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岁月悠悠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小巷·酱油·服装       
小巷·酱油·服装
[ 作者:黄迎建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393 | 更新时间:2008/7/28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8-07-27

 

长沙的小巷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长沙的小巷众多,有些巷比较大,其实是街,如樊西巷、白马巷、箭道巷等。我这里所说的巷,是一条连名字也没有的小巷,位于尚德街中段的一侧,我儿时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小巷的巷口比较窄,有几间私宅。里面却大,有两个空坪和三栋公馆,是我们儿时“玩弹子”“打石碑”的好地方。不知是谁搞了一副杠铃放在小巷的空坪里,吸引了附近大大小小的青年哥哥来一试身手,巷子尽头郑公馆郑家的大儿子是少数能举起整副杠铃的人,有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来举几把,然后双手抱在胸前,看其他人举,那目光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睥睨一切、顾盼自雄。

    潘基家住隔壁的公馆里,那栋公馆里大约住了六七户人家,所不同的是院内的后天井里有一个自来水龙头,前面有一个厕所,因此住户不用挑水和跑公厕,这让我们羡慕不已。潘基当时应是我们街上最大的“官”。但没有官派。那时,我们喜欢打乒乓球,球桌就是支张门板,放两块半截砖,上面横根扁担的那种。有一次潘基先生路过,也和我们打了几板,他儿子比我们大几岁,“玩弹子”的水平了得,很是让我们佩服。

    我们这栋公馆的住户比隔壁多一点,各色人等都有。最有趣的是住我家对门的张某,此公是师大的教授,身材矮小,说话极富表情,精气神十足,喜欢唱京戏。记得“文革”那几年,此公赋闲在家,经常唱京戏,大概是“失空斩”之类,唱得摇头晃脑极为投入。

    上世纪80年代末,搞旧城改造,小巷内的所有建筑除郑公馆外都拆了,原址上建起了两栋八层楼的住宅,家家户户都有自来水和厕所,虽然舒适了许多,但再也找不到居小巷时的感觉了。

湘潭的特产演变

    上世纪80年代以前,湘潭的特产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龙牌酱油灯芯糕坨坨妹子任你挑”。

    先说龙牌酱油,从我记事的时候起,长沙绝大多数家庭炒菜用的都是零售酱油,长沙活:“你崽好大了?”答:“打得酱油了!”可见零售酱油的市场之大。零售酱油很便宜,五分钱可以打半瓶,够一家人吃一个星期了。有一次,表姐谈了个部队的男朋友,准侄女婿初上门送了一瓶“龙牌”酱油,这在当时可是难得的希罕之物,我母亲喜欢得不得了,每次炒菜只放几滴,那色香味就胜过零售酱油许多。那瓶“龙牌”酱油我们家足足用了大半年。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没有零售酱油打了,再后来,那些满是大酱缸和酱菜的酱园也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龙牌”酱油风光不再。

    灯芯糕一直是我们儿时的最爱。小时候亲戚上门时,一般都会提一两个纸包,扎得方方正正棱角分明上面盖张红纸的那种。待亲戚刚走,我们兄弟几个就会迫不及待地拆开纸包将礼物分食一空。这其中偶尔就有灯芯糕。那种甜甜的、凉凉的感觉确实远胜一般零食。后来,大约是上世纪70年代末,灯芯糕改为纸盒包装,上面写着“湘潭特产,馈赠佳品”,吃过几次,感觉一般。

株洲印象的改变

    很早以前,我一直认为株洲是个乏味的城市,你想啊,长沙和湘潭都有自己的方言,一开口,就知道你是何方神圣。譬如:长沙人说那水啊“溜清的”那臭豆腐啊“喷臭的”,人们在琢磨这句话的同时,一下就记住了你这个人。湘潭人也是这样,一开口把石头说成“杀头”,把中国说成“东刮”,人们也记住了你这个人。而株洲人就不一样,语言没有特色,一般不自报家门,就没人知道你是株洲人。

    长沙和湘潭都有自己的特产。譬如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姊妹团子、麻油猪血。湘潭的龙牌酱油、灯芯糕、槟榔。人们在品尝这些特产的同时,也记住了这个城市。而株洲呢,似乎没有提得起来让人印象深刻的特产。

    另外,长沙和湘潭都有丰富的人文景观和厚重历史。譬如长沙有天心阁、岳麓书院,湘潭有齐白石、彭德怀故居,一曲“浏阳河”更使湘潭名动天下。而株洲呢,有什么呢?

    印象的转变始于一次偶然。有次在株洲转车,已经是晚上12时多了,出火车站不远,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些南来北往的服装商,拎着拖车,背着大包小包在芦淞市场进进出出,广场上,马路边还有数不清的中巴车、微型车,那些服装商正大包小包拼命往车内塞。而明天这些服装中的一部分就会穿在那些酷爱时髦的俊男靓女身上成为城镇乡村中的一道亮丽风景。这一刻我似有所悟:也许,株洲人正是因为没有方言,才更容易与其他城市的人进行沟通,株洲正因为没有傲人的历史与景观,所以才更加进取和开放。

    一个小小的服装市场,竟然扮靓了一个城市和时代。株洲其实也有趣得很。

上一篇文章:寻宝
下一篇文章:湘江戏水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1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6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8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8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45]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60]
· 新长沙 新联话[15986]
· 出味的长沙话[2282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46]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75]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72]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504]
· 找到湘江猴子石[4258]
· 张公祠与保节堂[4039]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806]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