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日新月异 >> 正文
从“小河西”到“大河西”       
从“小河西”到“大河西”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2878 | 更新时间:2008/7/15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8-06-20  
 

    今天的长沙大河西,已成为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先导区,原望城县坪塘、莲花、含浦三镇亦融入岳麓区中,腾飞的蓝图已经展开。曾经长沙的湘江西岸,因与历史形成的主城区,隔着漫漫一条江,开发的梦虽然做着,但不敢做得太大,那时,河西只是一个以岳麓山山脊为界的“小河西”。

    长沙城区被湘水劈成两半,历来,河东为主城区。从主城区架一座桥通往河西,这个开发河西的“桥之梦”不止做了80年。

    晚清时期,郭嵩焘就提过要建湘江大桥

    阅晚清时期《郭嵩焘日记》,这位从英国回来定居长沙的“中国第一任驻外使节”在日记中记道,长沙要在湘江上跨江建一座大桥。当然,这只是他在日记中的私人记载,这个梦在晚清的大厦将倾中,注定无法实现。

    民国年间,规划把湘江铁桥建成“吊桥”

    1921年的《长沙市政计划书》中首度开始对长沙道路桥梁进行规划,并开始真正遐想在湘江上架桥,并决定“未来将在水陆洲、朱张渡和浏阳河口各设跨湘江铁桥一座”。

    1930年《湖南政治年鉴》上录有《长沙市区道路计划大纲》,称:“(长沙)湘江西岸者,因山地太多,势殊险峻,发达恐较迟,暂不详为计划(道路),至湘江东西两岸之交通,拟设铁桥一座,长约五千余尺,而于水陆洲东岸一段设启闭机,以通船只焉。”也就是,1930年,当时人想像湘江上的湘江大桥,不可能修得很高,为了让大型船只通过,这座铁桥要能像旧时的吊桥一样,能够“启闭”。

    1941年,长沙又编有《长沙市新市区计划书》,计划将长沙市区扩大,这次仍计划于湘江上架桥,即在浏阳码头、中山西路及灵官渡,各架设过江大桥一座及过江轮渡两处。

    而今长沙湘江上“六桥”飞架东西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长沙市建设局再次提出从灵官渡老电厂北,修建湘江大桥计划。

    1960年,长沙市道路规划中,提出,在湘江中分设三座大桥,其中南北两座桥与城市道路连接成外环线,作为城市过境车辆和货运交通的主要干线。

    1979年,此时五一西路过江的湘江大桥已于1972年建成使用,但当年编制的城市总体规划中,湘江长沙段不但要有桥,而且,长沙还要再建南北两座大桥连通长沙外环线,让过境车辆从南北两座桥上过,并且在规划中首次提出,长沙城市道路的外环线,其西面应移至岳麓后山,当然,环东将外移至京广复线外侧。

    至此,一直在规划的河西不再局促在岳麓山前的几亩地前谈开发,岳麓后山已出现在城市规划者的眼前。

    此后在1990年修订的城市总体规划中,提出长沙市区湘江大桥当增为五座。

    而今,长沙市区内的道路系统已有“六桥三环”之称。横跨在湘江大桥上的6座大桥由南向北依次是湘江黑石铺大桥、猴子石大桥、橘子洲大桥、银盆岭大桥、三汊矶大桥、月亮岛大桥。

    湘江上大桥一座座建起,大河西开发的梦,已有起码的物质条件。而大河西也在这时让所有长沙人都可知可感起来,曾经陌生的岳麓后山此时已为市民所熟悉,岳麓山后的梅溪湖、望城坡等地名,经常出现在报纸中,不再因隔着一座山,便成为一种遥远的神秘了。

忆之伤:“老河西”几叶小桨划啊划

    四种渡河方式

    湘江大桥建成以前,隔着一条湘水,河西与河东的发展、生活和节奏仿佛“慢”了十年。

    长沙俗话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河东发达岂止只是三十年,只怕三百年、三千年都过去,风水轮流转,好像总没有过河西。

    遥想当年老河西,过一条湘江,都要靠着几叶小桨划啊划,这样的划船过河速度,当然轮到好风水的可能性不太大。

    1934年《长沙市指南》上说:“在市区地理上,(长沙)有湘江东西贯穿,划分河东河西,于是水上交通,亦至关重要。然,长沙东西两岸,无桥梁设置,则往返必赖渡船以济,渡船可分为轮船、济渡、划渡、帆船四种”。

    老长沙过河的四种船只的具体情形如下:

    一、轮渡。轮渡为旧时湘江上交通最重要的工具。上世纪30年代初,湘江虽有轮渡之设,但并非面向所有人经营。那时湘江上的轮渡一为纺织厂备职工往返乘坐之用的火轮船;一为公路局接送(汽车)旅客之用,普通民众在那时无法享受轮渡的便利。

    二、济渡。渡船靠的是橹篙人力,乘船者不需出渡资,这些船只多数为长沙各慈善机关所制备,但乘坐这些船只时,每位乘客都具有摇橹撑篙的义务。

    三、划渡。划渡船少人众,所用船只为私人经营性船只,这种载客的划渡,政府规定每船限定乘客八人,渡资亦有规定,每人需双铜元四枚。但在湘水暴涨时,则每人需双铜元十枚,如单独雇用每次渡资以八人计算,但也有还价的余地。

    当时的文献上提到湘江上的这种经营性划渡,在小河内尚少危险,但湘江大河东西两岸,江面宽阔,轮楫往来,易滋危险,长沙过河小划子被大轮船撞翻之事,时有所闻。如果遇上风浪雨雪,经营性小划子尤为危险,所以当时市政当局在上世纪30年代屡次拟议架设江面桥梁,以策安全,但这一建议,总是“尚在筹备中”,当时的物质条件限制了一座大桥的建设。

    四、帆船。长沙内河可行驶帆布船,约分倒扒子,乌杆(舡)子、拖驳子三种。也有用于渡江。

    两大官样建设文章

    1930年《湖南政治年鉴》中的《长沙新市区建设计划》,也透露了昔日长沙渡河的不便。

    在这个新市区建设计划中,长沙市政筹备处提出:

    凿通水陆洲运河:长沙旧市区与河西溁湾市,仅一水之隔,因水陆洲横断河中,人民过河,每次总是需要弃舟登上水陆洲中转后,过渡二次,旅行极感不便。计划书中遐想:“凿通运河之后,将来长益、常益公路贯通以后,河西商务当日臻繁盛,故水陆洲必须凿通运河一处,以期一次直达,以利商民。”

    筹设渡江小火轮:长沙水面过渡全用小划子,每逢较大风雨,辄有覆没之虞,关系生命甚大,“当兹市场发达,商业日兴之际,过江人数日多,应分别筹设渡江小火轮,而利交通”。但长沙轮渡的新设,上世纪20年代末就被提起,直到旧王朝倾覆仍然没有实现。长沙和平解放后,新长沙的人民政府在上世纪50年代初,即完成轮渡、自来水等五大建设工程,长沙人过河由此才享受到现代轮船的便利。当然不管如何,轮渡还是比不上在湘江上架起大桥的便利。

70年前,河西只是岳麓山前一亩三分地

任大猛

    在长沙城东人的眼里,长期以来,河西就是乡里。

    79年前,长沙市政筹备处规划长沙新市区,把河西也纳入城里。

    但哪里才算是新城区的河西呢,河西收捐纳税的“基层干部”也搞坨数不清,于是扯皮打架的事情发生了。

    搞不清哪里的河西属长沙市区

    1929年6月前后,长沙县五美乡保安团团总孙连升越界,跑到河西的第一纱厂及河街一带,收取捐税。

    这时,麓山镇纯美团团总方伯陶等人前往阻挠,说,第一纱厂现在属长沙新市区管辖,乡里的不要跑到城里来收税。

    但孙连升不听,照收不误。

    第一纱厂及河街居民质问,我们的税捐,到底归哪里收?

    为此,孙连升一纸诉状告到湖南省民政厅。民政厅将这纸控告转到长沙市政筹备处要求处长余籍传答复。

    余籍传明确答复:“纺纱厂、河街一带已属长沙新市区,理应由长沙市新市区之麓山镇收取捐税。

    他说,之所以发生城区与乡下收取捐税的争执,只因长沙市政府迟迟未成立,一直由市政筹备处代理工作,因职权不清,引起“基层干部”争执的一个例子而已。

    城里与乡里以岳麓山山脊为界

    长沙市政筹备处余籍传在1929年6月13日的公文中称,长沙市新市区的边界划分早已完成,并在省民政厅等厅备案。

    余籍传称,长沙新市区(城区)的西界以岳麓山山脊为界限。他说,“河西区域,系由(河东)金盆岭,渡湘江大河,至炮台寺,直达靳江河李公庙,折而北,直达张家港,经关圣殿,至岳麓山山尾,沿(岳麓山)山脊,经仰天坪、云麓宫、望月台,直达龟山子下山,经莫家湖、韩家湖(今咸嘉湖)、侯家坟山、出石桥塅,沿施家港口与(河东)落刀嘴隔河对岸。

    查民国时期的《湖南团防》一书,长沙新市区划定后,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长沙河西的发展仅仅只是限于岳麓山前的一亩三分地。为了防共,何键政府还在河西的边界处即岳麓山山脊等处筑起碉堡、扯起电网,这一道屏障更无形将河西的“城乡差别”隔离得更远。


作者:文 任大猛 图 徐晖铭
上一篇文章:一条街的变化
下一篇文章:葡萄架下剪一串清凉甘甜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5]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4]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6]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0]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1]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76]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65]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