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专题]休闲长沙 >> 正文
蛮烟瘴雨       
蛮烟瘴雨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616 | 更新时间:2007/6/12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06-08  
 

    中国幅员辽阔的大地,北方干燥,南方潮湿。这是自然环境生成的道理。所谓“铁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各有各的好处,也各有各的不足。

  然而以中原文化视角为主流的史志,在二千多年前,恐怕对长沙这座远方城市的地理环境,却有着这样和那样的误读。于是,一场关于潮湿的城市讨论不可避免地要发生。

    降水:梅雨之下皆“卑湿”地

    卑湿,不但现代人听不懂,似乎在清代和民国时期,就已经有人猜不透西汉流传下来的“卑湿”具体的意思。于是,过去和现在,我们的城市有了一批文字阐释派,正儿八经地解释,他们认为在历史上重要的“卑湿”。

    这其中包括清代的吴省兰,他在《楚南小纪》中说:“长沙滨湘江,屏岳麓,五六月间,气蒸潮应,湿气腾溢。楹壁器物,拭之欲流。其寒燠亦朝夕不常。贾傅以为卑湿地,洵然也。”

    民国时期的《长沙市指南》,更正儿八经地从季节、长沙城的地势等多角度多方位解释长沙的潮湿:“长沙古称卑湿地,盖以地临湘江,岳麓诸峰近为屏障,是以春冬每多雨,气蒸郁物,易生霉菌。五六月间,湿气上腾,楹壁间几拭之欲流。以地域论,大概城以北气多寒,城以南气多暖,城以西濒河而卑湿,城以东则多山而高燥……”

    长沙这个地方确实“潮湿”。然而,如果只是通过长沙城市的微观地理来解释长沙的“卑湿”,显然有违原旨。通过国学电子光盘搜索,以“卑湿”这一气候地理环境冠名的地域,仅在司马迁《史记》中就有六七个以上的地方可称卑湿,除了“长沙卑湿”外,另有“江南卑湿”、“南方卑湿”,以及出使西域的张骞讲述身毒、大夏等外国也“卑湿暑热”。后代的史书更记载,凡生杨梅处即可谓“卑湿”,这充分说明,中国“梅雨时节”梅雨带所覆盖的整个“大江南”地区都可谓“卑湿”。

    过去,包含湖南、江西在内的“大江南”地区,在远古也许是“蛮烟瘴气”之地,然而自宋代以后,却慢慢变成了“人间的天堂”,而地域气候的“湿润”、“潮湿”也不再是一种错,现在的时尚女人们还经常会说,湿润好,可以保持肌肤水分不流失,所以江南出美女。

    地势:长沙不算“卑湿”地

    卑湿的“卑”,就是“下”、“低洼处”的意思。所以隋唐之际的《湖南风土记》记载说:“长沙下湿。”

    长沙当前又进入了潮湿的溽暑季节,长沙算不算“卑湿”地?就文字本义的讨论,现在仍在网上激辩进行中,哥舒眉说:比起重庆或武汉,深圳或广州,长沙不算最潮湿。

    其实,明代的王士性在《广志绎》一书中就对“长沙卑湿”一说进行过质疑:“长沙卑湿,贾生赋以死,古今一词。余过其地,见长沙虽湿,非卑而湿也,盖犹在洞庭上流,岳渚、汉阳尚在其下,安言卑也?惟诸郡土皆黑壤,而长沙独黄土,其性黏密不渗,故湿气凝聚之深。谊,洛阳人,故不宜也。卑湿之地,当以闽、广为最,漳、泉葬者,若全棺入地,则为水所宿。番禺,江一日两潮汐至苍梧,其地下可知。”

    但现在又有人认为,湖南的潮湿与沿海地区的潮湿是不同的。湖南的湿应当与四川、重庆、贵州等地划为一类,所谓食辣带可能就是古人所谓的卑湿带。

    西南师范大学教授蓝勇曾在《中国国家地理》上撰有《生活在辣椒时代》一文,他发现:“传统认为食辣主要是去湿驱寒,但以湿润论,淡味区的东南沿海诚然是十分湿润的,而食辣的陕西关中地区并算不上十分湿润。当我把辛辣指数地图和中国地图进行比较,立刻欣喜地发现:重辣区竟然和年平均接受太阳辐射热量低于110千卡的地区基本重合,同时它还与年日照时数在1800小时以内、冬季1月份相对湿度在70%以上的地区重合。如此看来,冬季冷湿、日照少、雾气大,才是食辣最重要的地理环境背景。今天食辣最多的川、黔、湘、鄂西地区等冬季阴冷、多雾少阳的地理气候环境。喝辣椒汤暖身,感觉如同喝姜汤。这样的地理环境,同时决定了食油脂较高的饮食传统。食辣可以驱寒压腥。”

    有人据此认为,湖南的卑湿,是指冬季的湿冷,但相比川、黔、渝、鄂西等地,湖南还不算是最“湿”的地方。毕竟湘中北地区以残谷余丘地形为主。

    文化心理:对远方的误读

    关于“长沙卑湿”的说法,在唐宋以前十分流行,屡屡见于当时人所作的文学作品中。而这一切多半又与追怀贾谊有关。因此,有人认为,“长沙卑湿”之说,其实是自贾谊以来一个历史时期,对远方城市长沙的一种误读。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说,贾谊正得到汉文帝的宠信,忽然被周勃、灌婴等权臣嫉妒,于是被贬到长沙来。贾谊心不甘情不愿地辞别帝都前往湖南,听说“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在悒郁中渡过湘水时,写下了《吊屈原赋》。这样过了三年,忽然有一天,一只猫头鹰飞进了他的房间,他认为是不好的兆头,又想起“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的话,于是又多愁善感地作了一篇《鸟赋》。

    有研究者认为,“长沙卑湿”从文化学的背景及透过贾谊个人的“心理”因素来看,是“建立在中国文明以中原为正统观的基础上而对异域的一种偏见和歧视”,“从心理学角度看,‘长沙卑湿’是中原汉文化对江南地区进行心理贬低的集体无意识行为”。

    这样的说法,有些太过。李零说:“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孔子自称自己是“丧家狗”,贾谊也是一个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丧家狗”。所谓“长沙卑湿”、“长沙潮湿”不过像一面镜子,折射的只是一种贾谊当时的一种不得志,偏处当时汉帝国南部边陲城市、不得重用的一种“不服水土”的牢骚心理,所谓“境由心造”。有人相信,与他几乎同时代的辛追老太太,活得想必要比贾谊洒脱和滋润。

    对远方的城市,人们总存在一种误读误解,这种误读误解,随着远方地域的开发,笼盖在它身上的误读也会逐渐消解。从秦汉一直到元代,湖南一直是迁谪流放之地。宋代的“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还谪守过巴陵郡(岳阳),元代刑法则规定,北方人犯法,流放到南方来,所以“诸色人及高丽三次免黥,谪戍湖广”。

    到了明代,长沙等地已基本不再是流放迁谪之地,这时歌颂长沙是美好、宜居城市的诗文大量出现,而在清代同治年间的《长沙县志·流寓》更记载明代有何一麟等一些名士,居然用脚给长沙投票,定居长沙,并且在长沙过得很快乐。

    明末清初,刘继庄在《广阳杂记》中也说:“袁尧文盛言湖南之妙,宜卜筑于此,为读书讲学地。柴米食物庐舍田园之值,较江浙几四分之一。前紫庭亦有此言,将为余买田置舍于衡山之阴,以待四方之来学者。而(梁)质人甚非之,以湖南无半人堪对语者,以柴米之贱,而老此身于荒陋之地,非夫也。乃口占一联云:‘只图柴米贱,不顾子孙愚。’”可见在明末清初,长沙这个地方从风景气候物价等方面看来,已是非常适合居住的地方,只是文化还稍逊江浙一筹。不过再过一二百年,湖南曾国藩左宗棠等湘军将帅兴起后,湖南这个地方,在文化上也迎头赶上,竟有“中国人才首都”之称。

    在关于长沙城市潮湿的讨论中,新人类左左说:“古代人身体不好还是怎么的,好多古代名人一流放到湖南或广东、海南,不习惯这里的湿气,容易生病死。怎么现在大家无论在广东还是云南、海南都生活得好好,一到黄金周旅游,还专爱往这些地方跑。

上一篇文章:爱上卑湿的长沙
下一篇文章:端午·长沙·城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5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5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1]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0]
· 出味的长沙话[2091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1]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6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6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7]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