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专题]长沙读城 >> 正文
老长沙的用之变       
老长沙的用之变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337 | 更新时间:2007/12/4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11-30  
 

    历史学家冯客说:“在火柴、煤油灯和电灯泡出现以前,漂浮在花生油里的手工灯芯只能在夜晚提供微弱的灯光……在民国学者蒋梦麟的老家,村民是用钢刀敲击打火石来生火的。当一位村民从上海带回几盒火柴,大人们十分欣喜,孩子们则着迷于划亮火柴时在黑暗中绽放的火花。”

 晚清的长沙,“为中国文化的中枢”之一,“特种人物发达”,这里的人,既可能最先接触到新的西方生活用品,同时“正因为这种先行接触,输入了外国文明,促进了省民的觉醒,酝酿着革命思想,成为中国革命的中坚力量,省民有严重的排外思想,在湖南省经营事业的人都认为障碍特别多。”而可以肯定的是,近代长沙,新的生活用品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爱女红,更爱新机器

    当生活用品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概抗拒显然很愚昧;斩断旧有生活,一律接纳,显然很幼稚。曾国藩的女儿曾纪芬的态度是,爱旧有的女红生活,也爱新机器。

    晚清名臣曾国藩的治家之道,至今仍为人称许。对于家中的女眷,他绝不允许她们坐在家中专当小姐太太,一事不做。在南京总督府任内,他的夫人和儿媳们,每晚还是要绩麻纺纱,不少间断。

    曾国藩的女儿曾纪芬在晚年说,过去家中自己的鞋袜,要由自己制作,并且,还要为父亲曾国藩和哥哥们制作布鞋,到了40多岁仍每天坚持。

    但,曾纪芬这种自给自足的日常家用“女红”生活,随着整个社会日常用具的变化也发生了改变。她曾经想把湖南老家的土织机运到上海去,但同时,在1900年左右,曾纪芬却又购置了一台缝纫机,她在83岁的回忆中说,“后则改为机器缝衣,三十年来此机常置座旁,今81岁矣,犹以女红为乐。”(《廉俭救国说》)新式缝纫机,深得曾纪芬的喜爱。

    其实曾纪芬的传统“女红”生活,在光绪十三年(1887年)曾纪芬36岁时就已经接受过一次新式生活用品的冲击。

    当年曾纪芬的兄弟曾纪泽的夫人,自英国“携归绒线衣裤,线织毛边,颇为当时所不易见”,当时,曾纪芬的丈夫为上海的道台,当时的上海尚没有毛线衣裤,对于毛线衣,曾纪芬很感兴趣,向曾纪泽的夫人“叩以制法,略得一二”,但因为匆促,她尚未完全理解如何织毛衣,于是“每于暇时”琢磨毛线衣的织法,终于为她的丈夫织了温暖牌“绒衣一袭”,但“此物细针密缕,多赖记忆,余因记忆不佳,故衣成而长短不匀。”曾纪芬又曾向英国传教士傅兰雅的夫人学习编织技艺,傅兰雅的夫人“悉传其法”,曾纪芬成为中国最早学会编织毛线衣的中国妇女,后来她回到长沙小吴门的居宅以及回到湘乡,都曾向朋友传授织毛线衣的技术。

 晚年,曾纪芬口述她对于新式生活用品的态度时说,洋货中的生活用品肯定是要用的,然而,节俭是“中国立国的精神,与民族的个性”,要用国货,不要奢侈。

    火柴是什么?

    问一个“八零后”的小姑娘,晓得柴火是什么不?估计她们一脸茫然,她们顶多知道火柴,不过她们连火柴也见得少,当她们在世界活跃时,人们多数在使用一次性打火机,而家里不再堆放柴火,做饭的液化气也是用电子打火,现在更好,用微波炉和电饭煲电炒锅了。

    火柴是什么。新生代的人群,听上世纪70年代长沙人的生活,会觉得新奇。比如,长沙过去有些贫困家庭糊火柴盒补贴家用,当年人们搜集火柴盒上的包装(火花)曾经像集邮一样狂热过,还有,人们曾经用门扇的合页做成“反架枪”,砰的一声,火柴头也可发出很响亮的响声。

    不过,我们也不要笑话“八零后”的新生代,我们同样不知道火柴在产生之前,用火镰火石如何能产生火花。

    火柴是一项重大的发明。当火柴在一百四十多年前,从沿海涌入内陆到达长沙,人们轻易划亮一根闪闪发亮的火柴,便点燃了长沙城内有识之士一束思想的火花,在中西物质文化的冲撞中,他们或忧虑或兴奋,然而他们大多都感到,闭关锁国的东方睡狮终有一天要醒来,民族工业要从农耕的土地上崛起。果然,长沙最早的近代工厂,就与火柴相关,即建在长沙北门外文昌阁大王家巷旁工农巷里的和丰火柴厂。

    肥皂泡飘过毛泽东的青春

    面对新型生活用品不断进入人们的生活,长沙作为一座内陆城市,其反应是迅速学习,建立工厂,以国货来抵制洋货。史料记载,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王先礼兄弟即在营盘街创办手工习艺学堂和省城官立艺徒学堂,教习制皂技艺。此类学堂当年,在全国都处于先例,当然,国内制皂工业的成熟要等到1920年,才达到能与国外产品竞争的水准。此类学习大约属于老师与学生共同摸索、边学边像的类型。

    当年,青年毛泽东就曾经差一点在美丽肥皂泡下,去努力成为一名肥皂的“制作家”。

    1936年,在延安的毛泽东,面对斯诺的采访,讲述了他在长沙的这一段青春经历。

    毛泽东说,1912年,在新军当了半年兵的他,“以为革命已经结束,便退出军队”,这时他“开始注意报纸上的广告。那时候,办了许多学校,通过报纸广告招徕新生”。

    毛泽东坦承:“我并没有一定的标准来判断学校的优劣,对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也没有明确主见。一则警察学堂的广告,引起我的注意,于是去报名投考。但在考试以前,我看到一所制造肥皂的‘学校’的广告,不收学费,供给膳宿,还答应给些津贴。这则广告很吸引人,鼓舞人。它说制造肥皂对社会大有好处,可以富国利民。我改变了投考警校的念头,决定去做一个肥皂制造家。我在这里也交了一元钱的报名费。”

 当然,毛泽东后来投考和就读的是师范学校。1912年,长沙物质生活变迁涌动的美丽肥皂泡从青年毛泽东的眼前飘过。

    架设电灯先发制人

    夜晚,煤油灯在长沙的城市乡村,家家户户的房中点燃,照亮暗夜。

    美孚和亚细亚等洋行通过轮船,运来的煤油源源不断。这些煤油灯比昏暗的植物油灯更明亮持久,且价格便宜一半。

    “抵制洋货”的呼声,面对实用性很强的价格低廉的洋油,理由显得苍白。并且当时的中国头上还戴着“贫油国”的帽子。

    更让人不可忍的是,外国商人不但运来洋油,甚至还要在长沙开办电厂,谋为垄断。

    长沙是一个绅商势力强大的城市,这时就有陈文玮、李章达、饶祖荣三个,发起组织湖南电灯股份有限公司,他们在当年的《长沙日报》上撰文称:他们拟集股20万元,安装电灯一万盏,“他日电灯普遍,洋油输入之数必然锐减于前”,装电灯就是“以为先发制人之计”。1911年5月开始发电,装机容量480千瓦,至1937年2月增至12240千瓦,内陆的长沙,成为全国一等民营电厂之一。当年发电量为2010万度,为该公司1912年发电量的28.6倍,东至湖迹渡、西连水陆洲,南及金盆岭,北到捞刀河,由18小时供电增至全日供电。1936年《长沙指南》中显示,有了电灯的长沙,就有了更繁盛的夜生活,而电扇等设施,也进入了长沙城。

    新生活用品汹涌长沙街头

    进入民国后,人们发现新的生活用品迅速汹涌了长沙城。

    1930年,一位外国旅行者理查德看到国产的热水瓶与手电筒,成为湖南杂货店里极为普遍的货品(理查德·罗伯逊《中国足迹》)。

    另一位旅人杰克逊在长沙则强烈地感受到热水瓶的重要性:“看到这么多的热水瓶,我眼睛都花了……想到以前没有热水瓶的生活,实在令人胆战心惊,那是多么的艰苦啊。有了热水瓶,随时随地都可以极为迅速地为客人奉上一杯热茶。”杰克逊提到,他在1930年代游览长沙之时,“几乎被满街丁当作响、拴在前轮轮轴上的脚踏车铃声所淹没,这些声响未尝稍歇。”

    在白马巷(今东牌楼)劝业工场,商铺每天洋鼓洋号闹个不停,并且举行现场抽奖,抽奖的最低等级就是擦牙面粉一包,最高等级就是奖一个由上海出产的搪瓷脸盆(1930年前的长沙尚无搪瓷工厂)。当年长沙街头流行这样一个谚语:“手气好,摸得搪瓷脸盆到。”

    对于新生活用品,民间流行这样的谚语:“大背时讨小,小背时玩表,背时不脱欠,学哒玩手电。”当时人们觉得手表和手电筒都是消耗品,故而把它们与讨小老婆相提并论。

    经营新型生活用品的百货商店,俗称苏广业,大街小巷,到处林立,批发多在朝阳巷一带,门市则占据了八角亭、南正街、府正街、坡子街等黄金码头。

    1919年6月26日正值“五四”运动期间,当天的长沙《大公报》载:“北正街廖万盛土果摊之子,年仅九岁许,肄业某国民小学,昨下午四时放学归来,忽将摊上所摆仁丹、洋火及其父母所用的洋磁盆、牙膏等,凡属日货,一律掀掷于地,用脚踢毁。其父母气极,怒将其痛责,其子遂骂父母为凉血动物卖国贼不已。”这则新闻中,就已明确指出当年的洋货已经渗透到长沙的大街小巷摊店之中。而对待外来生活用品的态度由此也可见一斑。


作者:文/任波 图/徐晖铭
上一篇文章:车上风景
下一篇文章:旧绅士开新戏园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5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5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1]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0]
· 出味的长沙话[2091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1]
 
· 大闸蟹挥螯,夹住我的舌头…[2977]
· 一个老路牌后站着一个老长…[4061]
· 湘江绕不过的靖港旧时光[3316]
· 要醉,让鹅去醉[2452]
· 素斋当前,鲁智深的嘴不会…[2116]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