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岁月悠悠 >> 正文
穿着新衣怕过年       
穿着新衣怕过年
[ 作者:谭仕芳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1792 | 更新时间:2008/2/24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8-02-13

 
    过年,长沙历来有给孩子做新衣的习俗。我是家中长子,衣服穿旧,脱给大弟,大弟再穿旧,又给小弟,过年穿新衣是我的专利。

    那时候,过年,妈妈给童年的我换新衣时,总捧着我的脸念:“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千叮万嘱要爱惜。那年过年,我捧回了“五好学生”(那时是“五好”),妈妈一高兴,破天荒用布票扯了一段灯芯绒,把我带到裁缝店做了一件学生装(做不起棉袄,只能做罩衣)。

    新衣服穿在身上,太阳一照闪着黑光,手一摸柔软光滑。两个弟弟羡慕得把脸在我新衣上摩,鼻涕、口水都沾了上去,我吼都吼不开。更可气的,小伙伴们也时不时跑过来在我身上打,一边打一边唱:“穿新衣,打三下,保证回去不挨骂。”莫以为是轻轻摸,打得“啪啪”响,挨了打还不能还手,他们会说,玩不起!

    尽管如此,我还是被一身的光鲜兴奋着去拜年,长辈夸我长得灵光,有“福相”;在街道上玩抬轿子“轿咕唧咕轿”“进洞房”的游戏,我总被抢为新郎,而街道上那些女孩子也争做新娘(如果穿得补丁叠补丁,“新娘”的嘴巴就会翘起好高)。

    但,有一天玩“捉摸子”,不知哪个“阴毒鬼”拦了我一勾子,我重重摔了一跤。手剐破了事小,新衣服竟撕开一条大口子。我吓得大哭跑回家,妈妈看着我的新衣服烂得这样,半天说不出话来。等她清醒,拿起笤帚,劈头盖脑地抽,一边抽一边骂我“一天到晚只晓得疯”。打得我发誓:以后宁愿穿旧的,死也不穿新的。

    但给弟弟穿新衣是“浪费”,无论我怎么反抗,总斗不过妈妈。所以,一到过年,穿上新衣的我,就得小心翼翼,像被捆绑了一般,不敢和小伙伴们疯,更不敢点爆竹、舞灯笼,连在旁边看一看也畏畏缩缩。

    我盼着过年,但,童年的我,穿上新衣,又害怕过年。

上一篇文章:黄土塘钓脚鱼
下一篇文章:1960年代的冬日追忆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8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9]
· 出味的长沙话[2274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9]
  ·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