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史海钩沉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文夕大火”断忆       
“文夕大火”断忆
[ 作者:吴科运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1770 | 更新时间:2008/12/5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8-11-19

 
    “文夕大火”发生那夜,距长沙30里的谢家桥难民和附近农民,一齐发喊:“不得了啦,不得了,长沙起火了,长沙打仗了!”

    我和父亲、哥哥披上棉衣,爬上长宁路边的丰山顶峰。只见远处的长沙城火光腾天,因不明大火后的长沙,会烧成怎样,惟望大火尽快熄灭,万众平安。

    大火后,我们一家人睡难眠,食无味,时时守候长宁大道桥边询问过往行人,有关长沙大火的讯息。

    三天后,见到一些人向长沙方向回流,我跟着母亲、哥哥,随同人群向回长沙的路上走去。

    走到溁湾镇河边,急待过江的人,数以千计。母亲不厌其烦地向从河东过来、熟悉长沙城北情况的人打听:“外湘春街烧掉没有?”

    每个知情者都答道:“烧掉了烧掉了,只有焦木碎石……”

    母亲心急如焚,但仍克制自己的悲伤,紧紧抓住我的手说:莫急莫急,真烧掉了,我和你们的父亲会建一个更好的新家的。

    十余人,租了条小船,急速从中山西路码头上岸,到处是烟熏臭味、断壁残垣,我们踏着碎砖乱石,走过清泰街、北正街。残烟余火,随风飘荡,昔日的繁华街道面目全非,那些熟悉的粉馆面馆卤菜店,也弄不清原来的位置在哪了。

    一日辛劳,终于回到外湘春街,我游玩求学的庭院,已成瓦砾场,再也没有我的书房、卧室了,没有我熟悉的一草一木了,只有烧焦的枯木。瓦砾中,我挖出一块我曾习字用的石砚。

    先期返家的邻居,多数哭哭啼啼,然而,又相互安慰问好。

    至今记得我慈祥贤慧的母亲,擦干眼泪,压抑悲伤,对我们这群孩子假装笑脸说:只要人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孩子们,我们能再建一个更好的新家。

    夜晚,母亲带着我们,和邻居一起去尚未烧毁的彭家井天主教堂暂住。

    那个寒冷的冬天,我10岁,转眼我已是80岁的老翁了。

上一篇文章:再从焦土建湖南
下一篇文章:平江不肖生 高桥茶市显身手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8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9]
· 出味的长沙话[2274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9]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2]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4]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77]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6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