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孙老师上网记       
孙老师上网记
[ 作者:常克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2842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一)

  孙老师六十多岁了,去年夏天已经退休。原与孙老师同一个教研室的王老师前年退休后进了老年大学的书画班,不到一年,作品就上了报纸。去年中秋节前还特意画了幅《奔马图》送给孙老师“雅赏”,题款是“一马平川”。

  看着那匹意酣墨饱、四蹄奋扬的奔马,孙老师心中有点妒意。他想,你王老师哪里是送马给我雅赏啰,还不是想在我面前炫耀一下,表白你是退了休还学有所成。哼,我孙某人也不是吃素的,看我也玩点有品位的给你瞧瞧!

  孙老师想到了上网。孙老师的儿子是教电脑课的老师,听说父亲想上网,很快就搬回了一台“奔4”的兼容机,帮他安装了一块手写板,将一些上网的基本操作方法教给了孙老师。

  上了网,孙老师就直奔聊天室找人聊天去了。进聊天室要注册,孙老师想,自己已经退休,是一闲人,对于电脑又是门外汉。就取了个“门外闲人”的昵称。他不知道怎样选图标,电脑自动给他配了个靓崽图像。孙老师在学校教的是古代汉语,对唐诗宋词颇有研究,于是进了“文学天地”聊天室。正好一个叫“楚天狂客”的在叫阵:“怎么?没人敢与我应战呀!”

  孙老师第一次上网聊天,既忐忑又兴奋,手有些发抖,便写下了“我来试试怎么样”几个字。标点也没打,就点了“发送”。马上,他就在荧屏上看到了自己写的这几个没有标点的字,心里一乐,正后悔没打标点。那“楚天狂客”的字就上来了:总算来了个愤青,你想聊什么?孙老师心想,这人也太狂了,怎么这样没礼貌,上来就骂我愤青!看那“楚天狂客”的图像,比自己的还酷,一大片金黄色的头发遮盖了半边脸。便回道:既然是在文学天地,当然是聊文学。你有没有兴趣?

  “楚天狂客”回道:哈哈,小子,你可聊到我的饭碗里来了。告诉你,我就是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咱们聊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孙老师这下来了自信,回道:我喜欢唐诗宋词,就聊这个怎么样?

  “楚天狂客”回道:你既喜欢唐诗宋词,背一首李煜的《虞美人》给我听听!孙老师老老实实背了起来:春花秋月何时了……

  可怜孙老师用的是手写板,本来就慢,要把整首词背下来,也需一点时间。“楚天狂客”却等得不耐烦了,不断地往上发话,催促道:怎么?背不出了吧!露怯了吧?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这瓷器活呀!

  孙老师忍气吞声将这首《虞美人》背下来,一点“发送”,“叭”地一下送了上去。“楚天狂客”傻了眼,回道:还不错!再背一首他的《浪淘沙》看看。

  孙老师又背李煜的《浪淘沙》:帘外雨潺潺……不过这次聪明了,没有全篇背完才发送,而是背一句送一句。背完《浪淘沙》,“楚天狂客”又要孙老师背柳永的《八声甘州》,孙老师这回没有那样听话了,回他道:你考我,也算考过了。我不考你,只要你告诉我李煜生于何年何月何日,死于何年何月何日,怎么死的就行了。

  “楚天狂客”答不上,回道:你莫搞这种刁钻古怪的题目问我,只怕你自己都不知道。孙老师回道:李煜生于公元937年农历七月初七,死于978年的农历七月初七,他是被宋太宗赵光义赐毒酒害死的。死因据说就是他作了我上面背过的那两首词,触怒了宋太宗,才引起这杀身之祸。

  此言一出,聊天室里一片哗然,都称孙老师是“大虾”。“楚天狂客”给孙老师回话道:国位大虾,偶服了你。88!

  孙老师正有点陶然,忽然看到这帮小GG、MM都喊自己是只“大虾”,又看到“楚天狂客”的回话,真的是一头雾水。连懵带猜,明白了个大概。觉得自己初次上网就老老实实被个小年轻考了一回,也确实像只大头虾,怪不得大家起哄。只是想起街头卖的那些煮得红红的“口味虾”,心里很不是滋味。摇了摇头,叹口气道:“楚天狂客”这小子,尽写些错别字,还跟我谈文学。又骂我是“大头虾”,又喊我做爸爸。唉!现在的年轻人呀,搞不懂!

  
  (二)

  孙老师第一次上网聊天,就被“楚天狂客”扎扎实实考问了一回,虽然孙老师像个小学生似的认认真真回答出了“楚天狂客”的提问,但那一片“大虾”的赞誉却被初上网的孙老当成了讥讽,那几天在他眼前晃动着的都是南门口夜市煮得通红的“口味虾”。他问自己:难道我在网上给人的印象,就是一只傻乎乎的大头虾吗?回想自己那天在聊天室里的情景,他又觉得有点像。他只是搞不懂:那“楚天狂客”认输后为什么不叫我“前辈”、“大爷”,却叫我“爸爸”咧?

  休息日,小孙老师一家回来,孙老师将心中的疑惑讲给儿子听,小孙老师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在儿子的解释下,孙老师如释重负,这才明白“大虾”原来是“大侠”,网上高手的代称;“88”不是爸爸,是英语Bye-Bye的意思。

  孙老师也尴尬地笑了,说:这网上的语言太不规范了,我们这些读过“子曰诗云”的老夫子如何知道啊!儿子趁机给孙老师戴高帽子:读过“子曰诗云”的人又有几个像爸您这样前卫的,还上网赶时髦呀?

  孙老师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倒也是。心中便又升起几分自豪感。儿子又告诉他,很多文化人和有识之士都在论坛里面写文章、发帖子,谈见解,抒感怀。不妨进那里看看,强过在聊天室里跟小孩子们扯谈。学识阅历相差悬殊,无异于“对牛弹琴”。孙老师觉得有道理,他在网络上搜索,发现有个论坛的“谈天说地”版块人气很旺,里面确实有不少高水平的文章,便仍旧用“门外闲人”注册,成了这个网站的会员,经常写点随笔、杂谈之类的东西贴上去,很快就吸引了众多的眼球。每当孙老师这“门外闲人”的帖子发上去,跟帖很快就来了,或是赞扬、或是唱和,点击率相当高。时间一长,孙老师在“谈天说地”论坛里结识了很多网友。有一个叫“绛珠仙草”的网友,更是与他十分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有一天,“门外闲人”的一篇杂感,将孙老师“醒哒门子”。在那篇杂感里,孙老师从北宋理学家程颢的一首七律《春日偶成》谈起,谈到自己花甲之年上网,获得了很多前所未有的乐趣,但有些人不理解,因此也有“时人不知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的感喟。

  此帖一出,又引起网友们的一片哗然,查“户口”的都来了,七嘴八舌,将孙老师剥成了“皇帝的新衣”。孙老师倒也坦然,连自己用的是手写板也供了出来。这以后,网友们不约而同地将孙老师的ID“门外闲人”喊成了“门外老人”。孙老师也笑呵呵地认可了。

  只苦了网友中的“绛珠仙草”,这是一位孤芳自赏的大龄“小资类”女青年,年过三十,尚无意中人,苦闷时将上网冲浪、聊天发帖当成了精神寄托,也是“谈天说地”版块的常客。自从孙老师在“谈天说地”版里发帖后,优美的文字饱含哲理,睿智的谈吐充满风趣,早就把个“绛珠仙草”的芳心占据了,认定了这是一位成熟潇洒、风流倜傥的才子。正准备向“门外闲人”发起“诺曼底登陆”战役,占领这片憧憬已久的“绿地”,不料孙老师自暴隐私,才知“门外闲人”竟是一位爷爷。一株“仙草”,如何能当此“雷霆”之击?当下就萎靡了很多。痛定思痛后,写下《踏莎行·芳心苦》给“门外闲人”“雅赏”,孙老师看到那“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与“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的句子,一头雾水。发短信询问,“绛珠仙草”竟然回信说:你是个骗子!孙老师这一吓,非同小可,非得问个究竟,“绛珠仙草”在孙老师的再三追问下,这才羞答答地回道:你六十多岁了还来上网,与GG、MM搅到一块,骗我的感情,不是我站得稳,连心也差点让你偷去了!

  孙老师恍然大悟,叹道:以前听人说,网络上骗子不少,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成了其中一个,骗的还是女性感情,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三湘都市报 2003年2月25日、3月4日 更新日期:2003年3月21日

上一篇文章:“炮手”成“歌手”——续长沙茶室
下一篇文章:扫描长沙文化娱乐业(合作调查)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故将军食罢夜归来[3885]
· 幸福桥的幸福生活[4294]
· 古城湘潭过大年[3576]
· 长沙闲人[3444]
· 湘江戏水[350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