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专题]鸡飞狗跳 >> 正文
《长沙说鬼二十三》 麓山寺鬼话       
《长沙说鬼二十三》 麓山寺鬼话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5555 | 更新时间:2005/12/4 | 文章录入:admin ]
麓山寺曾有一段时间,是属于岳麓公园管理处的,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才落实宗教政策,归还给佛教协会,由和尚们打理。
  
   我舅舅过去是岳麓公园巡山队队长。就住在麓山寺的方丈房中,我过去也曾和表哥一起睡在麓山寺中。
  
   我很少见到舅妈,因为舅妈住在浏阳永安丰裕的乡下。
  
   我只听我妈说过舅妈的身体很虚弱。
  
   舅妈长得什么样子,温柔善良还是凶悍丑陋我一概不知。
  
   后来的一次,我听妈妈说,乡下的那个老屋不好。因为老屋经常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比如屋里会突然有从瓦上面流下的鲜血来。
  
   我听着就毛骨悚然,可舅妈是一个人住着这个老屋呢。
  
   我曾经对妈妈说,为什么舅舅不把舅妈接到岳麓山来住。
  
   妈妈叹口气说,舅舅在岳麓公园是长沙城市非农业户口,而舅妈是农业户口呢,到了岳麓山又如何,并没有什么工作可以做。(当时确实如此)
  
   乡下的老屋原是一个地主老财家的大房子。外公因为曾经是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虽然直接领导他的上线湘东纵队队长罗炳南牺牲了,无法证实外公的身份,而王震、王首道,外公曾和他们打过交道,但外公懒得去麻烦他们这些高官,因而也就甘于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
  
   浏阳当地慑于外公曾经的历史,照顾性地让他当过一段时间的乡长,并且将当地最好的房子——一个地主老财的房子——分给他住。
   外公虽觉得这房子不吉利,他认为这房子有冤气,曾经这房子里不义的地主老财虐杀过当地的“共匪公、共匪婆”,但作为曾经的共产党人,是不兴迷信的。
   外公在长沙也有他的工作,因为浏阳的白色恐怖,他躲到长沙,居然也就有了职业,因此后来也推掉乡长职务,不再回乡下了,就舅妈带着她的儿子,即我的小表弟,住在乡下老屋里。
  
   老屋的鬼迹如何,我一直没有细问,我听说的就是房顶瓦上经常会一滴滴地莫名其妙流下血来,聚在地上就是一滩。
  
   我读初中时,和舅舅家来往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密切。这时舅妈已染沉苛,来到长沙,住在岳麓山麓山寺中,后来就到湘雅附二医院、人民医院、四医院等处诊病,但长沙所有的医院都诊不出她的病来。而舅妈却身体日弱一日。
  
   曾经小表弟牵着舅妈的手,一起从长沙某处市井中经过,有一老人熟视她良久,好心地对她说,妹子啊,你命不久矣,你满脸鬼气啊,信点洋意子吧。
  
   舅妈和我妈一样,都是唯物主义者,不信这些。脸上惨然地笑笑,拒绝了。
  
   但舅妈痛苦越来越深,是身体内部不知什么地方的痛楚。最后她到北京的医院去看了一下病,仍然没有诊出病因来。
  
   记得是个冬日,我放学回来,听到妈妈小声说,你舅妈死了,吊死在麓山寺里后院的女澡堂里了。
  
   舅舅依然在岳麓山中巡着山,除了人们传言麓山寺后院的女澡堂闹鬼,搞得岳麓公园的女职工无法洗澡外,一切并无异状。
   但妈妈曾说,小表弟看到舅妈晚上又回来了,每天都回来。而表哥却看不到。
  
   舅舅这样孤独了好几年,后来经人介绍就找了一个附近乡下的新舅妈来照顾家里。
   新舅妈是个很能干的、舍得做事的人,当时社会日渐开放,舅妈就用湖南乡下女人的朴诚与勤劳开始她的白手兴家。她曾在云麓宫的食堂当临时工炒过菜,在岳麓山入口处摆过旅游摊,最后在新舅妈的一手操持下,舅舅家开起了岳麓山最红火的饭店,舅舅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号称“罗百万”,这是后话。
  
   在新舅妈与舅舅的相处中,有一件事是难言之隐,后来我无意中听我妈与我姨在神秘闲聊时谈及。
  
   我姨说,舅妈从结婚起,就感到房里还有一个人,她和我舅舅睡在一起时,眼睛一合,就看到一个神情忧郁、带着病态的女子愤怒而絮絮地说:这是我老公,你不要睡在我老公旁边,并且推拉她,有几次,她竟在梦中滚到床下。
  
   别的人也数次看到舅妈在麓山寺中出没,有时是在白天,在寂静的深夜,经常会听到碗柜里碗筷发出的声响,莫名其妙在寂静中灌开水瓶的响声。
  
   后来舅舅搬到麓山管理处对面的一排很多人住的套房里去住。就是屋前有一棵枇杷树的那屋。不料旧舅妈依然随踪而至。不但新舅妈看到了她,隔壁邻居晚归或上厕所时,也看到了旧舅妈飘飘地在枇杷树下徘徊叹息或者在房子的走廊下游荡。
   新舅妈的身体日弱,小表弟也会说一些胡话,邻居也有汹汹的满和说法。
  
   舅舅有些烦了。我隐约听说,好像最后是请了会洋意子人来了。会洋意子的做了一些法事,最后说,把亡人的骨灰取出来,将骨灰撒在岳麓山上的最乱的刺蓬里,保管她在刺蓬里牵牵扯扯,绕绕弯弯,再也无法走出乱刺丛中。
  
   舅舅果然照办。新舅妈的身体好起来,红光满面;舅舅也精神起来,有时喝一点很有兴致的小酒;邻居们也是一脸喜气,没有人惧怕在深夜喝酒唱歌,在月光中很晏地归来。晚上再也听不见碗柜的响声,灌开水的声音。
   当然,麓山中依然有自然的天籁: 风声,流水声,树叶的晃动声,某处山林或刺蓬里滴血的杜鹃或怪鸟偶尔一两声的低语,春天的晚上野猫发春却像失家孩子的凄厉怪哭声……也许人们在意识中还会想到山上的某处会有孤魂野鬼独自的叹息,当然,这与人们无关了,并且可能这想法只有我才有。
  
   但很快,人们却还是发觉到了我的小表弟失魂落魄的神情和眼睛发红的怪表情。有一段时间小表弟变得孤僻起来,他在湖南大学子弟学校读书时,曾与人群殴,他们一伙在社会上混抽烟打架的坏高中生,竟手持自来水铁管,猛扔砖头,在群殴中排死或扔死了湖大的一个成教生,因此小表弟蹲在了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的拘留所里,在半年的拘留生活中,小姨姨父和表妹他们家去看望过他,回来对我们家说,我们不用再担心他了,他在牢里成为了牢头,他三拳可以打死镇关西,牢里的贼们、强奸犯们要给他孝敬烟酒,并且他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
   后来,因为打死那个学生的人,经查明并不是表弟,所以表弟在关了这半年后,被放了出来。而舅妈的故事到此似乎也结束了。
  
   虽然,我知道在心底,表哥和小表弟因为他们母亲的事情,对舅舅和新舅妈以及岳麓山的一些邻居们心怀不可解除的芥蒂。
   但他们最终似乎默认了这种现实。不默认又如何呢?
上一篇文章:岳麓山最美的山谷
下一篇文章:哇,武林高手!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古刹洗心 纯净纯美矣[2065]
· 麓山寺的始建时代[3015]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wuwei9999』于2009/6/29 16:21:00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汗~~~~~~~靈異故事?我的鍵盤竟然敲不出字?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