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闲扯:我的长沙二十二  门前那条铁路       
闲扯:我的长沙二十二  门前那条铁路
[ 作者:阿晴 | 转贴自:里手社区 lishou.net | 点击数:4693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闲扯:我的长沙二十二  门前那条铁路

    过去的长沙,铁路在城区到处都是。可是随着城市的建设,横跨街道的铁路已经越来越少了。现在还剩下的,大概就是儿时门前那一条了,在芙蓉路上,北站附近,因为是连通了一个岔车道和一个货运仓库,所以这条铁路一直还保留着,也经常能够听到火车来时铁路的栏杆放下同时广播播放的“火车来了,请不要抢道”的播音。

    我曾经突发奇想的要写一个以这条铁路为背景的恐怖小说,当然前提是不能让人知道作者就是我,否则肯定被街坊邻居海扁^_^

    也许是住在铁路边时间太长了,过去在家听到铁路上火车鸣笛声,都毫无感觉,倒是来做客的外人经常会被那巨大的声响吓着。而今城市噪音早就登峰造极,一条小小的铁路,更加变得默默无闻起来。

    这个铁路在麻元岭的口子上,好像是据此为界划分的上麻元岭和下麻元岭吧,没有考证过,感觉上是这样的,铁路从北站出来,在麻元岭第一次分叉,向右的一条就到了岔道好像是做机修机车维护什么的,向左的一条往幸福桥过去,在毛家桥处再次分叉,向右的从毛家桥过去可以到靠近开福寺附近进入某个仓库,向左的一条经过新河再往哪里去就不知道了。

    我的童年有大半是和铁路相关的。在铁轨上奔跑是儿时的孩子们都热衷锻炼的技巧,把铁路旁的栏杆当成单杠来做360度大转身也是路过的时候顺便玩的小把戏。还有最令铁路巡道员头痛的游戏就是把小石子或者小钉子放在铁轨上等火车来压扁,把压成粉的石头一口气吹开,或者挥舞着压扁的铁钉当作鱼肠剑……

    铁路上沿路总是有火车货柜里楼下的各种种子,它们落下,萌发,生长,有时是稻谷,有时是玉米,这些都随着货柜的货物而不定期改变着。有时看到玉米生长得那么好,就期待它能结出饱满的玉米棒子来,当然每次都有人比我早下手,我从来没采到大玉米棒子。不变的土生植物则有肥大的马齿苋和流淌着牛奶的虹虹树——因为虹虹(金龟子)喜欢这种树的汁液,我们都这么叫这种野生的树木,现在知道了其实它叫枸树,完全是野生的树种,也许就是一颗鸟粪让它第一次落地,逐年逐年就在铁路旁的荒地上蔓延生长开。其实天牛也很喜欢这种树的汁液,因为害怕被天牛咬,我也害怕钻进那些灌木丛。

    铁路上还有一样遗落的宝物,就是玻璃弹子,一直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玻璃弹子,可是只要认真去找,每次都能有所收获,又大又圆的玻璃弹子沾满尘灰看起来和石头无二,可是擦干净灰尘用水洗洗,透明得如同宝石一般的晶莹就握在了手中。

    围绕着这些铁路带来的副产品,我玩啊闹的就长到了现在这么大。

    奔三的年纪,铁路依然在我生活中。夏日回家的时候,一个人什么也不想说,只是安静的沿着铁路随便走着,看着天色越来越暗,星星慢慢爬上头顶,铁路上总是有风的,而且比较清凉。坐在铁轨上听蟋蟀在草丛里歌唱,偶尔伸手驱赶一下头上飞绕的蚊虫,吃一根还有儿时味道的橘子冰棒,内心就悄悄的回到了过去。
  
 
    【里手社区版权所有,不得擅自转载 lishou.net】

    (原创文字,专供里手网站,严禁媒体或者其他网站转贴) 
    2005/01/21 

上一篇文章:曼游欧陆之 咱家哈米
下一篇文章:长沙:过大年吃什么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3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77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1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48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9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01]
· 新长沙 新联话[15840]
· 出味的长沙话[2267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259]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45]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3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77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1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48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9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启源』于2009/7/6 16:38:3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记得上下麻园岭铁路道口那块用来中转牲畜的空地吗,经常可以见到牛,还有北站无人不知的曹“疯子”曹嗲嗲的窝棚......真是怀念呐!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