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湖湘人文 >> 湖湘性格 >> 正文
天下邵东人——商界“湘军”与湖湘文化       
天下邵东人——商界“湘军”与湖湘文化
[ 作者:王瑞燮 | 转贴自:红网社区 | 点击数:3465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天下邵东人——商界“湘军”与湖湘文化

    王瑞燮
                                                              
    中国近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湖湘文化,作为一种区域性文化曾对中国近代的政治、思想及其他领域产生过一系列重要影响。湖湘文化的精髓之一是“敢为人先”、“自强不息”、“忧国忧民”、“通变求新”,表现在湘人身上则为质直、刚烈、倔强的个性。当年“湘军”之所以能闻名天下,正是因为有这些社会意识文化和社会心理文化的原因。

    在历史上自晚清以来的一个时期,湖南人是时代的宠儿,他们弛骋疆场,挥斥四方,纵横天下。以曽国藩为首的第一代“湘军”把一个行将就木的清王朝救活,以黄兴蔡锷为首的第二代“湘军”推翻了封建帝制,以毛泽东为首的第三代“湘军”建立了新中国。曽左湘军时代,湖南成为天下最富裕的省之一;戊戌变法时代,湖南成为天下最富朝气的省之一;毛泽东时代,湖南是最富朝气又最富裕的省之一。              

    “湘军”是湖湘人的骄傲,是千年湖文化的积淀,是湖湘文化的物化和最突出体现,是无形资源、文化遗产,是湖湘人的一块招牌。近年来,“湘军”为湖湘各界广泛使用,成为优秀湖湘人群体的总称,“文学湘军”、“电视湘军”、“出版湘军”、“体育湘军”、“建筑湘军”等等,但是,今天湖南人偏偏在经济上底气不足。21世纪,国内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变,文化价值的取舍标准也发生了变化,湖湘文化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当今世界,时代主题发生了根本的转换,从战争和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世界各国都在积极利用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以促进本国政治经济的全面发展,而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的滚滚浪潮席卷全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已经从军事上的较量转移到综合国力的较量。经济、科技在世界竞争中的地位日益提高。新一轮的技术革命给一些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地区的发展赶上来提供了机遇。时不我待,我们只有抓住机遇,充分利用大好时机,促进生产力的高速发展,才不至于与发达国家的距离越拉越大,才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跨入国际现代化的行列。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资资料的生产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也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和进步的决定性力量。邓小平理论认为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大力发展生产力。邓小平明确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首要和根本的任务和目标。党的八大决议就指出: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建立以后,我国国内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求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求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全党全国人民当前的重要任务,是要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把我国尽快地从落后的农业国变成先进的工业国,逐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和文化需要。1987年党十三大首次全面准确地概括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路线,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始终把发展生产力作为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奋斗目标。邓小平为我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设计了分三步走的战略步骤。1992年春邓小平在视察南方的谈话中又进一步强调:“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党的十五报告指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党的十六界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明确提出了要切实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而提高党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能力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能力。  

    湖南人向来“重文轻商”,世俗观念也认为湖南人只会打仗、搞政治,不会搞经济。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和错觉,这只是因为湖南人在前者太厉害太辉煌了,其光环掩盖了后者,人们还未能完全从其光环下走出来,后者未能被很好地发现、引导、培育、提升、扩大、推广而已。“卲东人"就是今日商界“ 湘军”。卲东人在湖南商界首屈一指,本省还没有哪个地域的商人能与之相提并论。就全国范围而言,“卲东人”出现早、数量多、足迹广、规模大、名气响,已形成一定气候,产生一定影响,是新中国改革开放条件下诞生的真正意义上的新一代商人,完全配称为商界“湘军”(当然并不是说商界“湘军”中只有卲东人)。“卲东人”这匹黑马的杀出决不是偶然的,也不是简单的什么环境、地域、位置、交通等等的影响,而是颇有渊源,它是文化与时代碰撞的产物。卲东这种经济现象不是诞生在其他地方而是偏偏诞生在内陆省湖南(同时期出现的商人还有温州人,但温州人的出现跟浙商有很大的关系),这就是湖湘文化的心理作用,是湖湘文化长时期蕴蓄的爆发,是湖湘文化与时俱进的表现。还在“湘军”诞生之前的陶澍就在整顿漕政、革新盐务、清理财库、改革币制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尝试,被称为“中国经济改革的先驱”;19世纪60年代起曾国藩等“湘军”将领所倡导发起的洋务运动建立了中国第一批工业企业,直接刺激了中国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系统地提出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经济纲领。卲东经济现象不是出现在湖南其他地方,而偏偏是出现在湘中腹地的卲阳,这跟卲阳与湖湘文化的密切关系是分不开的(至于为什么又只出现在卲阳的卲东县,另见笔者他文)。卲东经济现象早不早迟不迟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与改革开放时代有直接联系,它是改革开放的催生物,顺应历史潮流,应运而生。

    卲阳(旧称宝庆)是湖湘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更是当年湘军的发祥地和重要组成部分,产生过一批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期开一代风气,引领时代潮流的风云人物: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思想家魏源,湘军创始人总督江忠源,洋务派代表变法大臣、继曾国藩左宗棠之后湘军统帅晚清重臣、两江总督南洋通商大臣刘坤一,湘军劲旅——当年威震大江南北的“湘军楚勇”之“楚勇”(又称楚军、宝庆勇),民主革命先驱蔡锷,点燃“五四”运动第一把火的急先锋匡互生等等都是卲阳人,改革开放之际,卲东人在个体经济方面又走在了全省全国的前面,开民营经济之先河。卲东人的崛起是湘军精神的延续和发展,是对新时期湖湘文化的继承和创新。它是湖湘文化与改革开放的结晶,是湖湘文化与时俱进的表现。它开拓了湖湘文化的新视野,丰富了湖湘文化的内容,给湖湘文化注入了新的血液,增添了新的活力,开创了湖湘文化的新局面。给人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感!令人耳目一新,人心振奋。卲东人的成功实践给湖湘文化的发展和研究提出了新的科题。

    卲东深处内地,非沿江沿海、也非交通枢纽,但卲东人却秉承湖湘文化、湘军精神,异军突起,横空出世。湖湘文化的“敢为人先、“通变求新”、“自强不息”等精神和优良传统,在他们身上得到很好的继承,并且被发挥表现得淋漓尽致。卲东人多地少、资源匮乏,为了更好地生存,在当时的大气候环境下,他们穷则思变,敢为人先,首先弃农从商,通变求新,纷纷走出家门,从事个体经商,另谋发展。这在当时该有何等的眼光和精神,需要多大的胆量和勇气,并且不是一个两个、十个八个,而是一大批、一大群,千千万万个。这就是湖湘文化心理,湘军精神的惯性作用。在经商创业中,特便是在初始阶段,他们跋山涉水,走乡串户,天南地北,摸爬滚打,吃苦耐劳,锲而不舍,使出浑身解数,个个拼命三郎。这完全是当年“宝估佬”、“湘军”霸蛮精神的体现,是湖湘人固有的优良传统。他们勤勤恳恳,拼搏不息,一步一个脚印,滚雪球似地不断积累发展壮大,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涓涓细流终成大江大河。可以说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没有这种文化心理,背景和底蕴,就没有今天卲东人的辉煌业绩。

    湖湘文化在旧民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主要是以几代湘军及泛湘军人为代表和体现的。湘军及泛湘军人是湖湘文化精神的重要实践者和表现者,但是当我们还在对昔日湘军的荣耀津津乐道自我陶醉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已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人们发现当年纵横驰骋的湘军现今已风光不再,湖湘文化在当今社会条件下也感到困惑和迷茫,甚至有几许无奈。多年来,专家学者们在苦苦寻求湖湘文化在新时期的突破口和出路,不断探讨湖湘文化与新时期的对接和吻合,冷静反思湖湘文化在经济大潮中的重新定位,以便更好地服务于当今社会。人们不禁在问:千年湖湘文化何去何从,在今天还有没有市场?

    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就没有前途。邵东人的突起是湖湘文化长时期蕴蓄的爆发,是湖湘文化、湘军精神在新时期的重大转折和历史性突破,是湖湘文化发展史上继湘军的出现之后又一个重要里程碑,是对湖湘文化发展的一个重大贡献。当年湘军的出现是湖湘文化由理论到实践的一次飞跃,今天卲东人的出现又是湖湘文化由实践而引发推动理论发展、变化、转型的一次突破,必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卲东人用自己的行动对新时期的湖湘文化、湘军精神作了最好的诠释。他们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推陈出新,在继承的基础上将湖湘文化发扬光大。他们创造性地将湖湘文化中“忧国忧民”、“为民请命”的思想转变为国计民生、衣食住行的观念,成功地把前几代“湘军”“保家卫国”、“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经邦济世”目标和任务转换为经济筹谋,把前辈湘军搞政治、打仗的精神和力量移植应用到搞经济、经商上来,这无异于空谷足音。

    卲东人在改革开放之前,即肩挑手推,走乡串户;改革开放之初,又摆摊开店,大搞个体;1992年邓小平南方讲话后,又设场立市,建立商品大流通;进入21世纪,又兴办工业,打造商品制造地。他们与时俱进,一步一步完成肩挑——摆摊——开店——兴市——建厂的历程,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湖南本土“卲东人”几乎成了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代名词。卲东人眼光敏锐,头脑灵活,精明能干,开拓进取,敢闯敢试,个性也由以前湘人的质直、刚烈、倔强变得柔和、灵活、多变。他们走南创闯北,足迹遍及全国各地,远涉东南亚、俄罗斯、澳大利亚和欧美等国家和地区,外出经商创业人员达30万之众,创造了卲东人奇迹,打破了世俗观念,树立了湖湘人既能打仗又能经商的新形象,给世人展现了湖湘文化的新视野:前瞻性、敏锐性、灵活性、创造性、坚韧性、兼容性、亲和性及财商禀赋,给人希望,给人鼓舞。邵东人用自己的实践给湖湘文化在新时期的发展找到了一条新的出路,将湖湘文化的发展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卲东人精神就是新时期湖湘文化精神、“湘军”精神,也是我们今天搞经济建设最重要的精神,恰恰就是我们最欠缺的。卲东人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优良个性和闪光点,就是湖湘文化的新亮点。卲东民营经济模式就是我们今后经济建设的重要模式和方向。我们应该从理论的角度,站在湖湘文化的高度来看待卲东经济现象,分析其产生的背景和原因、与当今社会经济的关系以及对社会历史发展的作用,总结推广其成功经验,发扬其精神,扩大其影响。我们不能把“卲东人”仅仅看成是卲阳的“卲东人”,更不能仅仅看成是卲东的“卲东人”。如果卲阳人、湖南人都能像卲东人一样,那么其影响和作用就可想而知。党的十五报告指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就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现在党十六大后私有财产保护进入宪法,新宪法修正案明确规定了国家保护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权利和权益。据工商总局的统计数据:截至2003年底,我国私有企业达300万户,从业人员4088万人,注册资本为3.5万亿元,已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对连续20多年的国民经济快速稳步增长起到了基础和加速的作用,与公有制国民经济一样是我国先进生产力的重要承担者,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增长提供了有力保证和持久活力,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三步走发展战略——温饱问题的解决、小康水平的实现作出巨大贡献。时至今日,民营经济的发展与中国的发展强盛已紧密联系在一起,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道亮丽风景,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也当之无愧地成为社会主义的重要建设者和新文明的一面旗子。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对我国政治、经济、社会、思想、文化和道德已经并将继续产生着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卲东个体经济自上世纪70年代末出现到今天已经20多年,当年曾与温州同时起步,但今天卲东(卲阳)却落后于温州,湖南远远落后于浙江,卲东人跟温州人,跟浙商、闽商、粤商相比,还相差甚远。在国民经济总值近1万亿的浙江省,70%的GDP,60%的财政收入来自民营经济,全省从业人员的90%在民营企业。众所周知,浙江之所以能成为继江苏、广东、上海之后的又一个经济热点,这应归功于温州模式、温州文化的民本经济,但到目前为止,卲东人对卲阳以及全省经济的影响和拉动作用可以说还非常有限,就是卲东本身在全省也不是排在最前面,也未能完全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卲东民营经济在发展过程中曾长时间处于自发状态,也曾存在过或多或少这样那样的不足和缺陷,目前大多数仍处于单打独斗状况,规模小、档次低、科技含量少、竞争力不强,缺乏支柱产业、龙头企业、知名品牌、商界巨子,且主要存在于流通领域,工业化进程也还只是刚刚起步。今天,洛湛铁路、上瑞高速、太澳高速、衡卲高速已经或即将贯通,卲东(卲阳)交通状况大为改观,区位优势日益明显,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经济重点转移,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经济全球化,卲东人又迎来了新一轮发展机遇。卲东人要想再来一次飞跃,再创一次辉煌,必须改变观念、克服小富即安的思想,再接再厉、大办工业,整合资源、改变单打独斗局面,扩大规模、实现强强联合,提高档次、加大科技含量,解放思想、招商引资,抓住机遇、接应国际国内产业梯度向内地的转移,放眼全球、融入世界经济大潮中;寻求政策,资金,技术,智力支持;完成由自发阶段向自觉阶段的过渡,实现由个体户向企业家的提升,达到由商品集散地向商品制造地的转变;产生龙头拉动作用,进而带动整个湘中地区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顺应湖南在中部崛起之势,打造中西部地区民营经济集聚带和辐射带,再一次演绎“湘军”神话,否则,曾经辉煌的卲东人最终也会湮没于日新月异的经济大潮之中。

    “无湘不成军”,21世纪,机遇与挑战并存,卲东人能否举起商界“湘军”这面大旗,引领更多的湖湘人加入,奋起直追,立足湖南,辐射全国,放眼世界,继晋商、徽商、浙商、闽商、粤商之后把“湘商”这块牌子叫响,创造众多品牌,产生一批能在商界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巨子,真正树立起第四代“湘军”形象,将湖湘文化发扬光大,任重而道远,但这也是希望之所在,出路之所在,人们拭目以待!

   ( 作者附言:本文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第一次提出了“卲东人”是商界“湘军”的概念;第一次从湖湘文化的角度来探讨卲东经济现象的渊源,把它提升到湖湘文化的高度,认为它是湖湘文化与改革开放的结晶;第一次跳出就文化论文化的圈子,从卲东经济现象、从经济角度来探讨湖湘文化的在新时期的发展、变化、转型,点出了湖湘文化的一些新亮点;第一次提出以卲东民营经济为契机来带动整个湘中地区的民营经济发展,打造中西部地区民营经济集聚带和辐射带,带动整个湖南经济的腾飞。当然以上只是笔者的美好愿望和不成熟观点,只能算是一孔之见,旨在抛砖引玉,希望大家都来关注卲东经济现象,思索湖南的经济发展,探讨新时期湖湘文化的发展,真正将其发扬光大,而不只是坐而论道。)

上一篇文章:湖湘人与湖湘文化
下一篇文章:闲话株洲人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7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502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63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75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9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615]
· 新长沙 新联话[16029]
· 出味的长沙话[2287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500]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742]
 
· 人世残局难丢手[6417]
· 湖湘后学“湖湘文化热”[4676]
· 张浚葬官山之谜[3206]
· 定王台最先让长沙这条蛰龙…[3866]
· 长沙赋并序[4200]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