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遭遇长沙话       
遭遇长沙话
[ 作者:赵阿华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6144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刚从外省来到长沙时,我就发现长沙人的口头禅里一句“做好事”使用率颇高,而且“好”字往往被拖成很长的音调,像是有人站在湘江边扔出一块石头,石头在江面上空划出一条抛物线后,“呲”一声落在水里。每当长沙人唱歌一样“唱”出一句句“做好事”时,我总是匪夷所思,只好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到底是雷锋家乡人,虽然行动上不见得天天做好事,口头上却念念不忘学雷锋!”

  后来才知道,长沙话“做好事”的含义十分复杂,这也说明本土方言颇有博大精深、幽默生动、值得玩味的蕴涵。

  如果你认为某人言行举止没有分寸,过了火,失了度,或着你想对某事物表示埋怨、不满、愤怒、揶揄、拒绝、娇嗔等等的情绪,在多数情况下,你都可以丢给他一句“做好事!”而且“好”字要说得重,并拉长音调。要分析你所具体表达的语意,这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句话的确和学雷锋无关,反而是你对“不好”或“不太好”的事物做出的否定评价。所以,这是一句正话反说,可理解为汉语修辞中的反语。

  最近耳闻一则笑话:长沙某中学青年男教师发现在他上课时,不时有女生请假上厕所,小伙子大惑。一快嘴女教师私底下揶揄他曰:“做好事,你们咯些青年哥哥迷里迷糊,她肯定是做好事了啥!”如果她前一句“做好事”表达的是一种反语,后一句“做好事”则说得神秘兮兮,语速快且音量低,什么意思?追本溯源,有“里手”提供“典故”。一曰:一对未婚情侣正为女方例假推迟而胡思乱想,情绪绝望到几乎崩溃。一天,她愁眉大展,喜滋滋告知男友:“好事来也!”一曰:某君乃爱妻模范,每逢妻来例假,他不准她沾一滴冷水,洗洗涮涮一人独揽,自褒为“做好事。”可见,这句“做好事”也与学雷锋不搭界,可理解为汉语修辞里的借代。

  长沙话“做好事”的第三种含义,那就是现代汉语的本意,通俗讲就是指学雷锋。说起来既自豪又响亮,这也是忠诚善良、古道热肠的长沙人最喜欢做、最愿意做的一件事。

  长沙话在表达“暂停”、“且慢”的意思时,经常会说“踩一脚。”这句话源于“刹车”时的脚步动作,可以说形象而生动。近日耳闻两则笑话:

  有北方人初到长沙,在火车站上了一辆中巴车。沿途不断有乘客下车,下车前都要向司机喊一句:“踩一脚!”司机就乖乖把车停住了。北方人一头雾水:在俺们北方,“踩一脚”和“踹一脚”意思差不多,谁敢拿这句话向司机叫板?难道真象传说中的一样,湖南人辣味冲天?我还是入“湘”随俗吧。就这样,中巴车到了窑岭,北方人对着司机大喝一声:“踹你一脚!”举车震惊!

  有长沙帅哥去大连开会,会务组安排来自天南地北的与会代表去棒槌岛游泳。帅哥大腿抽筋,不幸溺水,他被人拖上岸时,肚皮被海水涨得跟青蛙一样。有位上了年纪的女代表说自己会人工呼吸,说着张开满嘴黄牙就要实施抢救。帅哥急了,一边挡住女方的嘴一边吃力地说:“踩…踩…踩一脚!”女代表二话没说,遵照帅哥的指示,对准他的肚皮狠狠踩了一脚!水是踩出来了,长沙帅哥却哭笑不得。

  长沙人讲话注重彩头,爱听吉人吉言,恨死哒乌鸦嘴;长沙人在某件事正式架场之前,也相信一些征兆或彩头,也有一些忌讳。比如,长沙人打麻将就有蛮多讲究,讲究得没有道理可言,有点牵强附会,又有点滑稽搞笑。我的同事谭哥就迷信这些讲究。

  这天,谭哥在麻将馆手气好得不得了,连放了几炮,吓得一屋子人打尿惊,望着他就眼睛出血:“谭大宝,何解今天手气咯样好?”谭哥一边点票子一边笑眯眯地讲:“昨天带崽去岳麓山玩,我特意来到白鹤泉洗了好几道手,怎么样,灵吧,吓得你一滚吧?!”谭哥讲着讲着就更加得意忘形:“昨天站在岳麓书院大门口我就想,如果把书院门上的唯楚有才,于斯为盛的后半句改成:到处打牌,把杨度的那一句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的前半句改成:不准打牌,是不是很韵味?”结果一屋子人拍桌子打椅:“谭大宝,你口里咯样臭,你只在白鹤泉洗哒手,冒漱口呀?”

  一大早,谭哥就去菜市场买河虾。女摊主在帮他蔑虾壳子的时候,他站在一边看着。她客气地对他讲:“老板,莫站着喽,累,咯里有硬板凳。”谭哥一屁股坐下,又弹簧一样反弹起屁股,低头一看,凳子上有一枚五分钱的硬币!谭哥一脸的晦气地埋怨:“一清早就硬是背时,老子今天的麻将是摸不得了!”弄得女摊主一脸的不好意思。原来,长沙话的“背”与“币”同音。

  谭哥在屋里不敢打麻将,怕婆婆子和崽吵闹。他喜欢在单位的单身宿舍找年轻人打麻将,美中不足的是宿舍的设施差了一点,桌子、凳子是乱凑合的。谭哥嫌凳子矮哒,就提出和对面的坐在床上的青年哥哥调位子。那个伢子顺手在床上摸了一本《长沙黄页》:“谭哥你垫着书在屁股底下就OK了。”谭哥对着那扎伢子就一呸起:“你想让老子坐输哦?!”原来,长沙话的“输”与“书”同音,那扎伢子只好和谭哥调了位子。这是一种上下铺,谭哥坐下铺,上铺还躺着一位伢子。那扎伢子在看杂志,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杂志就从手里滑落,正好打在谭哥脑壳上,谭哥气得掀了麻将桌子:“还玩个屁,输到头哒!”


  〖长沙里手〗 选自星辰在线论坛 2003/04/09 更新日期:2003年4月11日

上一篇文章:在麓山
下一篇文章:子夜的都市,在这里放纵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6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2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42]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11]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07]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21]
· 新长沙 新联话[15922]
· 出味的长沙话[2278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02]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21]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6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2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42]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12]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0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