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潇湘美食 >> 美滋美味 >> [专题]美食专题 >> 正文
我爱小吃       
我爱小吃
[ 作者:哥舒眉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3005 | 更新时间:2005/11/29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11月29日10时16分 星辰在线

    长沙人爱吃、会吃,关于吃,浏览一下本土网页,要多少有多少,上到宾馆酒楼,下到街尾小摊,哪怕是一碗米粉,也会有若干人跳出来告诉你,哪哪哪的最正宗,哪哪哪的口味最好。口子一开,在长沙,人人都是美食家,没有专美一说。

    没事做时,常常和几个关系最近同学胡乱逛街,最大的爱好是上街吃东西,清一色的四个女孩子,长得也不算难看,齐齐走出去,步履轻快,男人一样,伸直两条腿坐在花坛边,手里攥一大把牛肉串,呼哧呼哧吃着,牛肉串里放了很多辣椒,吃得微微有些冒汗,嘴用全是沾了细小辣椒粉的红油。辣得太厉害了,掏出一叠纸巾,擦擦嘴,狠狠擤一把鼻涕。

    样子难看?最热闹的南门口,一分种来来往往超过一百人,谁会多看你一眼!

    12时吃完中饭,下午3点就觉得饿,买碗酸辣粉,申明带走,小妹装了一塑料碗出来,边走边吃,汤太多,哗地一声倒了半碗在身上,可惜了身上的白毛衣浅色裤子,吃也吃得狼狈。若无其事地走回粉店,拿纸巾擦干净,又是一条好汉,继续与酸辣粉战斗。

    一串串的油炸香干和里脊肉是最不合适边走边吃的东西,可偏偏路上吃的人很多,一手举着两只竹签,另一手作斯文状虚虚托在食物下方,该掉的油还是会掉,不掉在自己的衣服上,也掉在别人衣服上。

    糖炒栗子不会掉油,只是壳太硬,偶尔摸到个没有爆开的,得用牙齿咬,非常破坏形象,特别是涂了口红的女孩子,鲜艳的嘴唇顿时花斑斑。就算剥壳不为难,壳与肉之间那层毛茸茸的“内衣”也是个顽固派,用指甲抠了又抠,抠一下去一小点,指甲都疼了还没抠完。何况费了这么大的力,也不过吃一小颗在风中已经冷去的栗子肉,实在是划不来。

    倒是烤红薯非常好,蛋黄红薯,烤出来薯肉黄灿灿的,香气扑鼻,隔了一层手套还非常暖。

    前些天遇到了当年一起捧着臭干子、糖油粑粑满街走的老同学,说,吃个饭吧,昱龙的牛蛙真不错。同学远远看见油汪汪的招牌立即回头,吃饭的地点改在王府井的爵士餐厅。

    噫?原来都去小资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草根呢。

    当然口味虾、口味蟹值得一谈,对于我辈好吃婆,吃口味虾和蟹,就像“蔑”瓜子,让人手不停嘴不住、在辣中“吃并快乐”着。可惜,季节已过,现在我在打听,哪里的火锅最好吃,不过这已不是小吃了。

上一篇文章:长沙胃的旅行
下一篇文章:长沙食物:辣椒里加点时尚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1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6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8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8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45]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60]
· 新长沙 新联话[15986]
· 出味的长沙话[2282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46]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75]
 
· 大闸蟹挥螯,夹住我的舌头…[4407]
· 谭兆元们应去开私房菜馆[4252]
· 扣肉与红烧肉,今夏齐齐玩…[4121]
· 故将军食罢夜归来[3994]
· 一碗滚汤,与酷暑斗法[299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拿拿』于2005/12/29 13:59:32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口水都滴出来哒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