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专题]休闲长沙 >> 正文
夏季到城北来消暑       
夏季到城北来消暑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417 | 更新时间:2007/7/31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07-27

 
只能遥望橘子洲的凉爽

    橘子洲和岳麓山,当然是长沙最好的天然消夏胜地。直到现在,只要天气一热,就有成群结队的人晚上奔向岳麓山顶去乘凉。

    但,在过去,从长沙城内想要跑到橘子洲、岳麓山去,不讲“涉风波之险”,就是想要找个渡船,也并不是“口一呀,气一喷”就可以办到的。

    所以,橘子洲尾拱极楼头的那副古联:“拱极楼中,五六月间无暑气;潇湘江上,二三更里有渔歌”写得虽然清凉消暑,对于大多数长沙人,却只能是望梅止渴。

城内月色甚好,清凉却未必

    著名戏曲家杨恩寿同治三年(1864年)在长沙起头伏的日子里,即农历六月初十、十一日,在上林寺(t牌A即今五一广场旁的仓后街)和长沙南门口一带踩着满地的月光散步(步月),觉得这个夏天甚为“清凉”。

    其实,他是没有遇上真热的天。王闿运在城里头走,就碰上了热天,他说:光绪八年(1882年)六月“十四日……月出而还,甚热,解衣少歇又一村,亦无风露之凉”。

    当时,他常去今天中山东路旁的浩园“乘凉”,但他并不认为浩园就凉爽,他去的目的是因为这里文酒宴会日无歇日。他说,(曾国藩的女婿陈远济)约会浩园,并招筠仙(郭嵩焘)、朋海(杨恩寿)、曾重伯(曾纪泽)、笠僧(僧笠云)等人一起“看月”。筠仙不至。酒罢苦热,步还,已过二更。(营盘街湘绮楼的)“家中更凉于园池,非好居华屋者所知也”。

长沙城北消暑胜地很集中

    橘子洲、岳麓山可望而难及,古时的长沙人也不可能开着私家小车到郊外“农家乐”。他们常去的地方,主要还是离城较近的地方,当时长沙消暑的胜地主要集中在长沙城北。

    ■夏季到开福寺来消暑,诗歌是惟一的行李

    据王代功所撰《王湘绮先生闿运年谱》记载:光绪十二年(1886年),55岁的王闿运,在农历六月,回到长沙,时陈海鹏总兵于开福寺后寮,新葺园亭,揽碧浪湖之胜。陈海鹏“时邀府君(指王闿运)避暑”。

    农历六月十五日,王闿运应陈海鹏之约“集道俗十九人,看月,夜宿舟中,作北湖夜集诗”,当夜,他们并没有看到月亮,而是遇上了雷雨,王闿运夜宿开福寺外舟中,梦魂随开福寺的钟声远飚至云端,第二天早上才“晨兴引凉步,背客聊行讴”,并且夏夜雨后的荷香阵阵向清晨行走的他袭来,而远处麓山悠悠,王闿运遂在清凉里沉醉。这次雅集,成立了碧湖诗社,王闿运为社长。从郭嵩焘日记推断,郭嵩焘似乎并未得到通知(后来作的诗不能作为凭证)。

    当时,长沙另有一位成名已久的诗人王楷,都没有列席碧湖雅集,他心怀妒意和不忿,作诗嘲讽说:“长沙近事君知否,碧浪湖边鲫鱼多”。据今人伏家芬先生新著《湖湘诗话》:第二年“九月十九,碧浪湖举行重阳诗会,特邀王楷参加,郭嵩焘作诗说:‘王郎妙语谁能识,碧湖便可知金鲫’。依郭氏诗意,此次雅集诗篇便命名为《鲫鱼第二集》,光绪十四年雅集诗则称为《鲫鱼第三集》”,碧湖诗社一度中断,民国三年,又经刘善泽等人恢复,一度重振雄风。因为历史的变迁,碧湖诗社此后又有数十年中断,改革开放后,碧湖诗社在开福寺中三绽清芬。至今,碧湖诗社的活动仍在开展,早几年曾蒙伏家芬先生不弃,后生小子的我,即叨陪末座,数度参加碧湖诗社的清明雅集。

    ■铁佛寺、荷花池成追忆,麓山湘水望眼来

    长沙城北另有铁佛寺与荷花池,亦为当年消暑的胜地。

    据长沙史学家陈先枢先生介绍,清同治四年《长沙县志》载:乾隆初年,长沙城北荷花池上建有远香亭,池中杂植芰荷,并有门额直书“纳凉”二字,荷花池建有一台,额曰:“有君子风”,又有对联云:

    亭前皆静植,更绕竹雨松涛,疑是引来仙境;
    池外接闲园,无数豆棚瓜架,宛然绘来豳风。

    直到民国时期,报人李抱一仍在其《湖南省城地名今释》中追忆荷花池的盛日说:“当时的荷花池,一池荷花数亩,松竹交阴,周围亭榭,挹爽迎风,清幽绝尘;一方泐潭巨刹巍然,古木蓊然,禅房虽深邃,却鸟窥香人,四时有佳景。”

    荷花池,在湖南日报和省妇幼保健院旁,即长沙师范原址,今,此地已成一个巨大的工地。

    今天,湘春路与湘雅路之间的二马路,过去是铁佛寺所在,也是长沙的一个消暑胜地,

    据清代熊少牧的记述,清道光丁亥(1827年),夏,他曾与朋友一起避暑于铁佛寺。寺中“老木交阴,凉风徐来。上悬诗额有:‘草光坠地凉如水;岳色窥人绿过江’之句……席间指岳麓、天马诸峰,岚翠扑眉宇。湘流浩淼贾樯渔舸,明灭林外……剧谈极饮,薄暝始归。”

上一篇文章:冰棒何时进长沙
下一篇文章:100年前长沙之夏即达37℃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5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5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1]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0]
· 出味的长沙话[2091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1]
 
· 大闸蟹挥螯,夹住我的舌头…[2977]
· 湘江绕不过的靖港旧时光[3316]
· 要醉,让鹅去醉[2452]
· 最好的鱼在风景最美处[5253]
· 素斋当前,鲁智深的嘴不会…[2116]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