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走遍湖南 >> 正文
鬼仔井       
鬼仔井
[ 作者:彭国梁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1746 | 更新时间:2005/12/29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12月27日10时25分 星辰在线

    与其在此集中地被毁坏,还不如分散地保护起来。这是一个悖论,是一种两难,说到保护,真是谈何容易

    道县境内,大概是与江永的女书村交界的地方,有一个祥林铺镇田广洞村。村的不远处,有一神秘的去处,曰鬼仔井。

    鬼仔井。鬼,青面獠牙的鬼;披头散发的鬼;无影无踪的鬼。儿时的火炉旁,听父亲说《聊斋》,某鬼将头取下,放在窗前的桌上梳妆,我一边听,一边就紧紧地捏着母亲的手,并拼命地往其怀里钻。母亲就责怪父亲:“净说些鬼扯腿的鬼话,看把孩子吓的。”父亲就笑:“这都是书上说的,当不得真。”鬼仔井的鬼是什么鬼呢?我曾看过《中国鬼神精怪》、《中国鬼话》等书,知道自古以来,关于鬼,在民间有着许许多多的传说。鬼是一种文化,鬼是一门学问,鬼是三言两语说不清的。被水淹死的,据说是有落水鬼在扯脚;上吊死的,据说是有吊颈鬼前来帮忙。有僵尸鬼,有饿死鬼,有冤鬼,还有赌鬼、酒鬼、烟鬼、色鬼、讨债鬼……这些鬼都有各自的故事,这些鬼都活灵活现地出没于田边地头或禾场火炉旁乡民们的闲谈中。它们给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调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鬼仔井的鬼是男鬼还是女鬼?是披头散发的落水鬼,还是美丽善良却曾遭遇了不测的村姑呢?一听到鬼,便满脑壳都是鬼。还是先到那田广洞村去看看再说吧。

    汽车在一条简易的公路上摇摆,汽车似乎也是怕鬼的。村庄是普通的村庄。山,远远望去,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汽车停在村庄旁的树林中。然后,在村长的带领下,一行人弯弯曲曲地行进在田埂上。有一条小溪,溪中的水不大不小清澈地流着。村长说:这水都是从鬼仔井中流出来的,一年四季不断。村长的话音未落,鬼仔井便出现在眼前了。这鬼仔井的井不是我想像中四四方方或又小又圆的井,而是一方不怎么规则的小池塘。井中到处都在冒着气泡,村长说,那都是泉水在往上冒。

    井紧靠着山。井仿佛是在山的两胯之间。山的小腹部呢,则是那神秘的鬼仔了。何谓鬼仔?原来是一尊一尊的大小不一的石雕啊!这些石雕真是一种奇观。有的一看便知是武士,因为披盔戴甲的;有的一看则知是有身份地位的,因为那神态那气质;有的则很难辨别其身分,或模糊不清,或太小只露其眼目,或残缺不全了。据村长介绍,这些石雕加起来可能有四五百尊之多,有的还埋在地下,有的被人搬走了。在这么一个颇为偏僻的地方,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神奇的石雕呢?这些石雕究竟出自哪朝哪代,是一些什么样的能工巧匠所作所为呢?至今,还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井边有一块石碑,是光绪十九年当地一个叫徐咏的人写的。徐咏到底是个什么人,也没有资料可查。不过,现在有关这鬼仔井的一些猜测,似乎都来自徐咏所写的碑文。徐咏面对如此之多的奇石,感慨系之,也许是在某个夏夜或冬夜,他提起笔来,紧扣一个“奇”字,记之叙之,并借此浇着胸中的块垒。徐咏当时或许并没想到,他的大名也就因了这一陪伴着鬼仔井的碑刻而流传了下来。

    这么多的鬼仔相聚在此,那一定是与神相关的。于是,这里便有了香火。烧香的人是来敬神的。敬神是来求神保佑的。保佑年成风调雨顺;保佑人口四季平安;保佑日子能一天比一天好过一些;保佑这保佑那,总之,敬神者有着这样那样的无奈和难以实现的愿望。没有哪一个敬神者是来考古的。考古的专家说:这些石雕是由当地扁平的石灰石雕成,是一种粗线条的浮雕,其风格稚拙粗犷而古朴。“扁平人像”是战国时期雕塑的特征,因此,这些石雕很有可能出自战国时代。专家也只能猜测,而不能断言,因为找不到任何的文字依据。

    考据似乎是考古专家们的事,我想的是,这么多的石人几千年来被困在这里——栎头,其中无疑是有讲究的。想当年的兵马俑,不也是被埋在地下的泥人吗?可兵马俑因为傍了秦始皇,其身价就百倍千倍了;而这被埋在栎头的石人,如果也有人让其靠一靠,说不定也会时来运转,那也是很难说的。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怎么样来保护。如果到这里来的人都有那些烧香者的虔诚,那保护自然是不在话下的。然而,到这里来的人鱼龙混杂,嘻嘻哈哈之中,有的人就将其中的一二鬼仔装入了袋中。听村长说,上面谁谁谁来,就要走了两个。也有当地的村民,把鬼仔请到自己的家中,供在神龛上。我也听人发出高论:与其在此集中地被毁坏,还不如分散地保护起来。这话不能说对,也不能说不对。这是一个悖论,是一种两难,说到保护,真是谈何容易。

    鬼仔井,从文物的角度看,这应该是一个国家级或省级的文物保护单位,但似乎并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如果从旅游的角度看,这应该是一处奇特的风景点。先不说那奇之又奇的鬼仔,单说那井,如果放在泉城济南,在“七十二名泉”之中,无论如何其位置也是要往前靠的。遗憾的是,鬼仔井生错了地方。

    生错了地方也有生错了地方的好处。至少,我所看到的鬼仔井,它还依旧保持着那种千百年来的云遮雾罩的神秘,和没有被所谓现代文明所践踏的清澈与纯洁。

上一篇文章:麓山“枫” 韵
下一篇文章:东江湖的鱼宴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5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5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1]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0]
· 出味的长沙话[2091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1]
 
· 靖港走笔[2290]
· 古城浏阳词条[2484]
· 以树为名 树立千年[2412]
· 神仙最爱岳麓山[2570]
· 老馋们的浏阳游记[210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