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工地人物 >> 正文
工地人物系列之八  粪瓢子       
工地人物系列之八  粪瓢子
[ 作者:时落笔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5200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有这样一群年轻人,远离都市繁华,远离家人爱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有三百天生活在异乡工地,挥洒着汗水和青春,筑成一条条联通全省全国的高速公路。他们用诙谐打发着无边寂寞,他们用真诚叙述着无边相思。他们就像是一群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不断的迁徙流浪,寻找着为了生命中的绿洲。“工地人物传”就是讲叙这些年轻人的故事。

粪瓢子
时落笔

  老瓢最爱提他青春痘一脸时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几个纨绔子弟,坐在校门口的围墙上,啃着菜油炸的葱油饼,用橡皮筋打暗恋的低头走过麻花辫女生。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在表明他曾经的纯情和对纯情的向往,借此霸占我的电视机看《玫瑰之约》。记得我那台老掉牙彩电在信号微弱的工地调出湖南卫视时,老瓢激动地抱着彩电深情一吻,那个硕大的唇印自今还留在灰尘一寸多厚的外盖上。

  老瓢的乡土观念很浓,每当电视有国产战斗片,老瓢总得意的从投降被俘起义阵亡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中找出一大堆L县人氏来。甚至如果那次严打的通辑犯,L县没几个名字排在前几位,老瓢也会愤愤不平。L县的板鸭在湖南很有名,以前老瓢最爱向人推荐,说:“鸭子啊,还是我们L县板鸭好”!不过可惜现在鸭的含意太多,很容易被人误会,老瓢也只有强忍那份自豪了。

  除了周日晚上看《玫瑰之约》,其他时间,老瓢一般都会打麻将,老瓢是工地的四大麻神(绳)之一,每次打牌之前,老瓢的习惯是用香皂洗手,用温水泡脚,用棉毛巾擦脚,穿白袜子黑布鞋。其阵势有些像决战前的西门吹雪。

  老瓢是材料科科长,无需像其他科室的兄弟上工地晒太阳,晒得跟非洲人一样,所以老瓢常被工程科的女孩子喊做老白脸,被老瓢取外号叫“黑妹”的马睛最近更是盯着老瓢笑,她最近看了一新闻:一位太平洋群岛的酋长说,白人如果烤的好的话,有一熟香蕉的味道。 我一直认为给老瓢取外号叫粪瓢子的人,一定是个天才。其结果,导致了近十年,工地上百分之九十经典的外号,全是心理极不平衡的老瓢挖空心思琢磨传播的。老瓢一直不敢给我取外号,除了我们是合屋而未同流的室友外,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他一个故事。 一个让三十六岁的老瓢脸红的故事。难怪,席慕容说“一个男人三十岁后,能让他脸红的,已不是女人的身体,而是爱情”。很久以来,我一向以为像老瓢这种事业有成的有妇之夫,最多和新分来的女孩子开开玩笑,躺在阳台上看看关于婚外恋的言情小说。

  那是前年的夏天,公司领导突发奇想,把我们几十个人发配到常德一电脑学校学习。常德是一个值得人怀念的城市,一个城市值得人来怀念,大多是因为那个城市的女孩,常德女孩就像张爱玲所谓的最完美的女人:“天真老实中带着诱惑”!

  为了辅导我们学习,电脑学校给我们安排了四个快毕业的女孩做我们的辅导老师。一时间,大家学习积极性全被调动起来了。可怜的老瓢对着手中的键盘,完全找不到摸麻将那种“拇指一搓就往桌上一拍”的感觉,三十岁再重新学拼音,难度不亚于再学一门外语。老瓢便把五笔字型的表复印在键盘边,试着敲打自已的名字,结果半天打出一个名字“文肓”出来,把老瓢气得吐血,差点把电脑给砸了。于是,一个常德女孩成了后进生老瓢的专职辅导老师。那个女孩不仅姓田,嘴巴也很甜,笑起来更甜,几句软棉棉的“哪好啊!”、“哪么搞呢?”如同吴侬软语般好听,在她手把手的教导下,老瓢的打字速度一日千里,居然每小时也能弄十几个出来。电脑学校的伙食比工地上民工吃的还差,我们几个常到校门外下馆子,尊师重道的老瓢的自然要邀上辅导老师。我瞧点暧昧出来,老瓢的口才和小气在公司一直有名,那段时间,倒也被我策得忍气吞声主动买单。

  一个月的学习,我们是很痛苦地终于熬到了头,老瓢却是幸福得忘了时间这种慨念。走的前一晚,女同事们跑去看了刚上演的《泰坦尼克号》,我们到歌厅里狂欢,老瓢仗着喝了半瓶啤酒,抱着那常德女孩跳了一整晚的舞,我们笑他是把一辈子的舞一晚上跳完了。

  第二天一早,从常德回长沙的汽车上,不知哪个女孩子想起昨晚的电影,女同事们又哭成一片。我苦笑着想开车窗透风,一回头却怔住了,三十六岁的老瓢,居然也一脸的泪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用一转身离开了你
  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里手社区 2002/10/05 更新日期:2003年1月21日

上一篇文章:用王朔书名评点各地湘女
下一篇文章:三湘记食之《衡阳呷鱼粉》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6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6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92]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8]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3]
· 出味的长沙话[2091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7]
 
· 的来的往[2986]
· 碧湘街洪水的记忆[3560]
· 湊一桌乡里湘菜[3788]
· 舔箸之乐[4033]
· 辣椒的制法[4411]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