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专题]长沙读城 >> 正文
公馆无故事       
公馆无故事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4705 | 更新时间:2007/11/7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11-02  
点击量:64

 今天的一些时尚人士热衷在秋天的阳光里,寻一些长沙的老街走一走,如果有旧公馆老房子可以推门而入,他们会踏上木地板,去窥视很久以前的生活。然而,很多公馆的门都紧闭着,没有关闭的,多半是住了很多户人家的大杂院……

图/罗斯旦 陈先枢 徐晖铭

    织壁屋:墙上伸出一个头来

    越简陋的民房,在高歌猛进的城市化过程中消失得越快,在长沙,78'二三十年前仍可一见的织壁子墙老屋,现在已近绝迹。

    据记载,长沙经历“文夕大火”后,既无财力,也无精力恢复旧城,长沙人遂因陋就简,构筑最简易的屋舍。这就是织壁子墙的民居。这种民居,用木头竖起屋架,用竹篾片编成墙壁,再敷上纸筋黄泥,一粉刷就是一幢光鲜的房子。

    长沙市井曾流传一则趣话,说有人骑自行车,速度过快,不慎车撞墙壁,竟然把车骑到人家家里。

    其实除了织壁子墙的民居。在民国后期,长沙也曾在彭家井开展过新村运动,建联排简易房屋,安置湘江旁拆迁的棚户居民。

    关于长沙民居,即使乡村竹篱茅舍的生活,都曾有很多故事流传。

    近年来兴起“风水”之说,有人就在报刊撰文以长沙乡村民居为例,说,长沙乡村民居的房屋整体结构多曲尺形,即正面三间,曲尺部分竖三间,俗称一把锁;如正屋两边均是曲尺形,俗称一担柴。正屋中间为堂屋,两侧为正房,曲尺部分为厨房、杂屋、猪栏、厕所。门前有三合土做成的地坪。供晒谷、乘凉用。房屋四周植常绿乔木,取四季常青之意。有的栽上枫树。枫、丰谐音,寓意吉祥。俗有屋前不栽伸开树(竹),屋后不栽打锣锤(油桐树),门口不栽棕树,谓其叶似箭,主凶。庭院不植松树,忌其不发荪,日后子孙不发达。屋四周不栽果树,谓多口舌等等。长沙乡村房屋的所谓“风水”局,“专家”们说,这里实际包含了朝南采光,与自然和谐相处,调和邻里关系云云。

    长沙城市街巷和乡村的民居皆为对外开放的系统,人们在民居里的一举一动,外人了如指掌,种种俚俗的旧居生活故事时有流传。

    旧公馆:高墙深宅藏着秘密

    今天的人们,对长沙民国时的公馆生活却已全然陌生,50岁的人有时回忆的公馆生活,只是在公馆里过的一种大杂院式的生活,或者是在公馆设置的街道工厂的生活。新中国成立后,旧公馆主人如黄鹤一去杳然,这里就成为单位集体宿舍,或者街道办事处的所在。

    据长沙文史专家陈先枢介绍,目前,长沙已有23栋公馆列为历史旧宅,得到保护。

    当然,相当多受保护的公馆,大门紧闭,人们只能猜想高墙老宅里的生活,也许像方言电视情景剧《一家老小向前冲》里,三代人同堂热闹的生活。当然,实际上,今日长沙,旧式的三代同堂共享的公馆生活,已经随社会变迁而逝去,所谓“一家老小向前冲”,只是一个虚幻的城市童话。

    研究长沙风俗的专家刘钦武先生说,长沙旧公馆四周一般环以4米高的厚墙,成功阻隔了外界对墙内生活的窥视。即使偶尔向外开放的大门也多为两扇厚杉树板拼成,外壁镶竹条或嵌铁钉,有铜质门环,大门当然时常对外紧闭,有的在大门一侧另嵌小门或了望窗口,小心翼翼地打量外面的世界。大门框架则用饰花的坚固麻石建造。公馆里所发生的故事,当然也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陈先枢说,人们对于长沙旧公馆的了解,仅限于这里曾经住过某位名人,至于名人在公馆里的生活却所知不多,只到今天深入旧公馆调查,才能发现确实有很多秘密藏在公馆中。比如坡子街121号的一处公馆,后栋设有金库暗室,室口隐蔽,高宽各一米左右,暗道曲折,壁厚达70厘米。而从房屋的界碑“伍厚德堂私墙私脚并无寄缝,民国三十五年丙戌(即1946年)季夏勒石”,人们才能更明确地知晓这里原来就是长沙钱业“四大金刚”之一的裕顺长钱庄老板伍芷清的公馆。

    十多年来,醉心长沙老街建筑的陈先枢先生注意到,从当前长沙留存的公馆来看,从晚清开始,长沙就已开始模仿西洋式建筑,但纯粹的西式建筑却很少见,只是造就了许多中西合璧的公馆,如唐生智、何键、李默庵、李觉等达官贵人的公馆都属这种类型:天井平面布局自由,入口大门采用西洋古典拱券,一二层采用券廊,住房讲究宽敞明亮,空气流通。这一切均是由公馆建筑透露出的信息。公馆主人的笑声、叹气声、踩在木地板上的脚步声,来客在堂屋里娱乐推翻麻将砌“长城”声;脱下西装挂在衣架上,就着壁炉取暖的欢快等等,就这样隐隐地发散了出来。

长沙民国旧居群落

陈先枢 任波

    老建筑是时代的见证。长沙城内的老民居,虽历经劫难,今天仍有不少老建筑能够反映民国时期的民居生活。以下所列举、仍然保存的民国旧居为长沙文史工作者陈先枢、罗斯旦及已故的黄纲正等同志历年来走街串巷踏访调查所得。

 六大公馆群

    ★同仁里公馆群:黄兴北路百联东方对面吉祥巷左侧有一巷为同仁里,约2米宽小巷两侧对称分布6栋两层楼石库门公馆,即同仁里8~13号。原为大吉祥旅社组成部分,后改为公馆。长沙名医易景樵、抗日将领李师林曾居此。

    ★福德里、冯家湾公馆群:今南门口黄兴南路社坛街进去之福德里与冯家湾,包括福德里4号、5号、6号(新3号)和冯家湾26号(新46号)、27号(新48号)保留有呈一字形排列的两组公馆建筑群。

    ★马益顺巷公馆群:南门口马益顺巷51号、61号、64号有三幢呈L形分布的公馆。

    ★九如里、连升街公馆群:中山西路三贵街进去之九如里、连升街分布有5幢老公馆,计为九如里2号、4号、6号,连升街54号、56号(新62号)多建于1916-1918年。

    ★西园北里公馆群:位于湘春路旁。保存较好的公馆计有11号、13号、49号、50号、52号、53号。50号公馆,为名书画、篆刻家李立居住。此公馆群旧有原赵恒惕公馆,抗日战争时,曾为韩国临时政府驻地。

    ★唐家湾公馆群:长沙市人民西路旁的唐家湾,其10号、15号、35号、43号、72号、73号、74号、76号均为上世纪40年代公馆。其中76号公馆彩绘方椽用寓意“多子多孙”之梓木,梁木中央绘有太极图和蟠凤彩龙。

 六大军政要人公馆

    长沙民国时期军政要人公馆,此前各媒体介绍较多,在此仅列名录。

    ★程潜公馆:尚保留有两处,一在黄兴南路旁白果园21号,一在韶山路省委大院宿舍二区21栋。

    ★中山路何键公馆旧址:旧址位于中山路2号湘江宾馆中栋。

    ★橘子洲唐生智公馆:橘子洲150号有唐生智公馆。

    ★赫石坡王东原旧居:旧居位于岳麓山赫石坡,为一方正型平房。

    ★北正街李觉公馆旧址:公馆位于北正街周南中学老校区办公楼。系青砖清水墙两层中西合璧楼房。李觉系湘籍民国名将。

    ★橘子洲张孝准旧居:旧居位于橘子洲头125号宿舍楼。张孝准为长沙县沙坪乡人。1903年毕业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与蒋方震(蒋百里)、蔡锷同为“中国士官三杰”。

 五大文化名流旧居

    ★南村名人公寓:位于书院路妙高峰西麓湖南第一师范旁的南村。名作家“平江不肖生”向恺然、谢冰莹,民国报人严怪愚及教育家方克刚、罗元鲲等均曾居此。

    ★桃子湖方叔章公馆:公馆位于河西湖南大学桃子湖校区内。方叔章,民国名人,湖南和平解放功臣之一。新中国成立后,曾任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等职。

    ★三贵街陈云章私宅:私宅位于中山西路三贵街29号,门额有“天倪堂”三字。陈云章系著名学者陈天倪之子,曾为民国湖南省参议员,湖南和平解放功臣,新中国成立后任湖南大学教授,后任湖南文史馆名誉馆长,私宅内有“时务学堂旧址”等著名文化碑刻。

    ★十间头任邦柱公馆:湘雅路旁十间头68号(新13号)和72号(新17号)为两栋相连的老公馆,均由汨罗任氏家族所建。其中,72号公馆原房主为湖南著名教育家任邦柱。任邦柱曾任广益中学(今师大附中前身)校长。

    ★熙宁街王季范公馆旧址:旧址位于湘雅路熙宁街第八中学临街一栋楼房。王季范,毛泽东表兄,湖南教育家,新中国成立后,任政务院参事等职。

 五大科技实业界名流旧居

    ★坡子街伍厚德堂旧址:位于坡子街121号,原主人为长沙“钱业四大金刚”裕顺长钱庄老板伍芷清。该公馆系长沙中西合璧富丽型民居代表作之一。

    ★铁佛东街刘廷芳公馆旧址:位于湘雅路铁佛东街56号(新67号)。刘廷芳,民国名人,曾创办湖南国货陈列馆。

    ★吊马庄予园公馆:位于黄兴南路小古道巷东吊马庄1号,为长沙保存最好的民国公馆建筑之一。院内古藤缠绕,环境幽雅。原屋主为长沙著名中医刘建薰所有。刘系原福建省主席刘建绪堂弟。

    ★十间头任理卿公馆:湘雅路十间头68号公馆原屋主为任弼时叔父任理卿。任理卿为毗连公馆(即72号)原主人任邦柱的堂弟。任理卿为民国著名纺织专家,1949年后任纺织部司长等职。

    ★学宫门正街梅公馆旧址:位于湘江路杜甫江阁对面学宫门正街23号(新21号),清末梅姓商人居此屋,据云,现主人赖先生于1950年购得。

 太平街文化街区的五大民居

    ★太平街朱云谷堂旧宅:太平街有长沙首富朱昌琳开办的乾益升粮栈,粮栈后为朱云谷堂住宅。

    ★马家巷民居(共进会旧址):位于太平街马家巷17号,系清末旅社同福公栈旧址。辛亥革命时期,革命组织共进会湖南总机关设此。焦达峰在此多次召集同志秘商反清大计。

    ★太平街区马家巷民居(救火会旧址):位于马家巷15号,紧挨共进会旧址,是长沙最早的救火会旧址。

    ★孚嘉巷民居(四正社旧址):位于太平街孚嘉巷42号(新44号),为中西合璧公馆建筑,焦达峰、彭延胜等人设立的晚清秘密会党四正社设此。辛亥革命长沙反正的起义人员多系四正会成员。

    ★孚嘉巷陈公馆旧址:太平街孚嘉巷12号。据传昔为大同油行陈老板公馆。

我们父辈的居住生活

任草草

    与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新型小区一幢幢的楼房不同,我们的父母们,至迟在二三十年前的居住生活,多数很困窘和很狼狈。

    那时,大多数的市民都住在街巷的平房中。

    街巷中也有公馆房子,比现在还多,可,那些公馆大多数都成了几户共走一张门的大杂院。

    也有四层左右的居民楼,但,那些居民楼是通走廊的,人们都没有多少隐私可言。

    人们住在长沙公馆型大杂院、街巷平房、通走廊的居民楼里,那时,常常是很多户人家共用一个厕所,有时甚至是数条小街巷才有一个公共厕所。早起上厕所,常常是五六个提起裤子排队的人。

    一些大杂院,甚至共用厨房。厨房里除了油盐辣椒互相串味外,在碗柜上挂着小锁的公用厨房,也落满一地鸡毛的琐碎吵闹。

    曾经一位替母亲“报仇”的细伢子的事,在众多小孩中流传。话说,某伢子的母亲与一邻居在公用厨房起了小纷争,这个伢子趁大家上班去后,溜进厨房,在“仇人”的水缸里沉进去一坨藕煤……

    那时,居民但共厨房,而且还在街道共用同一个水龙头。每天将水挑满大水缸也是一件必须做的家务。 

    就像今天住在小区中有物业管理费,那时,街道居委会,会上门来收扫街费。不过扫街费只有几分钱。

    对于旧时的居住生活,我们都还有一些印象。记得当初,从平房、大杂院到新楼房去住时,我们的父母们,大多都会露出开心的笑脸。

    虽然有人抱怨,楼栋的居住生活,邻里之间的关系显得很冷漠,但不冷漠的旧式居住生活,其实付出了比这更多的鸡毛蒜皮满心烦恼的代价。

    朋友王静波对比新旧长沙居住生活,总结说:“小时候住的房子,每天要去公厕,一家6口人住两间房;后来,老妈在单位和别人争抢三室一厅,争到后,还是一家六口早上抢厕所;现在一家3口的房子,有两个厕所,哈,幸福啊。幸福的标准,在我看来就是不用在厕所边上苦苦挣扎。”

上一篇文章:今又重阳菊花香
下一篇文章:“鬼舞十七”师公谣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5]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4]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6]
 
· 大闸蟹挥螯,夹住我的舌头…[4336]
· 游击坪4号公馆原为蔡锷专祠…[3304]
· 湘江绕不过的靖港旧时光[4362]
· 要醉,让鹅去醉[2960]
· 素斋当前,鲁智深的嘴不会…[255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