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他们把我当做便衣搞       
他们把我当做便衣搞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2241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一

  我住的宿舍大门口挂了一块偌大的牌子:XXXX街派出所联系点。
  我是个东奔西走的灰领,职业习惯就要让我们遇事问东问西。
  昨天,长沙里手打来个手机要我上芙蓉北路的“百年长沙”,一起给好朋友阿晴饯行。
  晚上六点多了,天有些冷,出门就狂奔,一辆崭顿的摩托车正好停在门口下客,一个漂亮的少妇将几块钱塞给摩的师傅,直往院内走。我上摩的,口气很大地对他说,到百年长沙去,女性频道对面。
  师傅口里有酒气,说刚才那女的自己说自己是妈咪。
  我喔了一声,问她在哪里上的车。
  师傅在展览馆路上边开车边扭头看我,说,我一看就像得你是叔叔。
  我讲,我是什么叔叔。
  他说,我并且还晓得你是便衣。
  他以为我是警察。
  我说,你看我像警察不罗,我不是警察。
  这个司机开着车,不往蔡锷北路转,直往芙蓉路上冲,并且闯红灯。
  我就和他说,你要小心,闯红灯又闯禁区,不要以为冒得人管你。安全第一。
  车子在芙蓉路上开得很快,一下子就穿过马路到了百年长沙门口。
  他说,我晓得你是来呷饭的。
  我说,是的罗,何解?!
  他说,我还晓得是别个请你。
  我说,是的。
  我下车,看了他的牌照是外地牌。
  我说,你玩得傲,外地牌,好多钱罗。
  他说,送叔叔就不要钱哒。我是为哒你闯红灯越禁区的。

  二

  前一阵子,单位交给我的任务,就是要我去泡酒吧。
  晚上回来常常是零点和一二点钟,骑辆烂单车穿行半边长沙城。
  万圣节周五的晚上,骑车路过五一广场下自行车道的立交桥,往黄兴北路走,看见一个高个子哈欠连连的女人,拿出一摞钱给一个十七八岁、手里端个塑料袋的细伢子。
  忽然想起,刚才在金色年华看到几百个大中专生在等晚晚场KTV的盛况,不晓得新怡园和靓歌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人气忽然就掉过车头,反过来就要往五一路长沙饭店的方向骑过去。
  那个高个子女人和十七八岁的细伢了扯起脚分头就跑,桥脚下不晓得是些什么人也在狂奔,寂静的立交桥,一片杂乱的脚步声。连一只猫也一窜就跳到平和堂走廊的栏杆旁,一溜就不见一影子。

  三

  过去定王台桥脚下是长沙市交易偷来的旧单车的非法市场。
  朋友的单车舍嘎两三部,终于决定喊我陪哒他一起去买一部旧单车。在桥脚下,我看见一部新车,好像是美丽达的,我晓得这个车好,离车主还有七八步远,就喊他:“站哒”。一时间,桥下大乱,一些人扶着各式单车狂奔,一个瘦子扶的车竟然把一个卖当归蛋的小贩给撞倒。黑色的汁液流了一地。
  朋友说,做好事。喊你陪,我单车都买不到。

  四

  不但单车买不到,黄碟也买不到。
  定王台文化市场朝向建湘路的大门口常年有人站在门口朝着人喊,先生买碟不罗。
  一回与朋友去,竟然没有人冲着朋友喊买碟不罗。
  朋友说,咯就怪啦,那扎摩的司机和几扎年轻伢子今天哈站在门口哒,咦解今天不朝我喊哒哪?
  他望着我,说,“肯定是你。”
  我讲,我又何解罗。
  他讲,我倒要自己亲自再出去,到门口看看,有人喊冒罗。
  一会儿进来,说,我晓得罗,你在我身边,他们就不喊。
  他忽然压低喉咙说,我晓得他们黄碟放在哪里哒,你站在我边头壮胆,我把它们搞出来,我们自家回去看。
  我就真的顿哒兜和他出去。
  他就走到东头,下了半层楼梯,走到定王台书市东北角建湘路下的人行过道上,在朝西的过道壁钉的蓝灰色板子间,有个缝隙,他就从缝里拿出一根铁丝做的钩子,往里头扒。
  他说,任哥,你把风罗。
  我就坐在过道中间。楼梯边头有人望哒咯边,我就走到买哈密瓜的小贩门口,手伸到他的案板下,说,借一下你的刀子,就把刀子拿到手上,倒提着。
  朋友搞出来八张碟,说,我们可以走哒。
  那边人还在望哒,我把刀转到左手,右手就去摸手机。因为来了个手机,我的设置是震动。忽然上面的上就起跑,连边头买哈密瓜的都跑嘎哒。我莫名其妙。
  我还是有点后怕的,可能我的长相会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朋友倒是不会。从此我经常只到省军区旁贺眼镜的青山旧书店买旧书。万不得已要到定王台去寻杂志和一些书,只敢从解放路的桥下面进。
  我又不是真正的便衣,他们把我做便衣搞,咯次也是做得太过分哒,我还是有点害怕的。
  其实那点碟中的内容,我瞟了一眼,有个片子我曾看见别个看过,在电脑子,我的另一个朋友装了PP。他为了方便我看,也给我的电脑装了个PP,不过我的电脑老是出问题,PP未来得及用,系统倒是在新浪潮装了三四回还不见好。号码也就丢了。
  现在别个都晓得我长得像便衣,身材中等敦实,剪短发,喉咙粗,讲话的习惯不好老像在训人,这难道就是我们可爱的人民警察。
  还好,我的朋友除开看一下黄碟什么的,并无其他不良嗜好,不然说不定会把我当枪使,要我和他们跑到哪家小“人肉快餐”茶馆,掀开一个个包厢门对着里面吼几声:出来出来,把衣服穿好。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里手社区 2003年11月26日 更新日期:2003年12月1日

上一篇文章:水陆洲上采桑叶及其他
下一篇文章:文夕大火的“文夕”作何解?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8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6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2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2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73]
· 出味的长沙话[2272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4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09]
 
· 做“农家”食客[3503]
· 碧湘街洪水的记忆[4063]
· 湊一桌乡里湘菜[4276]
· 舔箸之乐[4519]
· 辣椒的制法[488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