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走遍湖南 >> 正文
蘋岛       
蘋岛
[ 作者:彭国梁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1857 | 更新时间:2007/3/12 | 文章录入:admin ]

谁要是有气魄,有卓识和远见,能把那岛上的书院按照旧有的图纸加以改造,尽量地建旧如旧,无疑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蘋 岛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03-12  
 

    我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来蘋岛了。

    岛上空无一人。一级一级的台阶,冷冷的。面对着潇水和湘水的拥抱,这个岛已没有了那种欣赏的热情和兴趣了。地上的影子是斑驳的,那些石板铺成的古道上长满了杂草和青苔。路被抛弃了。曾经在石板路上踩来踩去的那些脚板呢?有的已经变成了泥,有的已经烧成了灰,有的则去了远方。石板路守着一份空前的孤独和寂寞。

    树倒是非常的坦然。树和树之间有它们自己的语言。树沐浴着潇湘的风和雨,树在阳光的热情和月光的柔情交错着的抚爱之下,健康地摇曳和享受着自己的日子。石板路裂开了一条又一条的缝,树明白那是岁月留下的一种难以弥补的创伤。树只能用影子去安慰,树尽量地把衣服撩开,让洒落在石板上的阳光带着自己关怀的体温。

    断壁。残墙。长长的,在杂草和荆棘之中。卓雅用镜头一一地记录着。我们沉默,我们找不到一种适合的语言,在这么一个荒芜的岛上。

    这样一个四面环水的岛,这样一个古木参天的岛,这样一个面对着潇湘二水的汇合安然地坐着或躺着的岛,无疑是有着不少故事与传说的。这岛能随着水的涨落而起伏,你信吗?说的又是娥皇和女英。说她们找舜帝,到了这座岛上,正逢发大水,眼看这岛就要被淹没。于是,她们把系着的碧罗巾抛入水中。龙王见了碧罗巾,赶快派出金鸭3只,将蘋岛抬了起来。从此,这岛再也没有被淹没过了。传说中总是有着一种美好的愿望。但传说毕竟太虚幻了。

    据史料记载,这座离永州城北大约8里的岛在很早以前就曾有过“潇湘祠”和供发蒙读书的“湘口馆”了。唐代的柳宗元就曾写过一首诗,题为《湘口馆潇湘二水所汇》。其中就有“九嶷浚倾奔,临源委萦回。会合属空旷,泓澄停风雷。高馆轩霞表,危楼临山隈”这样气势非凡的诗句。可以想象,当时的“湘口馆”,其中那琅琅的书声是如何地顺着那流檐飞阁而直上云霄的。到了清代,有一个叫王德榜的还在这岛上建了一个蘋州书院,好像是在光绪十五年湖南的一次乡试中,这个书院就考取了8个贡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这个书院的教学质量很不错,培养了不少优秀的考生。

    在这个岛上建书院,那真是找对了地方。

    书院一般都是由私人创立的。古人说:“天下名山僧占多”。几乎所有的名山都有寺庙。一种宗教文化和名山大川结合起来,那宗教文化仿佛就有了根基和底气。书院呢,虽然没有寺和庙那么霸道,但一些规模较大的书院也是背靠着名山的,如长沙的岳麓书院,背靠的就是岳麓山;如白鹿洞书院,其院址也是在大名鼎鼎的庐山。我国的书院从唐代起源,到宋代就非常发达了,到了清代,最多的时候,已达到7000多所。

    7000余所书院,每一所都想背靠一座名山,那是不大可能的。那就退而求其次,一些规模较小的书院,就只好因地制宜,在自己的本乡本土,选一座好山或一座小岛,总之是风水好的,环境优雅的地方。书院是读书的地方,读书是要讲环境的,能远离尘嚣,能与市俗保持一点距离,那么,读书之人的心也就会相应地安静起来。安安静静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安安静静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安安静静地信奉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万般皆下品,那是偏见,但读书和不读书是大不一样的。

    在蘋岛上读书,在蘋岛的林荫小道上散步;或坐在蘋岛的某一块石头上,看潇水和湘水在这里会师,然后再看两支不同番号的部队重新组合成一支实力雄厚的新军,继续着从南往北的行进。

    今天,中国书院的辉煌历史已经翻过去了。7000余所书院,大多已经灰飞烟灭,就像这蘋岛上的书院,只留下了一些石板路和断墙。这还是好的,还能找到一点历史留下的痕迹;而相当相当多的书院,则连一砖一瓦都找不到了。据研究书院方面的专家说,能以书院之名保留下来的如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鹅湖书院,东林书院等已经是屈指可数了,目前,大概只有400余所古书院还是以学校,图书馆,博物馆等形式才算勉强地保留了下来。

    顺便再提一句,柳宗元当年在长安,还担任过一个“从九品上”的小官,那就是“集贤殿书院正字”。这个官大概是负责编校典籍和刊正文字。这种“书院”是官方的,当然与蘋岛上这个以“传道解惑”为主的“湘口馆”是不一样的。但柳宗元看了这“湘口馆”之后,“升高欲自舒,弥使远念来”,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家乡,那家乡是山西的河东之家呢,还是官场的长安之家呢?也许,他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个“集贤殿书院”来,那也是说不准的。

    大概是1980年吧,我也到过一次蘋岛,我记得当时的岛上还有一所师范学校。后来,师范学校也搬走了。早两年,有一个开发商想在岛上建一个什么娱乐场所,有几间房子已经砌了一半,后来停了,好像是说这岛还是一个需要保护的“文物单位”。既然是“文物单位”,那房子就不能随便地建了,更不能想怎么娱乐就怎么娱乐了。

    夏天过去,秋天就来了,秋天过去了,现在春天又到来,蘋岛上,估计现在已是青春萋萋了。我一直在想,谁要是有气魄,有卓识和远见,能把那岛上的书院按照旧有的图纸加以改造,尽量地建旧如旧,无疑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我仿佛进入了一种梦境,我听到了一阵琅琅的书声,在蘋岛上。

上一篇文章:福地黑麋峰
下一篇文章:到暮云镇赶集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5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5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1]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0]
· 出味的长沙话[2091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1]
 
· 靖港走笔[2290]
· 古城浏阳词条[2484]
· 以树为名 树立千年[2412]
· 神仙最爱岳麓山[2570]
· 老馋们的浏阳游记[210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