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日新月异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月湖堤       
月湖堤
[ 作者:彭国梁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4777 | 更新时间:2007/1/30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01-30

 
    长沙开福区境内的月湖公园已向市民开放,其中月湖公园有十大景观,分别是秋月湖、月光岛、满月堤、芙蓉新晖、洪山余韵、潇湘渔火、荷塘月色、长堤春柳、月舞潇湘、音乐喷泉等。月湖公园,月湖。浏阳河畔。洪山庙旁。这不正是田汉《杏姑娘》一文中提到的所在吗?

    1923年春,田汉的长子田海男出生。1924年秋,田汉的妻子易漱瑜因产后得病,田汉将她送回老家长沙东边乡下疗养。

    自妻子易漱瑜在乡下养病,田汉就一直陪伴左右。后来他有事到长沙公干,忽然接到妻子病危的信,时间是阴历十二月十九日的事。田汉有一个朋友叫皮达三,也要下乡,于是结伴同行。

    田汉后来回忆:“前一天垂暮,岳麓山头的夕阳把湘江映得火也似的红,我们都庆喜明天有个好天气。到第二天早晨从床上往外面一望,天空和我的心里一般的暗淡,窗上的玻璃都含着雨点,有的还泪珠般的一颗颗直流。”田汉想,漱瑜的病在他来省城时还比较平稳,怎么忽然就恶化了呢?肯定是想我回家,吓一吓我吧,他想起漱瑜喜欢吃“雪里红”,又跑到店子里买了一大把“雪里红”,然后约上皮君,撑着雨伞,扎起棉袍子的前后襟,冒着寒风冷雨踏上了归程。

    从长沙市区到田汉的老家约七十里,1925年1月14日,田汉和皮达三冒雨从小吴门出城,行至离城十五里处的月湖堤,见两旁坟茔被前次的大水冲得惨不忍睹,便口出一联:“白骨黄泥地!”皮达三对曰:“清风细雨天!”这时,田汉忽想起月湖堤上的杏姑娘,因为马上就到张家堆子杏姑娘所在的茶店了,便说,“地”何必一定对“天”呢?来个“娥眉皓齿人”如何?果然好,可是,“白骨黄泥地”对“娥眉皓齿人”,却令皮达三似乎想起什么。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谁能料到,就在田汉回家后的那天晚上,她的妻子易漱瑜便永离人世。田汉和皮达三月湖堤上联对竟一语成谶。

    就在那一天,田汉和皮达三还在月湖堤杏姑娘的茶店中曾歇脚了好久。田汉凭一种职业的眼光便知,那杏姑娘如果到了上海,是很可能成为一大明星的。西施如无范蠡慧眼,那她在溪畔浣纱之后其艳色也就埋没荒草了。田汉在东京看过一部影片叫《路旁之花》,他以为月湖堤的杏姑娘便是那“路旁之花”。他本有意要将她“提拔”,谁知爱妻撒手人寰,田汉满心巨痛中,月湖堤上的小插曲自被搁置。

    一年后,田汉在上海为神州影片公司编写电影《到民间去》,忽然又想起月湖堤上的杏姑娘,他想像杏姑娘在电影中出现,那种“天然去雕琢,清水出芙蓉”的样子是何等原汁原味,于是,便给二舅写信,请他帮忙到月湖堤上去看看,看那杏姑娘愿不愿到上海来当明星。

    田汉的二舅蒋寿钦,年龄和田汉相仿。田汉在长沙师范读书,住在枫树坪时,他二舅刚从警察学校毕业,分配在新河服务,没事常到枫树坪来,和田汉学着写文章。二舅接到田汉来信,立即约上朋友前往月湖堤。他们只见那“月湖堤上的行人,背着包袱的,推着车子的,挑着担子的,坐着轿子的,形形色色,匆匆忙忙,来的要尝尝都市的繁华,去的要重领家庭的乐趣。他们对于月湖堤上的要求,至多不过喝一杯茶,换一双草鞋,或是下轿来,伸一伸懒腰,煖一煖脚,风流一点的少年也不过嗑着瓜子与那娇声浪态的‘魔女’交换那一瞬间的情话。”

    他们到月湖堤本就是冲着张家堆子杏姑娘的茶店而去的,到了门口却装作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杏姑娘眼睛尖,便叫“蒋先生,进来喝杯茶哟!”这样一来,蒋先生和那位朋友进门喝茶聊天便显自然一些了。一落坐,蒋先生便开始打量起杏姑娘来:“那双手虽然还白嫩,可是指头却皱了。月湖堤上的风,你是知道的,何况又夹着这样的春寒,见她在冷水钵子中替我们倒茶,觉得这茶来得非常辛苦。她依然梳着辫子,围着一条紫色的围巾。”于是,蒋先生就开始从她的围巾夸奖起来,慢慢进入主题聊到帮田先生找电影明星。

    一聊到田先生,杏姑娘便说:“田先生,就是那天死了太太的田先生吗?”紧接着,杏姑娘便发起感慨来了:“可怜他去年十二月和皮先生一块下乡的那天,正是他太太死的那天呢!他那人真怪,有一次从这里起身的时候,他同他的弟弟挑着一个重担子,走得气喘喘的,听说挑到石灰嘴才发脚,我端些瓜子花生给他吃,他一点也不吃,只喝了一杯茶,我以为他舍不得多给茶钱,可不料他走的时候,给的比别人还多。第二次他坐轿子经过这里也在我们这里坐,这回我妈妈端了许多东西款待他,他也不过给那么多钱。蒋先生,你那些朋友,怎么都是怪人呢?”

    蒋先生想劝杏姑娘到上海去当明星,可杏姑娘以为那明星就是天上的星子,蒋先生好说歹说,那杏姑娘依然不明白,到了上海和在这卖茶到底有何区别?蒋先生挖空心思,终于说出一番自己颇为得意的“女明星解释”来:“譬如我找了姑娘到上海去,便加入田先生的公司,因为他是个导演,你一切要听他的指挥,在那宏大富丽的背景和强烈的炭精灯或水银灯的下面,你可以对着Camera(摄影机)做各种表演,制成影片之后,在上海及中国各地放映,你的名声,便可以一一天天地高起来,你的芳姿便做到举国都认得,那时候你就不必在这里卖茶了。”

    杏姑娘听得云里雾里,她说如果到上海,就请田先生介绍她去当个丫头,虽然这月湖堤上的长沙妹子搞不懂什么叫明星,但她明显对田先生所在的上海有了向往,她的心已经动了。蒋先生见火候已到,便问她肯不肯去。那杏姑娘说:“我有什么不肯呢?妈妈呀,我到上海去好不好?”谁知她妈妈的一句话,就断了一个未来明星的前程:“你疯了吗?明天你男人就回来了,你去问他肯要你去不?”

     杏姑娘没有长沙远东咖啡店胡萍姑娘的好运。杏姑娘依然在月湖堤张家堆子的茶店吆喝着:“进来坐下着啥,吃碗茶着啥。”

上一篇文章:我们的生活好韵味
下一篇文章:新长沙 新联话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0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5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8]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28]
· 新长沙 新联话[15865]
· 出味的长沙话[22716]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30]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97]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883]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21]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60]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46]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3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