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湘女多情 >> 才华横溢 >> 正文
打酱油       
打酱油
[ 作者:苏秀英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4114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打酱油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03月29日17时58分 星辰在线 

    我的出生地叫南元宫,位于现在窑岭对面,湘雅二医院附近。6岁以前,有幸目睹过戴着一个斗笠挑着一个担子嘴里面不停地吆喝“打酱油啵”的卖油郎,而我家和我们的邻居们都会打他的酱油吃。一听有人要打他的酱油,他就兴奋地挽起袖子,拿出他挂在油桶旁边的全部行头:一个被酱油染得早已看不出本色的铜制漏斗和一个同样染成酱红色的竹端子。很麻利地从木桶中舀出酱油,竹端子就是他的秤。很快,半斤、1斤地就灌进了各家各户的酱油瓶内。家境贫寒点的,他还可以赊账,也不见他拿什么账本之类的东西,他只抬头看了门牌号码就行了。那时,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便可达到如此境界。

    我从小挑食,而家里常常无食可挑,酱油便成了我最好的下饭菜。碰到运气好的时候,家里有猪油,母亲会挑一坨雪白的猪油放在饭里面,再将酱油舀一汤匙和饭一起拌着拌着。酱香、油香和饭香便在空气中弥漫起来。这大约是我的最大享受了。所以,我最盼望这个戴斗笠的卖油郎。有时碰上落雨,母亲会将他叫进屋,给他泡一碗茶。他有些拘谨,极诚恳地憨笑着,酱油般颜色的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他说:“我是东边乡里的,屋里有一摞的细伢子和一位老娘,全靠我卖酱油养活。”

    我家后来搬到有门卫的工厂宿舍区,从此,便再也看不见这种挑着担子的卖油郎了。

    细伢子小时候也被称为“脚划子”,既是脚划子,打酱油、买豆腐之类的工作总是义不容辞地落在我的身上。厂头门口有一个卖酱油的小铺子,价钱是铁定的,1角6分一斤。也不能赊账。一天,天空飘起了零散的雪花,母亲给了我2角钱,要我去打一斤酱油来。一手捏着2角钱,一手捏着酱油瓶,冻手冻脚地走到头门口酱油铺,大声地吆喝:“打酱油呢。”老板接过我的油瓶,迅速地打完酱油,并将手伸了过来接钱。我突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钱呢?我有些骇然,2角钱不见了(那时的2角钱在我眼中价值绝对不低于现在的百元大钞)!老板一点不同情我,将油瓶收进了柜台,要我去把钱找来。我顺着来路,细细找着,天可怜见,由于下雪,没人出来,我的2角钱居然还在地上躺着,只是已被雪花盖住了一半。我欣喜万分地拣起失而复得的钱,飞快地奔向小店,取回了我的酱油瓶,将找回的四分钱紧紧地攥在手里。

    我曾问过母亲:“酱油为什么叫打呢?”母亲想也不想地顺口回答我:“酱油是打的,豆腐是捡的,你讲得清么?”

    而今,我偶然去南门口的黄兴南路走走,总是要在那尊打酱油的雕像面前伫立好久。它勾起我很多很多关于酱油和这个城市的其他回忆。这一点,那些站在专卖店门口拍手招揽顾客的红男绿女们是无论如何不能理解的。其实,我是在沉淀着一份心情,一份关于一座城市的历史的凝重的却纯粹的心情。

    如今买酱油去超市,在让人眼花缭乱的货架上拿好了。而那句“酱油是打的,豆腐是捡的”声音和卖油郎的身影似乎仍在耳畔,在身边!

上一篇文章:清炒栀子花
下一篇文章:物质女孩的端午大梦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8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9]
· 出味的长沙话[2274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9]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19]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52]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94]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77]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6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cherry』于2006/2/7 9:59:24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好久没有看见这样的好文章了,真是亲切得很,苏秀英你是我们心中女神.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