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在长沙的这个夏天里(现在进行时)       
在长沙的这个夏天里(现在进行时)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2517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在长沙的这个夏天里,我知道:

  一

  在星期四,河西望月湖大停电,于是河西那边的人纷纷往河东赶,交通一下子变得异常繁忙。

  二

  黄兴北路的金满地等有空调的商业地点据说人员爆满。一大早就有人站在金满地的口子上等开门。门开了,据说附近居民要起跑,一家大小老少到里面占位子,有的一日三餐都在里面解决。

  有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有的是根本就没有电,有的只是带不起,不舍得用空调(用不起)或根本没有空调。总要让人们有个活路吧,在这炎暑。步行街、一些银行。全都坐满了人。

  三

  我看到一个环卫女工,躲在中山路百货大楼的过道上,席地而坐,屁股放到塑料帘子里,身子和头伸在过道上,头上蒙着一块湿毛巾,两眼无神地望着白花花的世界。

  四

  有的地方不但停电还停水了。真正的不知怎么活。

  五

  岳阳的一个当老师的有钱朋友说,我们岳阳人开始成批跑到长沙来避暑了。听说要用最大电力保省会城市,长沙不停电。

  六

  想起张楚的歌《蚂蚁蚂蚁》:我没有彩虹也没有牛和犁 只有一把斧头攒在我手里,阴天看见太阳也看见自己,晴天下雨我就心怀感激。朋友来作客请他吃块西爪皮 仇人来了冲他们打个喷嚏。冬天种下的是西瓜和豆粒 夏天收到的是空空的欢喜。八九点钟的太阳照着这块地 头上有十颗汗水就是没脾气,我没有心事往事只是只蚂蚁,生下来胳膊大腿就是一样细,不管别人穿着什么样的衣 咱们兄弟皮肤永远是黑的。

 

  附:儿子辈的炎夏幸福生活

  在长沙的这个夏天里,照旧在星期六送儿子到青少年宫去唱歌画画。儿子四岁了。

  进东头的正门时,见到精美的宣传栏里,在升起的白色日光里,正在宣称“谭盾、张也、黄卓……的童年就在这里度过”。

  科教楼四楼的儿童唱歌表演班里,到上课的时间八点半了,来的人还不到一半。金老师只好叹口气说,我们还是开始吧,也许这天气真是太热了。

  家长们纷纷发表意见说,是啊,到处拉闸限电,书院路,冬瓜山向东南据说居民因停电堵路呢。

  教室里倒是开着空调,非常清凉,我们的孩子就在歌声中不知外间冷暖地享受谭盾们的童年,当然他们不一定要变成谭盾——我们小时候很喜欢音乐和美术,可惜都是在街边上玩过,现在既是实现自己未竟的一种理想的另一种生命延续,也是想尽到自己做父亲之责。要想尽责有时就要付出牺牲,有可能包括我即将远行的梦。

  儿子很争气,听音、识谱、表演都是这一群孩子中的佼佼者,只是要听老师的好话,经常有些不大不小的脾气。

  因为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并未完成,所以要爱人来接班。爱人九点多钟来了,我就急急忙忙地往单位赶。天气真他妈的热,路上汽车都不太多了。我单车的前叉因为曾有过一次碰车事故,这时前叉忽然一个开裂,我就蹦跳在马路中间。只好心里肉痛万分地搭了个碰巧下客的的士。八一路袁家岭的一片灰尘中堵了一会儿车。到了单位,单位已有同事在加班,中央空调调到低档,进来时有些冷。

  匆匆将手头上的工作忙完。为了省几个钱,搭了辆晒得滚烫的摩的往青少年宫飚去,阳光无比的强烈,眼睛忍受着刺目的疼痛。这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儿子早已上完唱歌课,正在那里上美术课,练习粘贴画。进青少年宫的健身楼,上四楼,楼道里没有多少人,往最东头的教室去。一张门上写着空调开放,请随手关门。进了这张随手要关的门,那个一条腿有些残疾的中年男人仍坐在门的背后看报纸。他拄着拐杖总坐在最边远的这个角落里,一声不吭,他的女儿有六岁多了,一样的沉默,与我儿子同班,他手上拿的书,有时是乐谱,大约女儿在学乐器。他从不与任何人搭讪,自尊自强的样子,也许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供女儿到这里来学习。他女儿穿得并不是太好,第一节课油画棒与水粉纸没有制齐。我在寿星街看到过他,大约住在那附近;我又在八一路省军区旁贺眼镜开的青山旧书店见他拄着单拐在选书。

  今天美术教室里来的人,也不是很多,包括住在工大一个姓王的小孩子,他妈妈送他来学习几乎是风雨无阻的啊。也许天气真是太热了。

  教室里有一对双胞胎,上粘贴课忘记带胶棒,他家长马上就出去买来了蓝猫品牌的。她们的色卡纸粘坏了,年轻美丽的美术女老师说,没关系,还可以在粘坏的地方再粘一块颜色相近的有色纸,反面也可以利用啊。家长说,还有纸。这样的色卡纸一元钱一张。

  十二点钟,我们下楼去。外面太阳真的很炽烈。我看见我儿子的同学正在往一辆散发着冷气的小轿车上爬。儿子用羡慕的眼光望着他。黄兴北路用的是进口沥青,脚步踩上去,并不是太软,只是满世界都是像温开水一样白花花的阳光,满世界流淌。

  我们从西门出来,我的手一直举着,每一辆的士都是满的,包括好些没有放下表显示空车标志的出租车里。

  我们横穿马路,黄兴北路上没有一棵树可以遮荫。只有围墙围墙。我一只手举着,一只手牵着儿子。爱人说过中山亭前面就有去南门口的汽车站。于是举着手一直走。路上也有像我一样的人,在阳光下等车,没有一辆车,背着画夹的孩子在揩头发下的汗。

  我们走过中山亭,儿子朝我发脾气,问我们为什么不坐的士。爱人说我的手一直举着。儿子说,你的手势不对,他把手来回起伏,说要按我这样。

  说着就到了汽车站,无数辆的士在面前驶过,我和儿子的手势无法让任何一辆已经载了客的的士停下。最后旅游大巴来了。

  到了南门口孩子的外婆家。刚进门,他们那刚好停电。好在是一楼。

  于是开餐吃饭,汗流浃背。电又来了,空调在室内发出柔和清凉的声音。

  但,还是怕停电,他们都停怕了,更怕热了我们的孩子。

  我们吃完饭就赶着往家里赶,听儿子的话毫不犹豫坐了一辆的士,家里所在的宿舍恰好是双向电源。

  儿子在双向电源中享受清凉的夏天认为理所当然。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 2003年8月3日 更新日期:2003年8月21日

上一篇文章:文夕大火的“文夕”作何解?
下一篇文章:朱张渡的方得胜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8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4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6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3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3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42]
· 新长沙 新联话[15963]
· 出味的长沙话[2280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2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50]
 
· 做“农家”食客[3549]
· 碧湘街洪水的记忆[4107]
· 湊一桌乡里湘菜[4325]
· 舔箸之乐[4552]
· 辣椒的制法[4937]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