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史海钩沉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何键与国货陈列馆       
何键与国货陈列馆
[ 作者:刘吉芳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566 | 更新时间:2006/6/20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6年06月18日11时25分 星辰在线

 

   
何键(资料图片)
   

    何键在长沙留下的标志性建筑应该数“国货陈列馆”,它在当时为宣传提倡国货产生了重要影响。

 

    国货陈列馆于1931年开始创建,于1934年1月落成,当时被称为全国同类陈列馆之冠、湖南三大建设(国货陈列馆、中山马路、木炭汽车)之首。

 

    国货陈列馆为仿欧洲古典列柱型式,前面二、三楼两层陈列全国各大城市的名产国货和本省各地区特产,第一层全部辟为商场。招商出租承办,一律限售国货,成为全省最大的国货商场。

 

    商场开业之初曾引起日本人的注意。当时日货充斥市场,陈列馆于是通告馆内商户,“限售国货,严禁混售日货”。陈列馆首任馆长刘廷芳先生为防备日本人找茬,把“日货”二字改为“洋货”。后来日本人果然前来寻衅滋事,刘出面称,“本馆为宣传提倡国货而设,我政府许可进口的洋货可以在指定的地点经营,我们不加干预;我们提倡国货,岂容外人干涉!”日本人看了贴在陈列馆内的通告,确实写的是“严禁混售洋货”,而非“严禁混售日货”,只得悻悻离开。

 

    国货陈列馆在抗战中竟未被烧毁,其楼顶置警报器,遇日机空袭时,警报立刻响彻长沙上空,使市民得以及时躲避炸弹的威胁。

 

    新中国成立后,国货陈列馆成了“中山路百货公司”,仍是长沙市民首选的购物地点。可惜在上世纪80年代时被拆掉改建,成了没有任何特色的现代水泥建筑。到现在,则更是找不到原来的一丝风采了。

何主席断案:我代表自己枪毙你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6年06月18日11时25分 星辰在线

   

    公元2006年6月,长沙,几个美女主播脱了上衣拍广告,一时舆论大哗。有人骂“伤风败俗”,有人赞勇气可嘉,于是一大帮子人以美女的裸体为主题,津津有味地打起口水仗。

 

    我不知道口水仗中最终谁能占到上风,但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的是,若是何键活成了老妖怪并且还把持着湖南,这场活剧的结局只会有一个:“叭叭”两枪,美女主播香消玉殒,诸位看客还没来得及唾沫四溅地打口水仗,一切便OVER了。

 

    真的会是这样。

 

    何键主湘期间,“风纪”是其施政的重点之一,他成天挂在嘴上的,不是“四维”(礼、义、廉、耻),就是“八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老百姓一旦在“四维”、“八德”方面做得不好,惹得何主席生气了,后果将非常严重,而且非常有可能是致命的———

 

    何键虽然不像那位爱把自己假想成包青天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那样亲自审案,但很多案件的判决实际上都是听他的指示,法官人等通常只是个配相。更要命的是,他断案的依据并非是法律条文,而是他自己的道德标准———在他看来,凡是有违“风纪”,行为不合“四维”、“八德”的人,均没有再存活在世上的必要!

 

    有事例为证:

 

    长沙曾经有一个房东,一天突然在大门边发现一封匿名恐吓信,写信的人向他勒索现大洋若干,并限期在长沙某荒郊野岭处交钱,否则便要如何如何。房东急得要死,又不想让家人知道这事白白惹他们担心,便拿着恐吓信找自己家的房客商量怎么办。这个房客于是十分热心地帮房东拿了主意——报警是千万搞不得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按恐吓信要求的去做,实在不行的话,和对方还个价,少给点钱看看?

 

    帮人出这样的主意,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会觉出有点不对劲:起码要先安慰一下受害者、然后帮着分析分析一下案情嘛,怎么上来就是鼓动别人给钱,还千叮嘱万叮嘱不要报警?

 

    在房客热心的笑脸之下,房东清晰地看到三个字:我是贼。

 

    聪明的房东不动声色地表示接受房客的建议,暗地里却报了警。结果,警察在他们约定的交易处,轻而易举地将兴冲冲前来取钱的房客擒获。

 

    敲诈勒索他人固是可恶,不过这个房客没有伤到他人性命,而且还是敲诈未遂,照理罪不至死。不料,案件还没来得及开庭审理,警察局就接到何主席的指示,要将这个人立马枪决,理由是这个房客犯罪并非为饥寒所迫,而且他还受过教育,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歹,却还要故意犯罪,岂能容忍!

 

    何键断案,最极端的例子莫过于“蛮恋案”。所谓“蛮恋案”,其实就是一个男人为把自己钟意的女人追求到手,使了一点很霸蛮的手段,没想到却因此死在何主席“主持正义”的枪口之下。

 

    事情经过大概是这样的:某政府机关一个信差,坚持说他的一个女同事在长沙城陷入战事时求他保护,甚至开出了事平后便嫁给他的“高价”。于是,他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然后就要求这位女同事履行自己的诺言。而这位女士却断然否认了有此婚约,并且还报了警,要他不要再进行此等无聊的骚扰。哎,这位男士要不就是爱这位女同事爱得太深,要不干脆是个花痴,竟然色胆包天,不顾警察的警告,继续对女同事进行死缠烂打。这一夺人眼球的桃色事件,一时成为当时各日报社会新闻的主打爆料。

 

    其实,事情分析起来,并不排除贼喊捉贼的可能。那位女士有可能是在面对战火时吓得花容失色,求援时一时情急,以身相许,事后又觉得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如此草草地许以他人,而且还是个事业上看不到前途的信差,心有不甘,于是干脆出尔反尔。

 

    到底是男的莫名其妙死缠烂打还是女的出尔反尔,事情的真正内幕,我们今天是无法探知的。我们只知道,事情的结果,足足吓了人———当时的人们以及现在的人们———一大跳:正当人们等着看这男人女人如何收场时,报上登出一则消息,说是这男子屡诫不听,已被枪决!报道还指出,该男子是与另一名在酒中放迷药迷奸妇女的案犯一并处死的,“官方”对此的态度是:两案虽然对被害人造成的损害程度不同,但性质相同,都是“犯人举止失常”!“举止失常”,难道是责怪那位倒霉的信差追求女士的借口太拙劣、信念太执著,简直就是发了癫么?“官方”(显然即何主席)如此的态度,着实让那些蠢蠢欲动向心上人儿发动攻势的人后背发凉。

 

    这两则案例,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在《关系千万重》一书中都有记载。

 

    需要指出的是,何主席对别人进行“道德审判”时义正辞严毫不手软,对自己倒是经常网开一面———

 

    传说,何键调离湖南搬家时,光是银元就用卡车装运了一个月(见罗昭坤《叔父罗介夫生平琐忆》)。

 

    1930年,何键派人抓住并杀害了杨开慧。1937年,他致电杨开慧的丈夫毛泽东,表示要与之成为一个战壕里的朋友,并肩与日寇作战,休戚与共,义无反顾。当然,他在电报中,绝口不提杨开慧。

    

这里住过“湖南王”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6年06月18日11时25分 星辰在线


    

   
   
公馆远景。


   

    公馆东头颇有清秀之感。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山路一带应该算是长沙城首屈一指的黄金码头。不过,自从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崛起之后,中山路渐渐人老珠黄,黯然退居二线。没办法,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大多死在了沙滩上。

 

    其实,在更多年以前的上世纪30年代,中山路曾经拥有的风景,比它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的样范还要风光得多。

 

    因为,当时的湖南省主席、“湖南王”何键就住在附近。何键经常坐着小汽车在这一带出出进进,车上还有拿着驳壳枪的卫兵站在脚踏板上指令行人回避。那时候,小汽车可是稀罕物,据说全长沙城就只有这一辆。全城惟一的小汽车,再加上车上的省长大人,再加上卫兵手中骇人的驳壳枪,便形成长沙城特殊的一道景观。

 

    而这景观最终的去处——何键位于中山路的公馆(原址在今天的湘江宾馆2号楼),更成为让人注目的所在。

 

(一)

 

    从1929年3月起至1937年11月,何键足足当了将近9年的湖南省主席,人称“湖南王”。其任期之长,民国时期的各省主席中,只有山西的土皇帝阎锡山和新疆的杨增新可以和他“媲美”。

 

    “湖南王”的公馆,自然会与民国时长沙其他显贵的公馆有所不同。单看其外表,你甚至不会以为这是某一家人吃喝拉撒之所在,而会认为是一个巍峨的中西合壁的殿堂:共三层,百余米宽,顶上另建两个大的楼台,飞檐画栋。公馆还具有非常明显的何氏特色,那就是大门前的汽车通道——谁让何主席牛得很,别人家都没有的小汽车,惟独他有?通道的形制与今天很多机关单位都喜欢在办公楼前建的那种十分气派的汽车通道一样,只不过规模小了很多。不过,对于长沙城惟一一辆小汽车而言,已绰绰有余。

 

    公馆给人总的印象,不客气地说,是气派有余,生活气息不足。它不像唐生智的公馆那样安排有诸如防潮层、休闲用的八角楼等人性化的设施,而后者才更像是居家过日子的搞法。

 

    据说,上世纪30年代时,蒋介石偕夫人宋美龄来长沙视察湘政,何键曾在公馆设宴款待,召来名厨柳三和掌勺,其高超的厨艺受到蒋介石夫妇的好评,宋美龄对其中的“口蘑烩鸽蛋”尤其赞不绝口。何键常以红色葡萄酒待客,并且必举杯对客人说:“让我们干一杯,赤色的东西要一口吞掉!”而那次在自己的家中,面对“国家一把手”蒋介石以及“第一夫人”宋美龄,何键是否更加卖力地表现了一番呢?

 

    “中华第一保镖”、武术大师杜心武也曾经造访何键公馆。那是他刚从北平来到长沙,何键在家中替他接风洗尘。席间,大家一致请他露一小手。推辞不过,杜心武只好请人在大厅中叠放三张八仙桌,最上面桌子的正中放一口大铁锅,杜心武笑吟吟地走向八仙桌,忽一转身便到了大铁锅上,脚踩着铁锅边沿,像旋风一般转起来,正当大家看得目瞪口呆时,他又飘然落地,博得在场人等狂热的掌声。

 

(二)

 

    1938年,长沙烧起文夕大火,全城几乎化为灰烬,而何键公馆竟然安然无恙。据称,是公馆主人的显赫身份,使得这栋纠缠了大量的传奇、传言、黑幕的大宅子,最终躲过一劫。

 

    到解放前,公馆已是省参议会会址,1949年秋始为湖南省交际处所在,为政府部门接待国内重要宾客和外宾之用。后交际处逐步改建,成为今日的湘江宾馆之2号楼。

 

    湘江宾馆2号楼当然早已与时俱进,经营起具有强烈现代长沙特色的休闲项目:按摩、洗脚、麻将。二楼的房间,清一色地摆着麻将桌,在这里打麻将,每小时须付出人民币20元———消费水平显然与普通的麻将馆不在一个档次。楼里来来往往的是休闲城年轻的女服务生,招呼客人时训练有素。这栋老楼的沉重往事,统统与她们无关。

 

    湘江宾馆的一些老职工,倒是对2号楼独有一份感情。说起何键、说起原省交际处,均滔滔不绝。让记者一惊的是,他们说毕长叹一口气:“这栋房子拆不得嘞!”

 

    公馆要拆?记者随即致电湘江宾馆公关部,工作人员的答复更让人心里一沉:“那栋房子可能要拆掉呢,因为它现在派不上多大用场了。”

 

    长沙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称,早在2004年,长沙市人民政府就已将湘江宾馆2号楼公布为长沙市近现代保护建筑。而长沙市建委有关人士更表示,2004年,宾馆负责人已签订了保护2号楼的责任状,也收下了“长沙市近现代保护建筑”的公示牌,只是,宾馆一直没有将牌子挂出来。至于为何不挂,他叹一声:“我怎么知道?”不过他强调说,2号楼已然被列为保护建筑,若发生任何破坏行为,“一定会按照文物法的相关规定,严肃处理。”
   
链接
   

    何键(1887~1956),国民党军阀。字芸樵,湖南醴陵人。1921年任湘军第一师骑兵团团长,后升任第四师第九旅旅长。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军长。1929年至1937年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在长沙策划马日事变,充当汪蒋反革命合流的急先锋,多次围剿红军和革命根据地。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调任国民政府内政部长,1939年任军事委员会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抗战胜利时因病辞职。1950年夏到台湾,1956年4月25日因脑溢血病逝于台北。

上一篇文章:末代山长,出局
下一篇文章:清末湖南会馆的楹联(续)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66]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6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95]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23]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22]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6]
· 出味的长沙话[2091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62]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60]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011]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3522]
· 找到湘江猴子石[3236]
· 张公祠与保节堂[2940]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2889]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