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我们是“害虫”       
我们是“害虫”
[ 作者:哥舒眉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7090 | 更新时间:2005/8/27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08月26日04时56分 星辰在线

    在长沙,当前最时尚的事,可能就是做一只城市的“猎狗”到郊外去追“兔”。

    所以爱奔跑的时尚“先锋”,似乎都在渐渐加入、参与到追“兔”或扮“兔”的“害虫”之列。

    我就是一只城市的“猎狗”(Harrier),一只迷上“猎狗”追“兔”(Hare)的“害虫”,Hash城市新运动在长沙兴起的拥护者。

    就像当年迷上和男孩子一起玩“官兵捉强盗”的童年游戏一样,Hash城市新运动,在长沙吸引了爱运动的人们。

    当然,我们名为“害虫”,QQ群,也叫“长沙害虫”群,但其实无公害,只是一群用娱乐心态热爱奔跑、热爱户外、热爱运动的时尚狂热分子而已。落得“害虫”恶名,只因Hash运动中的“猎狗”和“兔子”们,被称作Hasher,谐“害虫”之音。下面讲述我最近的一次追“兔”记。

一、热闹的开场:

爱跑步的人被Hash吸引

    T恤、长裤、登山鞋、背包,包里放上凉鞋、T恤、短裤,星期六下午三点,五一大道铁路工人文化宫,b·boss酒吧的门口,我们去Hash。在长沙,喜欢跑步的时尚者,轻易就会被Hash这项猎狗追兔的模拟追踪游戏吸引住。

    在长沙,每当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总会聚集起一群原本互不认识,来自各行各业,各种年龄层次的人,大家都本着花钱买罪受的原则,抱着锻炼、减肥、交友以及其他五花八门的目的,聚在一起,都想去Hash。

    上上个星期六(8月13日。上个星期六的活动,我因故没有参加),我来到铁路工人文化宫门口的时候,这里已陆续站了好几个人,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看装备都是去Hash的。门口有个小胖子在奋笔疾书,我交上自己参加Hash运动的35块钱,这35块钱包含来回车费、活动费用、酒水饮料费用及晚餐费用。Hash在经济上讲究的是非盈利、AA自助。

    和几个老熟人打了招呼,人也到齐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数一数21个人,4台车,向目的地中南大学附近的郊外进发。

二、呼哧呼哧的中场:

“猎狗”竟被“兔子”耍得团团转

    1.Hash运动的全称是hashhouseharriers,即猎狗抓兔子的模拟追踪游戏。两人在前领路当“兔子”,在后追的我辈自然是“猎狗”了。

    “兔子”边走边留下记号———可回收的纸屑。有纸屑散落的地方表示他们经过了此处,散落的纸屑呈圆圈状表示出现岔路。但狡猾的“兔子”总会故意设下陷阱,引得“猎狗”们胡乱奔跑,绕圈子,不过,200米内,扔下呈十字状的纸屑会告诉我们,走错了,请回头。

    路是“兔子”们找到的,事先“兔子”要先踩点,为了增加追踪的难度,一般追踪地点在长沙郊外较荒僻的地方。

    对我这个大路盲来说,车经过湘江一桥,经过湖大,经过师大,最后到了中南大学,再到哪,我两眼就一抹黑了。最后,四台车停在中南大学附近的一户农家门前。

    稍事休息后,两只“兔子”拎着装满纸屑的塑料袋飞快奔跑,十分钟后,我们这群“猎狗”跟上。

    可恶的“兔子”们为了赢得时间,完全不顾“猎狗”们的辛苦———用某“害虫”的话来说:“除了鞋子没湿,全身上下都是湿的。”四处乱撒纸片,做了无数个陷阱,气得猎狗们狂喊:“剥兔皮!烤兔肉!要他们坐冰!”

    不过“猎狗”们也不是省油的灯,每每找不到路的时候,就会拦住过路的大叔大婶:“请问有没有两个提纸袋的人从这里过去?”

    这是公然的作弊。

    而郊外的大叔大婶竟然也极端热情,只要看见过的,都会不厌其烦地指路,有时候跑过两百米了,还有大婶在后面叫:“不是那边!是这边!”

    2.在乡亲们的指引下,我们很快拐上“兔子”们跑过的一条弯道,道虽然弯,但没有岔路,简直是“猎狗”们迅速出击的有利地形,可惜的是,跑了三百米不到,一个巨大的池塘出现在眼前。沿着路上依稀可见的纸屑,又走了两百米,看见第一个三岔路口,“猎狗”们人多势众,不一会就找到正确的路,沿着池塘向左,可是,在第二个三岔路口后,再也看不到“兔子”们留下的踪迹。

    刚一出门就把“兔子”给追丢了,丢人啊,这地方岔路还特别多,七八个人派出去,全在喊:“Areyouon?(即:你在哪)”,不过,没一只“猎狗”找到正路,一只老“害虫”无法忍耐了,他通过给池塘边钓鱼人递烟等不法手段,终于打听到,两只“兔子”到过池塘另一面。

    又是这只“害虫”,通过池塘正中的小桥,到了池塘对面,树木遮住他的影子,良久,忽然传来他找到标志的呼喊:“On!On!”

    一干“猎狗”呼啦一下全过了塘,开始第二轮搜寻。奇怪的是,虽找到标志,却发现标志引着我们往原路走,百思不得其解,本人灵光一闪:“不对!我们走错了!”

    ———兔子们是从池塘边上绕过池塘,而我们是从池塘中间穿过去的,所以,我们现在走的,是兔子们的来路。路边的农民阿姨验证我的想法,大家向纸屑的反方向追去。

    3.不幸的是,在一户狗叫得相当凶的农户前,我们又失去“兔子”们的踪影。向后,不对;侧面,有几条上山的小路,有向下的小路;前面,是几条好凶的狗,叫得震耳欲聋。

    几拨人分头向上走,上山。最后“猎狗”们殊途同归在山顶胜利会师,就是没找到任何“兔子”来过的踪迹。向下的路上也没有。

    派去农户附近探路的,也都报告没有任何发现,最后,还是我们勇敢的老“害虫”Tom孙,手持打狗棒,联合浩子等几名悍将,冲过狗阵,在一条树木掩映的小路上,发现纸屑!

    4.路越走越难,终于来到一个山坡。山上例牌是满生锯齿的茅草叶,一拉一条,不出血,就是一条红道道,钻心的痒,还不能抓,越抓越痒。

    跑上光秃秃的土山,山上除了土就是碎石,上是上去了,可是下不来,虽然穿了登山鞋,还是一个劲地向下哧溜。下了山就是田野,田埂只有30公分宽。走惯城里大马路的“猎狗”哪走得惯这样的路。

    更可气的是,这两只不专业的“兔子”竟然在不该放“十字”的地方放了个大大的“十字”,在该放“十字”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快到终点是一条马路,路边坐了许多看热闹的村民,村民大叔村民大婶以为我们抓逃犯呢,一个劲地喊:“是往那边去了!没错!两个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手上提着塑料袋!”

    哪还用得着找路啊,就听乡亲们的指挥,往前拼命跑就是了。

    抓“兔”计划成功。

长沙“害虫”在桂林猎“兔”。

段臂酒神/提供

三、嬉笑中的高潮:

坐冰的感觉

    跑完步后,是Hash的另一传统活动———坐冰。

    坐冰的意思:坐在冰上。坐,是坐下的坐,冰,是冰块的冰。

    真不知这帮“害虫”从哪里搞来一尺见方的大冰块,凡是新“害虫”、新“害虫”的介绍者、穿新鞋的、跑得慢的、跑得特别快的……全都要坐冰。想出无数的条条框框,基本上框进所有人。

    坐冰的人员,除了要坐冰的,观看坐冰的,还有法官(也就是主持者,格言有两条:其一,法官的话一定是对的;其二,法官的话如果错了,请参考第一条)、吧生(barman,专职倒酒)、行刑队(给不遵守规则的人以惩罚,本人最爱担当的职业)。

    坐在大冰块上回答问题,唱歌,喝啤酒。

    唱什么歌?以李玟的《嘀哒嘀》举例,前面的歌词没人记住,开始就唱:“嘀哒嘀,嘀哒嘀,嘀哒嘀哒嘀哒嘀。”李玟唱多少遍不知道,这里最少唱了五分钟以上。

    好在是夏天,如果是冬天,还真撑不住。

四、重头戏中尾声:

农家乐里开怀吃喝

    传统活动后,是Hash的重点传统活动:吃喝。

    在吃饭前,我做了一件事,让新“害虫”们大大崇拜了一下———换上包包里带的衣服鞋袜,那叫一个干爽,那叫一个舒服!老“害虫”可不是白当的!

    菜是刚从地里摘下来的茄子、黄瓜、豆角,自家养的猪,塘里的鱼,手艺不见得多好,主要是新鲜、无公害。

    坐冰的时候要喝酒,现在更是少不了,几杯酒下肚,看谁都特别亲切,拍着肩膀称兄道弟,只差没有磕头换帖。

    本次活动最好玩的趣事之一是:我们租了辆车,开车的司机大哥开始不明白我们去干嘛,看着好玩也加入了进来,跑完全程,坐冰完毕,一起吃饭的时候,司机大哥已经很豪爽地说:“下次我还来!”

    我们生活在百多万人口的城市,彼此不认识,我们目的不同,但我们的共同点都是:“喜欢Hash!”

    只要你来过,你一定会上瘾,全世界有几十万人都可以证明。

相关链接

什么是Hash?

    Hash运动始于1938年,当时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一群常在一家廉价饭店喝酒消磨时光的英国人突发奇想,提出重温一种古老的游戏———猎狗抓兔子。一位英国人在橡胶林里边跑边撒面粉做记号,他的朋友们则顺着记号去抓他、抓到后大家回到饭店狂饮庆祝,这一模拟追踪的游戏活动从此开始,并在世界各地得到响应,发展成各自不同的游戏形式。在这一追踪活动中,参加跑步追赶的人自称harrier(猎狗),撒路标奔跑者则是hare(兔子)了。“猎狗”和“兔子”统称为Hasher(国内音译作“害虫”),因为始创者在活动后创立了一个跑步俱乐部取名“TheHashHouseHarriers”(廉价饭馆猎狗队),所以这项运动就称作Hash运动。

    在Hash运动中,跑步、饮啤酒、坐冰是Hash的主要项目。

    不过,跑步选择的道路多半坎坷不平,荆棘丛生,既具挑战性又使人亲近自然,并且多有岔道,“兔子”们借此设置误导性的路标,将“猎狗”们引入歧途,盘得团团转,白跑冤枉路,以争取自己摆脱“猎狗”,尽快返回出发地点。

    而是否饮用啤酒,则是比赛结束后对害虫们的评价,其中最令人瞠目结舌的喝法是用夜壶,当然是新买的夜壶。

    坐冰则盛行于海南,湖南将这一形式搬了过来,在盛夏人们尚能接受,不过天气开始转凉,长沙的一些“害虫”们已在思考变通之法。

    Hash运动之所以在近年得到国内时尚人士的追捧,与近年兴起的户外攀岩、定向等运动作了铺垫有关,但Hash运动明显更具娱乐性,因为距离相对短途,更方便易行,同时,Hash运动倡导的自找苦吃、苦中作乐、自然健康、团结友爱、积极向上、挑战自我、环保乐天等精神,颇让在都市中混在钢筋水泥丛林的办公一族们放松自我,找寻到自我,并增强找路、寻路、走自己的路的自信。

    Hash也不都是在野外跑步,偶尔也会在城市中跑跑,Hash有不少与众不同的活动项目,“抛开禁锢本性的框框,只为了找回自然的天性和快乐”。

    Hash如今在全世界184个国家几千个城市中都有开展,包括我国的北京、广州、上海、深圳、乌鲁木齐等城市,其中海南省参与Hash的积极性最高,据媒体报道,海南已有几十万人次参与此活动,七八十岁的老人亦参与到活动中且乐此不疲,并成为海南旅游中的一大景观。湖南的Hash运动移植于海南,从今年6月28日的第一个星期六下午,长沙开始持续开展Hash运动,至今已在长沙附近的捞刀河、跳马乡、丁字镇、团然乡、花明楼、暮云镇、尖山、星沙腾飞岛等地连续开展13期活动,由最开始十人不到参与活动,发展到百人以上参与同一次活动,时尚的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长沙里手社区的动感四季版里经常组织hash活动。

上一篇文章:湘菜吃喝经
下一篇文章:欢迎回到月亮的村庄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8]
 
· 最好的鱼在风景最美处[6536]
· 葡萄架下剪一串清凉甘甜[3013]
· 俱乐部里韵下味[4079]
· 100年前过星期天[4568]
· 老长沙消夏杂记[462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段臂酒神』于2005/8/31 15:33:36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好!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