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市井百态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姚家巷的“菜狗子”       
姚家巷的“菜狗子”
[ 作者:潘峰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119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20多年前我搬到望麓园一栋,心情正如杰克初上“泰坦尼克号”一般。我以前住姚家巷,只有六七个平方的茅屋子,后来住的便河边面积多了几个平方还少了一个娭毑同住,但隔壁是捡废品的舒家妈舒家爹,门前是几十户人家共用的公共厕所,还有一溜子寻哒我害的小屁股。姚家巷和便河边,原本是个湘乡人齐伴的地方,老甸甸基本上用湘乡话聊天,用湘乡话扯谈,用湘乡话骂娘和教育细伢子,大部分人在四运输公司拖板车和四煤栈挑煤,是城市的最底层,细伢子以调皮捣蛋的居多,以判刑劳教居多。我们家的搬迁,首先要得益于我母亲与我娭毑的不和,最重要的是她交了一个房管所的好朋友谢姨。

  而我对姚家巷和便河边更是恨多爱少。因为我是在株洲县长大的,生来一副多愁善感郁郁寡欢的秀才样子全让这两个地方给毁了。由于我的口音我被当作乡里宝受尽欺凌,那帮贼鬼鬼精鬼精,你就是住在伍家岭和桂花村他们都听得出你是个种菜的“菜狗子”,何况你是株洲县的“斑椒”呢。

  当时有一个流行的说法是“乡里人一只鸡,城里人一件衣”。表达的正是城乡亲戚相互馈赠价值的不均衡,一只鸡只有块把钱,而一件衣光一尺布票就可以卖到四角。我刚上学,一说话就有人朝我吼:“乡里宝,呷糖包子烫了背。”原来他们臭乡里人只配吃馒头,不明白馒头里怎么夹了白糖馅,举起糖包子抬头去看刚咬的那个洞,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结果糖馅流到背上,因为乡里人穷,穿不起上衣,结果糖馅烫了背。

  刚搬到望麓园时,兴许是受到了一种莫可名状的兴奋状态的影响,我成了一段时间里的听话崽。我做饭做菜,是因为我天生的喜欢,我洗衣服倒马桶,是因为卫生间和自来水龙头都在楼梯间,可以听到左邻右舍表扬的声音,在结冰的冬天我清早起来去长治路菜店排队去采购齐心白黄芽白。礼拜天,艳阳天,我们全家出动,挑的挑,抬的抬,到长沙火车站(现芙蓉路建湘路的连接处)卖茶水,用一种大叶子煮水染色,一分钱一杯,生意好的时候能赚到七八块钱。

  在家里我是老大,口袋里有了买小菜的钱,便开始从周围的一些人手里收购粮票和布票,粮票是一角二分钱收进来,两毛钱卖出去,布票是两毛钱收进来,四毛钱一尺卖出去,还有公分券,收进卖出的价格我记不清了。我的第一个主顾是在长铁二小门口卖紫苏姜梅子人参米的无腿胖大娘,经常是靠着两条排骨凳移动,眼睛里露出凶光,是因为经常有人抢了她的东西就跑,她又没有办法追。后来我的生意越做越大,发展到经武门米粉店。

  我在姚家巷有一个玩得好的同学叫王建国,他屋里可能是姚家巷最富裕的一户,父亲在煤炭公司批煤,三个姐姐一个哥哥,人人一部永久牌单车。王建国一屋的人都非常喜欢我,认为我会读书,懂礼貌。这与我在家里的处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在长铁二小读书,各科成绩都是名列前茅,批《水浒》,批李逵只认哥哥不认线,整个一学校的漫画都是我画的;铁路局的领导来视察,上课我举手回答问题,然后领导表扬我们的班主任郑立誉老师说:“郑老师教的学生到底不一样。”结果惹得老师对我怜爱了好几年,我和老师同住在便河边的时候,有什么好吃的,老师经常捧个洋瓷把缸送过来。由于我父亲在外地,母亲又经常出差,老师索性把我接到家中免费住了半年。老师是教语文的,那半年任何课文我都可以倒背如流。

  我在家里的日子从来就没有这么幸福过,首先一个原因是长铁二小就在北站边,而北站的围墙又被砸得千疮百孔。更奇怪的是,长铁二小破天荒地在姚家巷招了一批非职工子弟入学,这批人中又偏偏有了个我,而我又是如此地喜欢火车和铁路。那时候北站经常压死人,一有细伢子出事就有人向我母亲报讯:“你屋里阳伢子被火车压死了。”把我母亲急得够呛。她要我学画画,将来到热水瓶厂去搞设计,而我最大的愿望是分到饮食店去,将来有吃不完的油渣。我常常是书未读完,书包里弄得像酸菜般的课本早就所剩无几了,弄得母亲十分伤心,而我偏偏还要对她吼叫:

  前途前途 一把锄头
  毕业以后 修理地球

  自从我们家从便河边搬到了望麓园,天地宽了,沿途有那么多的饮食店、南食店、面馆和米粉店,特别是跟我犯冲的父亲从外地调回长沙,我便再也无心读书,一心只想怎样飞出去……


  〖长沙里手〗 选自长沙晚报 2003年12月15日 更新日期:2003年12月21日

上一篇文章:远观长沙人
下一篇文章:在长沙实习的日子里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故将军食罢夜归来[3885]
· 幸福桥的幸福生活[4294]
· 游击坪4号公馆原为蔡锷专祠…[3282]
· 一个老路牌后站着一个老长…[5722]
· 丰泉古井[404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