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樱花难忘湘绮师       
樱花难忘湘绮师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lishou.net | 点击数:2991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说明:去年大约在此时节,在里手这个论坛上以浪遏飞舟之名挖了一个长沙看樱花的掌故坑,现在将其填平。希望自己能多挖坑,这样就有了填坑的勇气和用力的地方。

    [长沙话旧] 樱花难忘湘绮师

  任继甫

  清明前后,长沙年轻男女的“时尚事件”,就是到湖南植物园,甚至不惜乘火车到武汉大学赏樱花。其实在晚清之时,长沙城内数处园林或庙宇即植有樱花,花开时节,一些园林对外开放,惹人留连。《杨度日记》就曾记他在花谢时节,仍在长沙“复游数园乃归,履袜污湿”。当然晚清最可记录的赏花佳话,王湘绮和他的弟子们借超览楼赏樱花海棠之事很值一提。

  齐白石在其口述的《白石老人自传》里,曾两次提到1911年“清明后二日”在长沙超览楼赏樱雅集之事——

  第一则

  宣统三年(辛亥·一九一一),我四十九岁。春二月,听说湘绮师来到长沙,我进省访他,并面恳给我祖母写墓志铭……清明后二日,湘绮师借瞿子玖家里的超览楼,招集友人饮宴,看樱花海棠。写信给我说:“借瞿协揆楼,约文人二三同集,请翩然一到!“我接信后就去了。到的人,除了瞿氏父子,尚有嘉兴人金甸臣、茶陵人谭组同(泽闿)等。瞿子玖名鸿禨,当过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他的小儿子宣颖,号(应为字)兑之,也是湘绮师的门生,那时还不到二十岁。瞿子玖做了一首樱花歌七古,湘绮师做了四首七律,金、谭也都做了诗。我不便推辞,只好献丑,过了好多日子,才补做了一首看海棠的七言绝句,诗道:

  往事平泉梦一场,师恩深处最难忘。三公楼上文人酒,带醉扶栏看海棠。

  当日湘绮师在席间对我说:“濒生这几年,足迹半天下,好久没给同乡人作画了,今天的集会,可以画一幅《超览楼禊集图》啦!”我说:“老师的吩咐,一定遵办!”可是我口头虽答允了,因为不久就回了家,这图却没有画成。

  第二则

  民国二十七年(戊寅·一九三八),我七十八岁。瞿兑之来请我画《超览楼禊集图》,我记起这件事来了!前清宣统三年三月初十日,是清明后两天,我在长沙,王湘绮师约我到瞿子玖家超览楼去看樱花海棠,命我画图,我答允了没有践诺。兑之是子玖的小儿子,会画几笔梅花,曾拜尹和伯为师,画笔倒也不俗。他请我补画当年的禊集图,我就画了给他,了却一桩心愿。
     
  查,王闿运《湘绮楼日记》第五卷,宣统三年三月十日,亦记有“午初,过子玖,同请金、谭、齐看樱花海棠”一事。当日先晴而后雨。

  齐白石为王湘绮著名弟子,其成名,主要凭借自己的发奋努力而有非凡成就。但其出道之时,王湘绮对其多有拔擢推荐显扬之功。这一点齐白石亦是“师恩深处最难忘”。就在湘绮先生邀齐白石到超览楼赏樱前一年,齐白石刻印之功,尚难为“势利人”所承认,王湘绮于是叫齐白石替他刻几方印章,齐白石口述道:“省城里的人,顿时哄传起来,求我刻印的人,接连不断,我曾经有过一句诗:‘姓名人识鬓成丝’。人情世态就是这样势利啊。” 赏樱后五年,王湘绮逝去,齐白石大恸。

  晚清宣统三年(1911年),清明后二日,一同赏樱,可称“主角”的尚有瞿鸿禨的儿子——瞿兑之,兑之亦师从于王湘绮。另,王先谦等一批湘中名宿亦尽为其师。不过他在1938年请齐白石补画当年禊集图时,北平已经沦陷。沦陷期间,他和周作人同时失节于敌,其时,他任伪北大监督,构成一生难以洗脱污点。当时瞿宣颖请齐白石补画故居清明雅集,其意岂在托家国之思、望长沙之祖宗庐墓乎?

  瞿宣颖,名字中有一“颖”,初字“锐之”。寄意“锥处囊中,脱颖而出。”后认为锋芒毕露,非其本性,改称“兑之”,抗战胜利后,复改“兑”为“蜕”,想必取蝉蜕自新之意。字号转来换去,见其坎坷人生心路历程。“文革”初,瞿蜕之居上海,难逃“高压网”的电击,最后于1973年瘐死狱中。“四人帮”倒台始平反。昔日翩翩贵公子,学富五车,但性格软弱,威吓之下即腿软脚歪,终酿成人生悲剧。命耶?时耶?

  读钟叔河先生编辑作序的瞿兑之《中国骈文概论》一书,对瞿兑之始有关注,曾问三贵街陈云章老,瞿鸿禨、瞿兑之父子旧居何在?陈云老乃详细为后生小子说明,云其旧居在潮宗街与寿星街相接处,此处在抗战中一度为八路军驻湘办事处,周恩来等曾居此。陈云老并述,瞿鸿禨旧居宏敞,有池台亭阁等建筑,一楼名超览楼。陈云老当时抚拍其床而言,其所卧藤床,即为瞿家所赠。陈云老于去年故去,在老人处请益甚多,除瞿家故宅外,并指点长沙湘绮楼故址在营盘街盘乐园口子上,皆今人所不知。清明时节,樱花花瓣纷飞飘落,砌下雪乱纷纷,思之惟叹“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补注:此文似隐有将陈云老比之湘绮,而自托于齐木匠之意,可笑。默察之此湘绮于我当为黄曾甫也、沈国清也。
  
    里手社区版权所有,不得擅自转载 (lishou.net)
    2005/04/03 

上一篇文章:在长沙的足“欲”
下一篇文章:曼游欧陆之 走进丹麦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1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6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8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8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45]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62]
· 新长沙 新联话[15987]
· 出味的长沙话[2282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50]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76]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74]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506]
· 找到湘江猴子石[4261]
· 张公祠与保节堂[4040]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807]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