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岁月悠悠 >> [专题]长沙读城 >> 正文
渡口远去,却从未迷失       
渡口远去,却从未迷失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439 | 更新时间:2008/11/1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8-10-24  
 

    八百多年前○宋代的两位著名“大学教授”朱熹○张栻○曾经在长沙城南坐船○从湘江河东渡往湘江河西○来来回回○今天长沙河东河西及橘子洲上的朱张渡景点○仍然完整地保留着当年他们用一叶小舟穿越湘江的整个航程

    橘子洲上新建有朱张渡景点

    湘江长沙段的码头,前前后后有近百个之多。

    然而,所有码头几乎都已离人们远去,与现代人不太相关。因为水运时代,已与大多数人无关。

    湘江长沙段已横跨六座大桥,人们偶尔会在湘江边乘上大船小船,这不过是为了戏水观景好玩而已。

    在街头随机问几位稍轻的长沙人,朱张渡在哪里?

    他们会反问,你是问河哪边的朱张渡?

    河东的朱张渡,在湘江路创远景园前,立有“文津”的大牌坊,还有朱熹张栻大雕像;河西的朱张渡在湖大的牌楼口,立有道岸的牌坊,甚至橘子洲上,也新建有朱张渡的景点。

    八百多年前,宋代的两位著名“大学教授”朱熹、张栻,在长沙城南坐船,从湘江河东渡往湘江河西,来来回回,今天长沙河东河西及橘子洲上的朱张渡景点,仍然完好无整地保留着当年他们用一叶小舟穿越湘江的整个航程。

    对于朱张渡,前人的记载相当多,《抱一遗著》就说:朱张渡是朱晦庵(即朱熹)、张南轩(即张栻)讲学的遗迹。昔人有诗云:“二贤讲学当年事,古渡犹教胜迹传。两水平分帆影外,一亭孤峙渚花天。洲中细雨闻芳若,山里云深掩杜鹃。漫说文津和道岸,迄今遗绪几人肩。”在长沙,过渡,渡船除设有舵工外,橹桨必须过渡人自己操驶。而朱张渡的渡船,因系岳麓书院独备,凡院中士子得安坐过渡,并且可指使舵工随时开行,这是它与别处渡口的不同点。

    清代数本《善化县志》都记载,“朱张渡,一名古渡,又名中渡……渡东曰文津,西曰道岸,皆朱子讲学时所名……”“朱张渡,在长沙城南,以长(沙)江面甚阔,上下俱有风波之险,惟此处江心有中洲,虽大风无浪。于此过渡,至洲,横行百步,江心一带有浮桥,在岳麓书院前登岸。里人最称便焉。”

    根据记载,我们知道,当年朱熹、张栻在深秋转往冬天的长沙,渡过湘江时,湘江小河处于低水位,两人在小河裸露的河床上咏诗笑傲而行。

    后人追怀朱张前贤遗迹,感叹学子和居民渡江不易,并且在橘子洲头经过时,有可能遇到大暴雨,因此橘子洲头至少在清代即建有兼具缅怀前贤和躲避风雨的朱张渡亭。

    朱熹批判湖湘学者爱“丢大的”

    有学者著文称,“朱张会讲”相当于今日“百家讲坛”。

    既然是“百家讲坛”,当然允许百家争鸣。

    朱张渡上的渡船,渡来朱熹与张栻的友谊,也承载朱熹与张栻思想的碰撞,更满载一船朱熹对湖湘学派的批判。

    当然,史称“朱张会讲”的岳麓“百家讲坛”,有很多对理学学问的探讨,有对湖湘学派学问的赞扬、赞同和欣赏。朱熹在当时和事后,多次表达在湖南与张栻为主的学者的交流使他深受启发和影响。不过当代湖南学者论及“朱张会讲”时,往往偏重朱熹在湖南的收获、张栻对朱熹的影响。

    “朱张会讲”较早的著名研究者杨金鑫说:“这次朱张会讲,朱熹年仅三十八岁,是其思想形成和发展的重要时期。他在《祭张敬夫(即张栻)殿撰文》云:‘我昔求道,未获其友,蔽莫予开,吝莫予剖。盖自从公,而观于大业之规模,察彼群言之纠纠,于是相与切磋以究之。’”

    不过,朱熹在岳麓书院讲学,与湖湘派学者论学,也批评了湖湘学派的禅气,在长沙,除了与张栻几乎形影不离的交流外,朱熹还与湖湘学派的著名学者彪居正、刘芮、吴翌、陈明促、吴猎,继承胡氏家学者胡实、胡大原、胡大本、胡大时,受湖湘学派影响者王师愈、张孝祥等接触,并交流思想、讨论和争辩。

    朱熹从开始到长沙直到离开,除了赞扬之外,也不吝批评长沙湖湘派学者“丢大的”的不良学风。他批评和他在湘江上同坐一条船的学者朋友张栻,说他多“失之太高”,使他的学生都和他一样爱“虚谈”。对于请他来长沙的省领导张孝祥,朱熹评价说,“长沙使君(张孝祥)豪爽俊迈,今之奇士,但喜于立异,不肯入于道德,可惜……”在评价岳麓书院的学风时说:“岳麓书院学者渐多,其间亦有气质醇粹,志趣确实者,只是未知所方,往往骋空言而远实理,告语之责,敬夫(即张栻)不可辞也。”

    在岳麓书院讲席上他和张栻举行公众关注度极高的“朱张会讲”时,应当公开批评湖湘学派学问,说湖南的学者在学风上,“一例学为虚谈”,“拈槌竖拂,俨如说禅矣”。据束景南《朱熹年谱长编》所记:朱熹所谓湖湘学者一如说禅,一指在仁上,“以觉说仁”,同于释氏以觉说佛性,二指在察识说上,以心识心,关于释氏之识性见性,其在长沙对湖湘学,多有批判其拈槌竖拂之禅学之语,致使其弟子许升问及其在湘中议论文字,竟曰:“谤释氏者不须寄来”。

    38岁的朱熹在岳麓书院对湖南学风的批评,似乎并未引来一番愁煞人的秋风秋雨,反而获得人们的赞识。后来学者评价朱熹的批评时,往往带有赞赏之意。杨金鑫先生就说:“湖南学风早已发展,但气势嶙莽,未到纯熟。得朱张讲学其间,去短集长,才归于平正。黄宗羲在《宋元学案·南轩学案》中评之曰:‘湖南一派,在当时为最盛,然大端发露,无从容不迫气象,自南轩(即张栻)出,而与考亭(指朱熹)相讲究,去短集长,其言语之过者,裁之,归于平正。’”

    湖湘学派,其实就是在海纳百川,接受批评与自我批评中进步的。而朱张渡,显然不止是一条思想的渡船,也带来了一定的民主的学风,反映了湖湘学者在当年容人的雅量。

朱熹 张栻相会长沙的生活

    朱张之城市时间

    溯因:朱熹来长沙是因知道张栻“得衡山胡氏学,则往从而问焉”。在此之前,朱熹曾与张栻成为多年笔友,并在南昌等地匆匆见过两面。根据最新的史料,朱熹来到长沙,除以上原因外,还因为刘珙(前湖南领导)、张栻等朋友也希望他到长沙来。

    而促成朱熹成行的条件是,当时,“湖南帅张孝祥遣人来迎”。张孝祥在促成朱熹成行的信中说:“某敬服名义,愿识面之日甚久,非敢为世俗不情语也。得刘丈(珙)书,又见钦夫(即张栻)书,知且为衡岳之游,倘遂获奉从容,何喜如之,不胜朝夕之望。”

    行程:乾道三年(1167年)九月八日:朱熹从福建崇安出发,于此日抵达长沙。张栻、张孝祥等人热烈招待。在潭州,与张栻岳麓讲学两月。讲学内容,过去学者认为两人主要讨论的是“未发已发中和之说”以及据诗中所言的太极等问题,近年来学者通过对朱张文集、书信等资料广泛阅读,得出结论,“实则朱、张长沙之会,乃是一次全面学问讲论”。

    十月,张孝祥筑敬简堂,朱熹与张栻各为诗文以记。敬简堂,根据个人的考证,当为今南门口学院街长郡中学大门内数百米处。

    十月九日,朱熹与张栻登岳麓山顶赫曦台。

    十月十三日,与张栻、张孝祥登定王台、赫曦台,有诗酬唱。

    在长沙期间,为张栻藏画题诗。谒收藏家及学者刘芮,得泰山秦篆谱。

    十一月六日,偕张栻等人,与张孝祥在湘江橘子洲头附近楼船中载酒赋诗,作别长沙,做东者为张孝祥。朱熹由此与张栻往游南岳衡山,一路唱酬,集为南岳唱酬集。后,在槠州作别。

    注:凡汉字标注月日均为农历。

    朱张之城市地理

    朱张渡,不但是湘江中一个渡口,贯穿湘江东西,连接岳麓和城南两个书院,更将城市的山水洲城融入到一条历史的线索中,我们这座城市留下过太多朱张当年的历史印痕。

    在朱熹来长沙之前,长沙理学氛围已相当浓厚。当时已经成名的大学者朱熹来到长沙,从朱张渡过河来到岳麓书院讲学,与张栻研讨学术,湖南掀起理学的高潮。岳麓书院也因为朱张会讲,从此闻名天下,“自此以后,岳麓之为书院,非前之岳麓。”至今岳麓书院挂着的两块匾额“道南正脉”、“学达性天”,可以毫不夸张地判定,即因朱张渡而载来。

    朱熹和张栻在长沙的生活,不只是讲学,更与长沙众多朋友交游,并且从河东到河西,从城南到城北,从湘江到麓山,他们足迹所到之处,即化为诗歌,他们的诗兴在长沙的两个月时间里一路流淌,长沙的清风明月都被他们咏诵过了,岳麓山里流出的泉水,麓山湘江边栽的柳树和梅树,妙高峰城南书院张栻住宅旁的小亭子,都被他们歌唱,长沙的秋天给他们留下美好的历史记忆,长沙这座城市也被他们歌唱。

    考察朱熹和张栻在朱张渡来去的长沙生活,长沙至少有如下地点与朱张相关并进入他们的诗歌中:河西岳麓书院及岳麓山景区、岳麓山赫曦台、日新时习二斋、百泉轩、道林精舍、饮马池、四箴亭、紫阳樟,清风峡之兰涧石濑、山斋 、咏归桥、书院旁梅堤、湘江边柳堤、橘子洲(即诗中的东渚)、西屿、船斋、谕苗台、朱张渡、 湘西书院,河东的妙高峰景区系列(今书院路湖南第一师范)、定王台、敬简堂、张浚墓等。另岳麓书院中的忠孝廉节碑、极高明亭、道中庸亭、翠微亭、道乡台等处曾留下朱熹的手迹。


作者:文/任大猛 图/徐晖铭
上一篇文章:兴马洲放电影
下一篇文章:凌叔华笔下的长沙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8]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2]
· 人世残局难丢手[6286]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4]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77]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