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正文
沅有芷兮澧有兰       
沅有芷兮澧有兰
[ 作者:乔宗玉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6740 | 更新时间:2008-7-15 | 文章录入:admin ]

    我看的第一本金庸武侠小说,便是他的处女作《书剑恩仇录》,书中开篇,便写了一个名叫“李沅芷”的官家小姐如何机灵活泼,如何对斯文儒雅、武艺非凡的“金笛秀才”余鱼同一见钟情。不过十一、二岁的我,当时就觉得“李沅芷”这个名字很好听,小说里提到她出生于湘西,故取名“沅芷”,不论是沅江、芷江之意,还是沅江畔香草之意,这个名字已经足够给人产生美好的想象,也就令人确信这个小姑娘有得到所爱的造化。

    长大后,读《楚辞》“九歌·湘夫人”,看到“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我才明白“李沅芷”这个名字的来历。李沅芷暗恋余鱼同,不辞万里苦随君,终于感动余鱼同,但感动不同于爱情,不是么?爱情这场博弈,谁先动心谁落败,正如《越人歌》所唱,“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那种单相思的焦灼,是被你爱而不爱你的人内心无法理解的。

    湘女素有“多情”美誉。沪上求学时,中国现代文学老师是一位上海人,教授沈从文小说时,他不无艳羡地说:“湖南女孩好啊,你看沈从文的小说,妓女要是爱上你,都可以不要钱!”语虽惊人,但也可见湘妹子热辣名声在外。只是,近年,一位走红的北京美女作家在其小说序言中说,“湖南妹子裤带子最松”,这话却让我着实不喜,小说自是不会看,也从此厌恶上那个女作家。

    湘妹子固然热辣、奔放,但更重情重义。沈从文《边城》中,翠翠的母亲与军人私通,已是违反“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道,翠翠母亲生下翠翠后,与那军人双双殉情,也算是不亚于“梁祝”的悲壮,而非淫浪之徒。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警幻仙姑之口,便说过:“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故而,《红楼梦》里,多姑娘、宝蝉之流令人厌恶,但曾经“淫奔不才”的尤三姐为柳湘莲洗心革面,不得已自刎以明心迹时,我们由衷尊敬这位刚烈的女子,更怜她对柳湘莲的一片痴情。因此,我亦觉得《红楼梦》里惟有尤三姐堪称“烈女”,多情重义,侠骨柔肠。

    《诗经》收集的多为北地歌谣,未有“楚风”,而楚国的民谣则基本都在《楚辞》中。湖南重视古文教育,我们从小亦摇头晃脑地在《九歌》、《九章》的背诵中度过童年,不知其意,但惟觉其音律之美。“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弱弱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湘君与湘夫人、女神山鬼与情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无一不令人动容,于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湘人的爱情心理。故而,当我远游他乡,见到真正的“豪放女”,转过头来,再一想我们湘女,便觉得湖南女子虽有“辣”名,但其实还是以一种“珍重芳姿”的“辣”,饱含着欲说还休、欲拒还迎的含蓄美……

上一篇文章:长沙美食老字号之问
下一篇文章:粉铺人家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241]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854]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47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51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88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430]
· 新长沙 新联话[14812]
· 出味的长沙话[2152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300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3195]
 
· 橘子洲,城市之心[3335]
· 水长沙的DNA[2934]
· 我的宁乡话[4004]
· 印象长沙[3199]
· 故乡春卷[319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