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湘女多情 >> 柔情似水 >> 正文
彭娭毑       
彭娭毑
[ 作者:苏秀英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3702 | 更新时间:2005/11/29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11月29日10时16分 星辰在线

    彭娭毑比我母亲只大几岁,最小的女儿也和我一般大。不知是体态偏胖,抑或是其他原因,大家都叫她彭娭毑,她红光满面笑眯眯地答应,一点也不在意把她喊老了。她的老倌子年纪比她大,性子又急得很,倒确确实实像个爹爹。住在几家人共用厕所的筒子楼里,尽管表面上都笑呵呵,可矛盾、尴尬也时有发生。彭爹爹内急了,从不管厕所里有何人,什么时候进去的,就一味地大声毫无顾忌吆喝“快!快!我要用了”,碰上晓得里面只有我们这些细伢子,就更不讲情面了,声音不仅提高了几度,还吼了起来。我虽年小,却也有个性,有时就和他僵持起来:“不出来,你把我怎么办”,此时,彭娭毑开口了,极其柔和地叫着我的小名:“小元,你先出来一下,我和你讲句话。”我虽不情愿,却还是乖乖地出来了。一出来,彭娭毑把我带到她家的门角弯里,指着一个红漆的马桶说:“你慢慢细细地坐着解,爹爹脾气不好,你莫齿他。”我真的坐在她家马桶上,舒舒服服地解决了“燃屁之急”。然后,彭娭毑会在一个铜脸盆里打一点热水,帮我把手洗得干干净净。知道我喜食她的酸坛子泡菜,她好懂味地在厨房里一个大坛子里夹一小碗永远吃不完的刀豆、萝卜,酸酸的、甜甜的,极好的味。

    母亲患有肺结核,发病时,常吐血。母亲很坚强,一般有病都不让人知道,但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蜡黄的脸色在公用水龙头旁接水时,彭娭毑一看就明白了,急忙过来拖过母亲的提桶,帮母亲把水接上,送到厨房,把母亲扶到家里靠椅上。中午,她会把一个插着一根红参的在饭上面蒸熟了的鸡蛋拿来,说“呷哒好的,饭的营养,红参的补性,都在蛋里面了。”我们都感激不尽地望着彭娭毑,她一脸的平常,像在帮自家人做事一样。

    那时的人都有些迷信,彭娭毑也一样,常在初一、十五到长沙的龙王宫、玉泉庙去烧香。还有的人家,有人生病,除迷信烧香拜佛外,还有一说,就是把病人吃过的中药渣子倒在路中央,说是让别个把病踩起去。彭娭毑只要一看见就会拿个扫把和撮箕,先蹲在那堆热气腾腾的药渣前,拣上边那些当归党参之类的药渣,并塞进口里,说“几好的药,我呷算哒。”随后顺手一扫把,把药渣扫进撮箕若无其事地倒进垃圾箱去了。

    我细时候是有蛮顽皮的,跟我一般大的女孩玩,有时好得共穿一条裤子都可以,翻脸时,又叽叽喳喳互相对骂。有天,我用一把小刀在公用厕所壁上不打自招地刻上“小元好,阳阳妖精”,阳阳看到,大哭大闹。我想,如果彭娭毑到我家告状,我一顿打是免不了的。可我看到的场面是,彭娭毑拿一把菜刀,到厕所里把墙上的字几刮几刮就模糊不清了。过后,她极随意地在我面前说,不晓得是哪个写的,元元,你要是看见了,就要她们莫再写了。我不敢望彭娭毑,但可以确认,脸是红红的。

    长大后,我们搬了家,我很少看见彭娭毑。有天,我牵着三岁的女儿从彭娭毑门口过,被坐在里面的彭娭毑看见,她极兴奋地用手招呼我进去。不幸的是,她患了脑血栓,说话也模糊不清了。她指了指我,又指了指我女儿,又有些焦灼地指了指她女儿,示意把柜子里一个小瓶子拿下来,用一只手不灵活地旋开了那个瓶子,倒出了几粒糖果,塞在我女儿手心里,嘴里哇哇地叫了几声。我想笑,可眼眶里分明是夺眶而出的泪水。女儿不解地抬头望着我。

上一篇文章:调侃女人的N种吃法之湘女
下一篇文章:东塘美人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5]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4]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6]
 
· 故将军食罢夜归来[3919]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幸福桥的幸福生活[4323]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0]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1]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安远』于2006/2/7 10:28:26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我喜欢这篇,我感动.一个善良的老人家怎么也忘不了的人间真情.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