,“扫狐兔之穴以坐至圣,指郊牧之樵以列群贤”。朱县长对于他近乎“始创”,然而又寓有“完旧”之意的修复文昌阁及长沙县学宫的工作很满意,他说,他相信,这个屈原贾谊来过的地方,朱熹张栻讲学的地方,长沙这个富有文化气氛之城,能够成为人才的渊薮。

    朱县长在长沙北门外的文昌阁建起学宫后,过了二十五年,即康熙四十七年,湖南来了一位好巡抚赵申乔,他为了让长沙县学子更好地学习,将长沙北门外的长沙县学宫迁建到长沙城新开门内,即今天蔡锷北路长沙师范附小的地方。至今蔡锷北路红墙巷、学宫街都是因为赵申乔迁建的长沙县学宫而得名。而文昌阁旧址一带在紧跟着康熙朝之后的雍正朝随后成为社稷坛所在。

    不过,朱县长在旧址上创建的文昌阁,在长沙县学宫搬离后,仍然得到人们相当好的保护,更有一帮长沙的士绅,将长沙北门外的菜地、田园买下来,捐给文昌阁及长沙县学,作为文昌阁及长沙县学养护的开支。文昌古阁由此一直在长沙城北存在,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奇迹。

    旧时,文昌阁旁立有一块清康熙乾隆朝所立的《文昌阁田塘园土碑记》,上面详载长沙北门文昌阁管理的地产范围为:“随阁田塘园土,东抵古大路,南抵大路至康宅后西首园一只,西边园土24亩,水塘一口;西抵李康二姓古壕为界,下至鹅鸭塘止。北抵罗宅古壕为界,殿后围十三亩先农坛西侧北后荒地两块……”

    一百三十年前长沙城北的风景

    其实,不止是文昌阁街89号居民家中发现的古碑,烛照长沙城北在137年前的风景。

    根据同治十年《长沙县志》及光绪时《湖南通志》的记载,在137年前,文昌古阁屹立在城北古大路旁,文昌阁的东面是长沙府、长沙县、善化县祭祀的先农坛;文昌古阁的西面,为旧时长沙县学宫故地,早在雍正四年,这里就已成为长沙府、长沙县祭祀社稷神的祭坛。

    社稷神祭坛的四周红墙环绕,红墙之内筑有五色土的祭坛,每年春秋二季长沙知府和长沙知县率领僚属向社稷神献祭,主祭的领导并念诵“惟神奠安九土,粒食万邦。分五色以表封垠,育三农而蕃稼穑”的祭文,表达对土地、庄稼,以及天下太平、人民安定、政权稳固的礼赞和祈愿。需要说明的是,长沙府、长沙县在城北文昌阁西祭祀社稷神,而与长沙同城而居的善化县则在长沙城南门外祭祀社稷神,今天的社坛街即善化县旧社稷坛所在。

    另,根据记载,长沙北门外古文昌阁四周原为菜土和池塘,但在清同治年间曾进行绿化改造,遍植花卉嘉木。

    民国时期,长沙士绅仍努力保存文昌古阁

    进入民国后,科举制度早已废除,然而长沙城北的文昌古阁仍然得到很好的保护。在文昌古阁旁相继设立了高等农业学校等。

    据1936年版《长沙市指南》:长沙城北文昌阁旁,还曾有省立农民教育馆一所。湖南省立农民教育馆创办于1934年2月6日,当时,湖南省政府任命欧阳刚中为省立农民教育馆馆长,于北门外文昌阁组织办公处,后将文昌阁省立高农第二舍洋房拨充省立农民教育馆,另租赁有大王家巷七号为临时馆址,以文昌阁13号为该省立农民教育馆之民众图书馆馆址,又有湖南省立农业陈列馆,馆中分明耻、卫生、农林、产品、种子及普通动植矿等室向公众开放参观。

    其实,在民国时期,文昌阁仍然保留着春秋两季到文昌阁中祭祀的习俗。而1926年1月19日的长沙《大公报》更载有长沙士绅热心保护古迹的消息。当时长沙士绅梁宗实等到长沙县县议会(当时长沙市尚未成立)请愿,他们查得北门外文昌古阁房屋地皮产业,历来为长沙县士绅捐资购置,已历数百年,应当永远保管,以存古迹。但在1925年,长沙以梁宗实为首的一帮士绅,却发现李文阶等文昌阁管理者,竟“以全县公有之古迹,饱私人之囊腹”,“闻之深堪发指”,他们“为保存古迹起见”,认为不能沉默,于是在登报声明阻其出卖之后,又向当时的长沙县请愿。此外,彭少湘等人又致书长沙县学宫总理吴雁舟说:“雁舟五哥执事,查长沙北门外文昌古阁,已被该阁祭祀会总副管李文阶、张建勋等盗卖,朋比分肥,殊堪发指,查此阁历史,创建前明洪武时代,均详载《湖南通志》及《长沙县志》确系公产古迹,自应永远保存,今忽被人盗卖,凡属长沙人士,均抱公愤……即希吾兄主持会商同仁,函达省长及县公署,严加追究,保存古迹以重公产,至深盼祷。”

    长沙士绅热心保护文昌阁古迹引起了强烈反响,在1926年春祭文昌阁之期,长沙的士绅方和盗卖的管理方,双双准备在文昌古阁进行春祭。但,文昌阁盗卖交涉,却并未解决。时湖南省会戒严司令龚浩,为防止双方“各走极端,难保不生冲突”,特别下令禁止长沙北门外文昌阁举行春祀。

    此外,根据文夕大火后长沙房屋财产调查报告,长沙北门外文昌阁一带房屋大都没有遭遇长沙火劫,也就是说,在文昌阁、十间头一带,应当还完好保存着一批民国甚至晚清时期的老建筑。而文昌阁街89号发现古碑的居民家,据闻其门前木柱即从屋主记事起,就一直存在。

长沙文昌阁古碑全文

    钦加道衔署理湖南长沙府事沅州府正堂加二级军功随带加一级记录十四次童   为晓谕事:

    照得省城北关外,向有文昌古阁。咸丰壬子(任按:即咸丰二年,1852年)毁于兵燹(指太平军攻打长沙事),经士绅倡捐修复。

    兹奉宪谕,于阁侧重修社稷坛。因基地逼仄,难以盖造官厅,每逢办祭,无憩息更衣之所。查阁中右侧,原有花厅。与众绅商议,于办祭之时暂行借用,一俟祭毕, 仍归阁中管理。特恐日久相沿,书差人等辄指为官厅,致启争端。除札长沙县立案外,合行出示,勒石晓谕,为此示仰办事书差人等知悉。凡遇祭期,预先知会阁中首事,借花厅应用,不得指称官庙。其铺设什物等件,均系由官自行料理,不得妄向阁中取唤。阁中门片窗格,以及陈设器皿,莳栽花木,均不得稍有损坏。至花厅楼上侍奉帝君神像,办事人等尤宜肃静,不得扰攘喧哗致干查究。其各凛遵毋违。特示。右仰通知。

    同治十一年(1872年)五月  日立

任大猛抄录于文昌阁街八十九号胡姓居民家中

新发现的文昌阁古碑说的不是科举教育

    长沙城北湘雅路文昌阁街,因旧时此地有一处文昌古阁而得名。

    众所周知,文昌阁,当然与古代的文化教育制度有关。

    明清时代的长沙城内,学院街的西文庙坪、织机街的东文庙坪、蔡锷路旁学宫巷与红墙巷附近都曾建有文昌阁,因为上述地点,分别是长沙旧时长沙府学宫、善化县学宫、长沙县学宫所在。

    此外,岳麓书院、城南书院等封建时代文化教育机构内亦建有文昌阁。

    文昌阁,在古时,是学宫文庙和旧时书院的配套建筑之一。

    据最近新闻报道,日前,湘雅路文昌阁街89号的一户居民家中,却忽然发现了一方文昌阁古碑。

    据记者亲往探寻,并就着微弱烛光,抄录古碑上清晰的碑文,却发现,这块文昌阁旧址古碑上的碑文,无关当时的科举教育制度。

古碑碑文叙述社稷坛祭祀时暂借文昌古阁

    文昌阁街89号居民家中发现的古碑,刊立于距今137年的同治十一年(1872年),也就是曾国藩逝世的这一年。当然古碑与曾国藩无关。

    碑文刊立者为当时长沙知府潘大畬。碑文上叙述说,在湖南省城长沙的北门外,历来就有文昌古阁,太平军攻打长沙时,遭遇兵燹,但大兵过后,又被士绅捐款修复。现在,本知府大人奉皇帝指示,要在文昌阁侧重修祭祀土地(社)和庄稼(稷)的社稷坛。然而因社稷坛基地逼仄,难以齐整盖造官厅。每到春季二月、秋季八月时,社稷坛办祭,官员和工作人员没有憩息和更衣之所。现在查得文昌阁中右侧,原有花厅,于是与长沙众位士绅商议,每年春秋办祭之时,将暂行借用文昌古阁。等祭完社稷神后,马上归还,仍归文昌阁自行管理。现在长沙众位士绅和我们官府,恐怕这种长期性的借用,日久相沿,后人不知前因后果,会被“书差人等”指为官厅,而发生房屋土地的争端。现将此事的情形,除在长沙县建立文字档案外,还特别在文昌阁中刻石公示,让办事人员知晓。

    此外,碑文中还订立了借用文昌阁花厅的有关规定:一、“凡遇祭期先知会阁中首事,借花厅应用,不得指称官庙”。二、祭祀时的“铺设什物等件,均系由官自行料理,不得妄向阁中取唤”;三、“阁中门片窗格,以及陈设器皿,莳栽花木,均不得稍有损坏”。四、“花厅楼上侍奉帝君神像,办事人等尤宜肃静,不得扰攘喧哗”。

上一篇文章:见证古城今昔的小西门
下一篇文章:太平古街梦的注脚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6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6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9]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7]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2]
· 出味的长沙话[20916]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6]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7]
 
· 游击坪4号公馆原为蔡锷专祠…[2512]
· 一个老路牌后站着一个老长…[4062]
· 丰泉古井[3011]
· 黄兴与紫东园[2648]
· “天倪庐”与三贵街[315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