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日新月异 >> 正文
橘洲背影       
橘洲背影
[ 作者:易允武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747 | 更新时间:2007/11/7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11-06

 
   橘洲工地的掘土机在阳光下挺进。从它投下的影子里,我见着历史留下的背影。

   许多影子是挥之不去的。

   1949年初夏,我时常邀请小伙伴在灵官渡乘木划去橘子洲头游泳。顶着落日的余晖,在洲边溜达时,设在原日本领事馆的湖南音乐专科学校总是引起我的好奇,因为它飘荡出许多我未曾听过的歌曲。起初,一首名叫《金凤子开红花》的民歌让我着迷:“金凤子开红花,一开开到穷人家;穷人家要翻身,世道才像话。”

    这样的歌词内容,在国统区是罕见的。尽管我还是个懵懂少年,也感觉其中自有蹊跷。于是我和小伙伴搬来砖头颠起脚跟朝校园窥视,但演唱者均集中于排演厅内,见不着影儿。

 其时,我并不知道解放军已从武汉逼近长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克强学院自治会主席高继青投入学生运动,惨遭白崇禧当局杀害,引起社会强烈公愤。我想,湖南音专师生谋求翻身的歌声肯定和时局有关。不久,待我再次去橘洲嬉水,透过学校围墙孔隙,我终于看到学生们正在操坪书写“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争取真和平”的三角小旗,而且情绪激昂地唱起《团结就是力量》这首歌曲。血色黄昏,浪涛拍岸,我似乎感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预料果真如此。就在第二天,湖南音专师生不单参加长沙市各界人士追悼高继青烈士大会,而且还在联华剧院献演了节目。其中的《挤购大合唱》唱响了“饥饿使我们燃烧在一起”的愤懑。台上台下,口号声此起彼伏。尤其使人感动的是那些卖冰棒的小贩,他们挤进后台硬是要将冰棒免费送给学生们止渴,有的老人还争着用蒲扇给汗流浃背的演员扇风。自此,湖南音专的师生、橘洲那座音乐圣殿特别受到我的尊崇,及至8月5日长沙和平解放当天,在全城通宵达旦的狂欢人潮中,我这小不点儿还一直尾随在湖南音专“迎解”的队伍后面,挥舞三角小旗,乐此不疲。

 当我随后进入育群中学读书时,再次去橘洲倘徉,我仿佛在蜿蜒沙滩又看到了一幅幅动人心魄的油画。

 我指的是修船作业。长沙和平解放不久,百业待兴,湘江也开始繁忙。1952年,长沙河运行业成立了木帆船运输合作社,承担繁重的城乡物资交流任务。船只增多,就必须抢时间修船补帆。

 如此艰苦的作业一般在炎夏。当我踩着发烫的沙砾前行时,只见待修的船只搁置于卵石或木桩之上,整个工地无一片遮阳的地方,修船工人露出的肌肤油黑漆亮。修船工序首先是补漏,凡是朽毁的地方要剔除腐烂部分,然后再将麻绒、石膏和桐油用木槌镶嵌进去,于是,工地就响起嘭嘭地击打之声,如闷雷似击鼓。循声谛听,可以辨察其节奏快捷有序,而旋律更是壮烈而悲凉。这时,只要在他们身旁稍加停顿,就会感觉置身于火炉。我甚至认为船工们垒筑在工地的炉灶无须添加柴炭,也能烧滚开水,煮熟饭菜。真的,那股热浪可以助燃。修船的最后工序是给船体抹擦桐油,任高温让桐油渗透于木质之中,使其坚固并耐水防漏。所有的操作全部由男人主持,一招一式,构成一道闪亮而剽悍的风景,实在是难得的绘画素材。

 而橘洲补帆的风景则是宁静的。这项作业一般在冬季枯水季节进行,而且大体由女人们担负。当巨大的风帆从船桅卸下,平摊于沙滩时,女人们就蹲坐于布帆之上穿针纳线了。粗壮的麻线由浸在水中的麻条搓成,钢针如竹筷般大小,可以想见补纳厚厚的帆布何等辛苦。但女人们都喜欢叽叽喳喳围坐在一起相互帮助,一边缝补一边夸奖自己的男人。而幼小的孩子则在帆布上爬来爬去,甚至逗弄顽皮的黄狗。遇着刮风的日子,橘洲一片迷茫,女人们就像匍匐于风沙中的骆驼草,坚韧不屈地固守阵地,一心指望风帆早早挂在桅杆之上,去迎接风的洗礼。在橘洲逡巡,所有男女船工的背影都是一幅巨大油画中的主角,令人肃然起敬。

 等到初中毕业,我去橘洲游览的日子渐渐少了。偶尔去一趟,只是乘轮渡过江,转换另一艘船只时,在横亘橘洲的小街逗留一番。小街遍布木屋竹寮,也有吊脚楼,其中的小店铺以出售篾器、陶瓷和花生、蚕豆、冻米糖为主,别具乡村风情。因为它淳朴而小巧,形象地说,它恰似文学门类中的短小散文,而且每走一步,都能听到麻石道上留下的“笃笃”之声,令人回味。至于乘客待渡的匆匆背影,则如风一般地飘来逝去。

   所有这些往事,已早早地如风一般飘逝了。湖南音专于1951年并入湖南大学音乐系,后来又合并到武汉中原大学文学院。许多热血青年被市委组建的长沙市工人文工团所接纳,成为湖南音乐界的骨干。橘洲孕育的音乐艺术种子率先催开了湖南文艺的早春岁月。而木帆船运输合作社则在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后,随着船只机械化的普及,那如白云般的风帆也消失于蓝天之中。至于橘洲的那条小街,那就让日后的橘洲公园给它留下一方寻觅的踪迹吧,一篇隽永的散文总是意境深远耐人寻味的。

    是啊,橘洲工地的掘土机,就是这样将历史的背影拖得很长很长。岁月无痕,人生有情。只有记住背影,才能珍爱未来。

上一篇文章:资深“新长沙人”自创“三字经”
下一篇文章:一条街的变化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5]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4]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6]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0]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1]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76]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65]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