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正文
酸豆子粑粑(写给童年的回忆)       
酸豆子粑粑(写给童年的回忆)
[ 作者:阿晴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3656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这会儿,什么山的酸枣糕广告铺天盖地都是,倒是勾起儿时回忆了,也是和酸枣有关的。酸枣树在我们这边乡下比较常见,冬天会落叶落得光秃秃,夏天非常繁茂。方言里把酸枣树结出的果实叫做“酸豆子”。

  一到夏天,小孩子们都会在酸枣树下走来走去寻找掉落的酸豆子:因为酸枣树的树枝上有刺,而且酸枣树大多非常高和笔直,很难去攀缘摘下酸豆子。可是酸枣树并没有我们期待中那么大方,经常围着树转了几天也只能捡到几个酸豆子。失望之余,发挥一点点能动精神,冬天被大人用来晾被子的粗粗的长竹竿就被抬了出来,挥起竹竿,透过浓密的树叶,看准小小的酸豆子,用力一敲,一个一个可爱的酸豆子就这么被敲下来。当然我们那时也不是那么饥不择食,大多时候还是有选择性的,先敲那些看起来已经开始变黄成熟了的,而把绿色没熟的暂时放过。说到酸豆子,有种叫做苦栎树的也会结果,结出的果实叫苦栎子。苦栎子咋看和酸豆子很象,但是个头稍微小点,而且果核上面没有酸豆子有的五个小凹点。结果有回弟弟捡了一个微黄的苦栎子,说了句“这个有点小,是酸豆子的弟弟”,然后在衣角上擦擦,扔进嘴里。接下来他就跑到井边去打了桶井水拼命洗嘴巴。

  零散的酸豆子我们小孩子是谁拣到(或者抢到)就给谁吃,没法保存也不可能保存。而酸豆子还有种吃法,那就是熬成粥状,然后在平面上摊成薄薄一层,依靠自然阳光晒干,再揭下来,就成了一张张的酸枣饼--那就叫做“酸豆子粑粑”。酸豆子粑粑可以在想吃的时候拿出来就吃,还特别好藏在各个角落里,一点都不怕被别人抢走,所以是我们的宝贝。可是酸豆子粑粑做起来总是很麻烦,一般都是大人们心情好又很闲的时候才去弄,做好了当成奖励发给小孩子。

  有一年我这个超级馋猫到乡下去度过暑假。摸鱼虾偷橘子之类的事情做多了也腻了,最重要的是大人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胡闹,也不管我,一点都没意思,所以就想一定得弄点新花样来打发时间才好。那年正好酸豆子大丰收,枝头累累的都是酸豆子,一勤快起来,抬出竹竿敲下了大半篮子,吃都吃不完,牙没给酸倒(继承了老爸的,特别能吃酸的东西,一点不怕倒了牙齿),肚子倒是给填饱了,看着还是半篮子的酸豆子我都犯愁了。最后是舅妈大概怕我无聊过头又弄出点什么新花样来折腾,给我出了个主意,说““你们自己做酸豆子粑粑吃呀。”

  对啊,这个主意提出得多么及时,多么新颖啊。我连忙动员那一票的兄弟姐妹们,给他们分工起来,一拨人继续去打酸豆子,要做就多做些,小孩子贪多嘛。一拨人就用冰凉的井水洗酸豆子。而我自己则跟在舅妈后面,喜滋滋的一起找个锅子出来好熬烂酸豆子。舅妈左翻翻右翻翻,找出了一个小号锅子,想了想,又换成一个中号的,递了给我,然后叮嘱我应该怎么怎么做。老天,当时从来都没碰过锅铲的小丫头一个而已,居然就要开始赶鸭子上架了,不过可没想过会不会的问题,好像童年时候,心里想的都是做不做,而不是什么能不能。

  洗干净的酸豆子全倒在了锅里,足足有大半锅子,大多是生硬的青绿色。泛黄的略软的全给我们在清洗的过程中挑出来顺带就喀嚓掉了。而家门口的几棵酸枣树也经历前所未有的竹竿洗礼,几乎给敲得一颗不剩,顺带好像还敲下了不少的毛虫。锅子里也放了水,然后就抬到灶上去煮,拼命的煮啊煮啊,边煮这一大群的小孩子都不停的跑进厨房揭开锅盖看看煮好了没,最后干脆把盖子给扔到了一边,大家凑在一起围着锅子看新鲜。可是半天半天的都没见太多动静,而天气实在太热,围在火炉周围真让人受不了,于是不一会就都跑出去了,只剩下盛满酸豆子的锅子孤零零的在厨房里,炉子里的火还在孜孜不倦的加热,再就是舅妈偶尔跑过来看看火。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舅妈叫了句差不多煮好了,散布在屋里屋外各个角落的孩子一窝蜂似的全跑进厨房,看到青绿的酸豆子居然给煮成了黄色的一锅粥,那粥还不停沸腾着,冒着泡泡,看起来奇奇怪怪的,怎么看都和吃过的酸豆子粑粑对不上号。我找了根勺子,勇敢的舀了一点尝尝,忍住一切反应笑了笑,于是勺子马上被别的兄弟姐妹抢走,他们也抢着尝味道,结果一个个都给酸得龇牙咧嘴起来,我在一边,终于忍不住吐出嘴里那口奇酸无比的酸豆子粥,哈哈大笑起来。舅妈在一旁看着我们胡闹,摇着头拿我们没辙,那表情看起来是又好气又好笑。最后她拿出糖罐子,让我们自己加糖进去,一不小心,你一勺我一勺的,就把糖罐子里大半的糖都倒进了锅里,搅拌一会,再尝尝,虽然还是酸,可到底好多了。又煮了好一会,酸豆子的核算是完全的熬出来了,都沉淀到锅子底部,又折腾着把那些核给捞出来,馋嘴的孩子还会把那些核都一个一个舔一舔的,就象可爱的小花猫一样。地上给丢满了酸豆子的核,这核其实也是个好玩具,穿成长长以串可以当项链,穿成小串也可以用来跳房子,但是当时都没人理会了,因为有更新鲜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呀。

  粥基本上熬出来了,可是捞去了核,看起来就少了那么多,太不过瘾了,我发动孩子们又去敲了很多酸豆子下来,洗好丢到锅子里再一起熬,再加糖,再捞核,搅拌,品尝等等下来,还是一番好折腾,舅妈干脆就不理我们了,她自顾自的到菜园里忙活起来,随便我们怎么玩。

  终于终于,在我们每个人都吃得差不多了以后,终于终于,在我们把隔壁一个还在吃奶的娃娃猛喂一口酸豆子粥酸得娃娃大哭以后,那锅粥算是熬成了,还剩下最后一步,就是找个平面把酸豆子粥给摊好晒起来,找到了晒谷坪里平日洗衣服的一块大石板,可是石板很脏啊,想了想,有个哥哥出了个主意,于是我们把家里的门板给卸了半边下来,反正晚上睡觉都不用关门的,门板可有可无,不是吗?但是经过我的再三审查,那门板也还是脏,上面不晓得是漆过桐油还是清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古怪,而且下半截凝集的泥土看样子是无法擦干净的。为了摊开那锅粥,我们这边也吵得象一锅粥了,每个人都想不出太好的主意,怎么办?只好去找万能的舅妈。舅妈轻巧的一句“其实是该用干净纱布”,我们听了一半就一哄而散,在每一间屋子里寻找纱布,却怎么也找不到大块纱布。这下可犯难了,不仅是我们,连舅妈都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可是……人是活的,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童年那充满了创造力的心,我们找来了报纸!把酸豆子粥摊在报纸上,一会就弄好了,一边还在想,等晒干了再把报纸给撕下来,就可以好好的享受如此的美味了,由自己亲手做出来的酸豆子粑粑,越想就越得意。

  最后的结果是,太阳很灿烂,晒得很好,酸豆子粑粑味道很不错,只是报纸怎么也揭不下来了。于是我们用剪刀把酸豆子粑粑剪成大致均匀的块各自分了。那一年的酸豆子粑粑是如此的别致啊,不仅因为是自己做的,还因为一面看起来很正常,翻过去一看,另外一面赫然还写满了字!而我们吃的时候,讲究点的就边吃边吐,不讲究的一通乱嚼,然后吞了下去。

  咳,多长见识呀,酸甜酸甜的,就把字都吃到肚子里去了:)

  --------------------------------------------------------------------------------
  捐助一个失学的孩子,为他们的生命制造一个播种希望的春天。他们的将来会因我们而改变。---http://hope.cnfarmer.net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 原创首发于里手论坛 2002/05/31 更新日期:2002年6月11日

上一篇文章:回首一伤神——贾谊故居游
下一篇文章:星星下的城市——长沙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887]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24]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63]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50]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41]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