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岁月悠悠 >> [专题]长沙读城 >> 正文
俱乐部里韵下味       
俱乐部里韵下味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4050 | 更新时间:2007/12/27 | 文章录入:admin ]

俱乐部是来自西方,转口上海,再进入长沙的时髦玩意。民国时期的长沙城,市区人口虽然不多,但一不小心,居然也冒出一堆由小团体小组织组成的俱乐部

 

俱乐部里韵下味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12-21  
 

残柳旁的这块古碑,无声诉说青少年宫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地方。

青少年宫内的茶园,仍依稀有旧日这块乐土的残风余韵。

    一不小心成了赌博场

    俱乐部是来自西方,转口上海,再进入长沙的时髦玩意。民国成立后的长沙城,市区人口虽然不多,但一不小心,居然也冒出一堆由小团体小组织组成的俱乐部。

    这些俱乐部,很像早几年网络正时兴时节,同城之内,忽然从网络上冒出来的什么好吃帮、野战团、车友会……它们借兴趣之名,吃喝玩乐,以满足各自休闲兴趣。

    比如,上世纪二十年代,湖南矿帮就在南门外麻园塘(今书院路省冶金厅)创设“商余俱乐部”,集吃喝玩乐之大成,为世商富贾宴游之场所。这个俱乐部为了能吃喝得更韵味,还把长沙“四大名厨”之一的宋善斋请来主持厨政。

    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俱乐部越发充满生机,大有方兴未艾之势,但俱乐部难免泥沙俱下。

    当时,邹欠白就评论道:“惟长沙市区内,有小团体组织之俱乐部,专以赌博为事,殊失娱乐价值。

 ”为俱乐部“正名”之风

    当俱乐部大多数成为赌博佬聚会和一帮有钱人吃吃喝喝“腐败”的场所,社会上就有一帮“精英”出来呼喊,要恢复俱乐部的本义,他们说,“俱乐部之真义,本为业余欢聚,借以增进友谊,并作办公后休养,加入正当娱乐”。

    在当时执政者的主导下,长沙城开始了为市民社会服务的俱乐部建设。1936年版的《长沙市指南》中就说,1936年前后,“拨定市党部前大厅为部址,现拟鸠工积极建筑,于最近期间内建成长沙市民俱乐部,此俱乐部将为本市惟一正当娱乐场。”

    其实,除了正在建设中的市民俱乐部,长沙市另有一所闻名全国的湖南省民众国术俱乐部。当时,省国术训练所已经具有相当的名气。当时执政者感于“一般市民,对于研究国术,亦感兴趣,以是湘政府,除已设立国术训练所外,另行组织国术俱乐部,以发扬国术,增强市民健康,提倡正当娱乐为宗旨”。

    湖南省民众俱乐部旧址在原“省政府花园旧址”,也就是今天的青少年宫内,俱乐部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5月开始筹备,同年9月正式成立。

    当时省民众国术俱乐部雄心勃勃,除已经开办营业(具体有中餐部、生花部、清茶部、理发部、贩卖部、电影场、弹子房、浴堂、高尔夫场)、体育(具体有健身房、射箭场、跑马场、儿童班、打靶场、会员拳术班)、游艺(具体有平剧研究社、围棋社、国乐国术研究社)三大部外,还准备增办游泳池、旅社部、照相部等。同时省民众国术俱乐部还努力在全市市民中召集开展各项活动,比如,1936年4月15日,省民众俱乐部即组织举行登岳麓山比赛,参加者有922人。

    可惜,后来省民众国术俱乐部因抗日战争爆发,“国难当头”,民众的新游艺休闲生活因此而被打断。

70年前,名记严怪愚眼中的民众国术俱乐部

    热闹杂乱得像菜市场

    民国时期长沙名记者严怪愚眼中的民众国术俱乐部就像一个菜市场,他在1937年写作的《柳暗花明之境:又一村民众俱乐部速写》中说:民众俱乐部,“地址在又一村,为湖南省政府旧址”,“每当夏秋之际,华灯初上时,全市的民众:小孩子们、老人们、青年人、中年人,男人挟了女人,女人吊了男人,一队队,一簇簇,络绎不绝地跑到这里来舒舒空气,喝喝茶,打打高尔夫,射射箭,吃吃川菜,总是日以万计,尤其是女人小姐们,如今忽然新得到一个这么良好的展览地方,莫不‘媚行于臀’,奔走鹜告,所以这地方也就成为诸女人最多的地方,有人称夏末秋初为‘女人季’,称民众俱乐部为‘女人陈列部’,洵不误我也。”

    当年省民众俱乐部,很有点摹仿上海的跑马场,也确实设有一个“跑马场”,严怪愚说:“走过俱乐部门口,第一个跳入我们眼帘的便是跑马场,场广数亩,周围围着一列短的竹篱,篱上披满了牵牛花,颇带点农村风味,篱内是一线跑道,约三百米,那便是跑马之道了……真正在跑马的,倒还不曾多见,偶一有之,也不过是一二个青年坐在马上,慢慢地摆,实在很少见到跑过,于是崇尚经济的先生们便把废物利用起来,借着它做一个露天茶肆”。

    又一村内的露天茶园,上世纪80年代在改革开放之初仍然红火过一阵,在严怪愚时代的露天茶园,更是一逢“热天,每到晚上,到那里去喝茶的,实在是踊跃得可以。全个坪摆满了桌子,每个桌子边坐满了人,还要在树底下,竹篱边到处加添桌椅,结果还是有许多人占不到位子,有许多人先天下午就来占座位。天气越热,生意越好……我却实在希望那块地方清静一两个月。”

 最不满意高尔夫球场

    1936年版的《长沙市指南》中主要记录了俱乐部内的射箭场和气枪射靶场。因为是俱乐部,所以设有会员制。

 当年射箭的价格,分两种,“会员每人每次五分,非会员七分,惟每券只限一人可领取弓一张射十发,如欲多射者,须另购券。”而打气枪的会员则可享受八折优惠。气圈靶分为五圈靶、十二圈靶、猩猩靶、美人靶、豺狼靶和白鹤靶。

    不过严怪愚抱怨,“湖南懂得射箭的,我还只知道竺永华先生,把箭一上,弓一拉,索的一声,中了目标,射一箭只要一分钱,射十箭也只要一角钱,既经济,又勇敢。我也有射瘾了,用一角钱买了十枝箭,接连射了五六枝一箭都没有中,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对于民众俱乐部,严怪愚最满意的是儿童图书馆,然后是建在俱乐部中间的健身房,这里除了丢一个铜板才会听使唤的健身器材外,“厅堂中央还有报可看,有棋可下,有乒乓球可打,到这里玩,多半是些真正民众,既会闹,又会叫,而且还能够玩游艺。”

    当然,严怪愚最不满意的是考尔夫球场,即今天所称的高尔夫球场。“我对高尔夫球场有相当的不满意———不满意并没有重大的理由。只不过觉得那球场太娇贵了一点,太闲适了一点,而且也太洋化了一点。用四角钱买一个票,可以玩一次球,可以骗身边的女人发一次笑。工作之暇,带一个女友,坐着汽车、包车,到树林中,弱光灯下运动运动,开心开心,在我们这阶级的人看来,并不称闲逸,然而栏外的人看了未始不羡慕我们的优裕吧,未始不说我们有闲情逸致吧。高尔夫球场,给我印象最深刻的,除了男女那高贵的笑语外,要算打高尔夫先生们的那种高贵神气。”


作者:文/任波 图/徐晖铭
上一篇文章:80年前的时髦:去照相馆
下一篇文章:“伴片”看小人书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大闸蟹挥螯,夹住我的舌头…[4304]
· 湘江绕不过的靖港旧时光[4334]
· 要醉,让鹅去醉[2941]
· 最好的鱼在风景最美处[6514]
· 素斋当前,鲁智深的嘴不会…[254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