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社区原创 >> [专题]鸡飞狗跳 >> 正文
长沙北门的男人       
长沙北门的男人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4505 | 更新时间:2005/11/24 | 文章录入:admin ]
   长沙有句俗话:南门口的叫脑壳,北正街的水妹子。
  
   说的是,昔日长沙南门口的伢子、北正街的妹子,都不是什么好货,喜欢讲狠、不走正路,放荡不羁。
  
   不过,改革开放后,南门口的伢子却开始图奋进,要做事、要赚钱。
  
   有个同学的哥哥就是南门口典型的叫脑壳,他在江湖上还曾有过一定地位。有次他感慨地说,还是邓爹爹(小平)厉害,搞得我们都去赚钱,要晓得,如至今是冒得钱就冒得地位,搞得我们咯些人为了钱都做牛做马了。(当时他是说给他的朋友听,我们这些小粒子在旁边,偷听江湖大哥的话有滋有味。)
  
   我家最先住在东区鱼塘街,九岁后搬到南门口学院街,一住就是11年,二十岁出外读书,这一年家里也搬到湘春路的单位宿舍了,于是,我算见识了北门的水妹子。
  
   九十年代初,我从外地回长沙,常看到,湘春外街口子上一些堂客,每个人很强悍地推着三轮车去进香蕉,到毛家桥去趸水果,一个个干得神气十足,是不是也如南门口的叫脑壳一样改邪归正了啊。
  
   这里提了北正街北门的女人,北门男人们做什么去了?
  
   我就在湘春街上看到四个这样的男人,天天早上,搬一张靠背椅子坐在街上,一瓶邵胡子,或者是一霸缸茶水,两眼无神地看着街,保留着浓厚的公子哥们气。
  (据说,在过去南门是小市民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北门,主要是北门内则主要是公馆区,出公子哥们。)(以学校论,当时对长沙中学的评价是:长郡(在南门)的叫化、明德的公子(北门)、周南的婊子(北门)……云云)
  
   有时候,在湘春外街口子上、珊珊超市对面的香蕉小店的老板娘会痛骂他不争气的老公,骂得她老公狗血淋头,她老公仍象酒精中毒了一般,眼口无神地坐在街边,四手不伸,管他XX的屋里堂客和崽女的死活。没有办法。老板娘骂完后,又只得推着三轮车进香蕉,在街边给别人的单车充气……(我上次偶然回湘春路发现这户人家搬了,房子出租了。)
  
   新和记粉店对面湘春路上有家音像店,店内有条小巷,小巷进去右手边第二户人家有个男人,经常也坐在街边,当初他还是个大学生,但过苦日子,没有饭吃,就回到长沙,当时的政府对于不在制度内生活的人惩罚得非常严厉,于是他没有工作,但因为学的是无线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以帮别人修无线电维持生活,一度也赚了一些钱,后来无线电被淘汰,他就开始背张靠背椅坐在街沿边。再后来,儿子吸毒,堂客发觉家中时常揭不开锅,无米为炊,异常郁闷,一时想不通,回乡下省亲时,夜晚窜塘自杀了。这个男人,后来每天依然都坐在街上看街,并且对走过的每一个人说,他想再找个堂客,找个堂客,找个堂客……一天,他忽然就寂寞死去。印象中,似乎追悼会也没有办,直接拖去就烧掉了。
  
   他家隔壁的男人,是做建筑工地副工的,也显出一种懒散,常坐在电线杆下。他找的堂客是东屯渡一带乡下的。东屯渡地价上涨后,堂客和他离婚,带着一双儿女走了。这个常怀念毛泽东时代抢军帽生活的中年男人,坐在门外,电线杆下,喝着邵胡子,鼻子喝红了,如此两年,忽然一天,也沉默地湮灭在世间。
  ……
  
   这个时代,车流汹涌,灯红酒绿,忙忙碌碌,街上容不得再坐下保留些许公子哥们气的闲人(退休人员除外),坐下去了,多半就站不起来,最后只有寂静死去(略二十字)
 ………… 
   
   从内心讲,我还是喜欢南门口的。
   在南门口,我经常会看到一些生动的面孔,即使一些男人,人很穷,长得卑琐的样子,但他们一样生机勃勃、狡黠,甚至不乏小手段地谋着生。
  
   有一天,我陪父亲走在家乐福门口,他指着一个开叭叭叭的说,他就是住在学院街的铁掰子——一个脚瘸了的残疾人,这个人在长沙市当年江湖上是有一定的名气的南门十大恶人之一,他是长沙最早做水果生意的几个人,是敢于时常动刀子的一个市井残疾人,曾篡了别人瓢——将一个赌博佬的漂亮老婆变成自己的老婆。但我看到开叭叭车的他的脸,在阳光照耀下,虽然流着汗污,但充满欣欣然的生机,与北门那些倒下男人的灰暗的面孔形成极大反差。
  
   南门口夜宵的兴旺,我的朋友曾说,原因之一就是南门口这一边“搞空头路”的人多。
  
   空头路,一般指鼠摸狗窃。当然我绝对不是主张人们去搞空头路,但是当一个人没有路走了的时候,也千万不要去坐着等死噻。
  
   要不,左么就果断结束自己。壮烈一点。男人一点。
  
   我想象湘春路上的我看到的几个中年男人,他们看着堂客崽女无法活下去,是不是心里有不可抑止的痛。
   怕就怕痛感消失了,像个宝一样坐着。坐,又坐不成值钱的化石。坐而望街,何如起来搞路?!
   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我们也应关怀那些中年失业的男人,莫让他们的坐街坐到身死的地步,坐到哀之莫大于心死的地步。作为平凡个人,我们的关心显得无能为力,但政府呢?政府认真想过为他们做些什么没有?隔着他们已作私家车的公车的窗户,他们是否看到北门开福区坐街而死的人,看到为了搞钱而骑着摩托车抢包党产生的根源和土壤?
   我看到湘春路上花钱在建着豪华的“假古董一条街”,看到本地报纸上在胡说湘春路在明清就是一条商贾云集的街,感觉非常可笑。这样编造“历史”来证明现在的虚假繁华,无知之外,更显可耻。因为仅就过往历史而言,清代的湘春路,根本就没有任何商业,因为它是一道不可逾越冷漠的长沙北城墙。

上一篇文章:羞山的传说(叙事诗)
下一篇文章:落花时节又逢君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5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5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8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1]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0]
· 出味的长沙话[2091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1]
 
· 大嘴贪嚼北门好味道[1756]
· 长沙人长沙话[3670]
· 我们长沙人[2647]
· 资深“新长沙人”自创“三…[3063]
· 新长沙人 读长沙[301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