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水陆洲上采桑叶及其他       
水陆洲上采桑叶及其他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2804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今天中午坐在的士中奔波在炎热的长沙街头,交通频道新闻快报中说,长沙沿湘江和橘子洲的规划即将确定。并说毛大爹的那首《沁园春.长沙》使橘子洲名扬天下。

  好久不曾到橘子洲哒咧,不知那里一切可好,对那里有着很深的感情,很想念那里咧。

  还在东风小学(现在是不是改名叫蔡锷中路小学)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与同学相约到橘子洲头去采桑叶。

  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养哒蚕子。 蚕宝宝从一粒黑点中钻出来小得可怜,没有桑叶呷,就给它们喂莴笋嫩叶子。莴笋嫩叶水分太多,蚕宝宝呷多哒就拉肚子, 搞得不好就会死嘎去,真是心急于焚。

  那时候大家都好穷咧,屋里冒得几分钱把我们去搞咯样的业余兴趣,像我们那样的小学门口还冒得桑叶子买。要买还得到马王街的一家百货店门口,那里好热闹的,但我们多半买不起,只好靠两条腿走路(称11路车)到橘子洲头去采桑叶。记得那是春初,天气有蛮冷(那时候天气过硬比现在冷一些),住在柑子园的彭伟和东牌楼的石振清等人,约哒鱼塘街的我一起到橘子洲去采桑叶。记得桑叶好细,但采桑叶的细伢子却有蛮多,好粗的树,我们又爬不上去,结果碰到鱼塘街上比我们大几岁的高年级校友,他们只怕是看哒我们遭孽,就分给我们一点树叶子,那树叶子好嫩的,有的叶子还没有完全变绿,带点深红色毛茸茸地卷着。

  记得那天下哒点小雨,但我们不在乎。然后晓得何什搞的罗,就走到了小桥,湘江河里已开始涨水,水刚刚漫过小桥。于是高年级的同学喊,我们从小桥走过去要得不罗。还么子,大家就扎起两只裤脚手牵手往小桥上走。我记得我扎得比较费力,因为个子不高,要扎到大腿把子上,于是有大细伢子帮我的忙,帮我把外裤、里头的纱裤、运动裤全部扎上去。

  小桥上面过去还是有石头围栏的,即用砖和小泥砌起的实心围栏,有的围栏被水冲走了,就好大的水直个冲,骇死人,有围栏的地方,水就平静得多,只上面一截静静地流。我们三个其实有蛮受骇,但大同学还是蛮照顾我们的,把我们围在中间,分两批牵手走着。我们总共有好多人,我不记哒,太古老的事记性冒得那好。

  走过去又走过来,上水陆洲岸边的时候,就看见岸上有一批同校的女学生结伴走过。我们中间有人还和她开了几句玩笑。

  真的是好韵味呢,草树开始萌绿,水清清的,有的地方水流好急(因为小围栏被冲掉之故),心里又紧张又怕,最后胜利到达。我把裤脚放下来时,发现里中外包括纱裤全都湿了。水最深处齐到我大腿把子上。

  星期去上课,上到第二节我们三个人就被提到一楼的老师大办公室,那里已经站了蛮多人,高年级的。全部事发。并且性质十分严重。 我们三人中有一个同学还被骂哭哒。现在还记得姓邓的教导主任训所有同学的一句话:“你们咯是拿生命在冒险呢?”我头一次听见拿生命冒险的不应该,因为我记得黄继光、罗盛教、欧阳海、王杰、刘文学(一个与地主斗争的少年英雄)、罗光荣(一个滚雷英雄,我家里有一本这样的图书,我看得滚瓜烂熟)……都是拿生命冒险成为英雄的,我们应该学习他,我当时就准备好了以后当上述英雄的。但我们肯定做错了,因为不是战争又没有做正事,而是违规,只怕等同于私自下河游泳。我第一次听说生命,原来我还是有生命的。姓邓的教导主任的妹子(女儿)和我同班,所以我记得教导主任的姓。

  到后背(后来)我记学校里出了一张批评榜贴在校门口,有我的名字,并且通知家长,我的家长听了只对我苦笑了一下,说,下回莫跟哒别个一路咯样搞。你看那时候的老师几好,批评凡(归)批评,通知凡通知。不像现在咯下老师,细伢子在学校里读书,动不动细伢子在学校里挨批评,就打电话喊家长到学校里去,你以为家长都是无业人员,或是街头的狗哦,想喊来就喊来,想威胁细伢子明天莫来读书哒就威胁,以为别个都没得事做样的。(扯远了)

  以后屋里搬家,就转学到学工坪小学(后改名西文庙坪小学),已经读四年级,开始成规模地养蚕子哒,我的可以养到二三十几条,我养哒十多条。 学院街附近的细伢子胆子大些,敢于做事,天不怕地不怕。我也就跟哒他们和(ho第二声上声音调)。 我们把四路里的树都看遍,最后发现学院街方圆好多里只有成仁街边头一条通往百花村叫仁美园的小巷旁一个水泥房子旁边栽哒一棵桑树。

  记得有一回我们有个颜建桥的猛子同学,背哒别个晒衣服的竹篙站在屋顶上扑桑树叶子,搞得别头的大人子出来哒,骇得我们做死的飚,最后剩下颜建桥宝一个人站在屋上。

  第二天上早自习课前问他后来何什搞的,他说冒得么子路,只是批评了,问是哪个学校的,我扯白讲是铜铺街小学几年级几班的,装可怜相。他们就放了我。

  仁美园去不成了,还是要到水陆洲去。

  我记得我们是下午下哒课后经常去的,那时候下午放学放得早。

  我们反正搞桑叶搞得蛮猛。我的那些十几条蚕子全部都养活哒。我养蚕的名声居然传到哒父亲单位,他们有个女同事为哒整(治疗)癌症特别找我父亲一下子要了好多蚕蛹过去哒。我很慷慷地说,拿去吧拿去吧。

  我们那时已会让蚕子织平板丝,即让蚕子在镜子上和玻璃上吐丝,蚕子找不到角落,只好吐丝,结果结不成完整的茧,倒像一个鸟窝,一个白色我鸟窝,里面躺着个深橘黄色的蚕蛹。

  学院街上住了个叫凯胡子的同学,他竟然异想天开,想要集中他所有的蚕丝织个什么,于是将所有蚕蛹,放到瓮坛里(过去烧砌的煤炉,为了节煤,炉子旁边一般砌进去两个铁制的瓮坛,里面烧水洗脚洗澡)煮,想抽出丝来。他肯定没有抽出丝来,不然他会大大在班上炫耀一通的,后来就没有听到他的音信哒。更有好呷的同学,烧哒蚕蛹呷。我呷过,居然不记味哒,肯定是冒得么子味的。

  在水陆洲也被抓过。水陆洲上后来成立了护绿组,是由老师带哒洲上的高年级小学生组成的。结果我和几个别的同学因为在树上扯叶子跑不脱被逮起哒。搜书包,记学校,问住处。有个比我们小二个年级的住在修文街的,问到住处,他说住在修文街二百多号,那边就说:有么子两百号罗?那小同学就眼粒巴挲地说:“崽撮你”。护绿队严肃的老师顿时露出笑盈盈的真面目。以后传为笑谈。修文街现在是否还有两百多号,我不晓得。过去那条街真的有蛮长。以后那个小同学,经常被我喊作“崽撮你”。

  再大些时,已不再养蚕了。初中时和小学同学就读六中的陈涛一起经常游过大河,就坐在橘洲的绿荫堤上拣些桑椹吃,太阳照得沙滩是白的。我们就躺在护坡上望着向北流去的大江,谈了一会儿理想。

  我说,我想当军事家,像拿破仑、巴顿那样。当时我读过一本解析《孙子兵法》的书叫《兵家权谋》的书,里面的小注中引用了巴顿的事迹,很新鲜,我时髦地提出这个国外的人物来。他说他的理想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大概是科学家之类像我所说的那样是大而空的理想吧。

  我的理想无从实现,现在再谈理想都要脸红,我变得没有理想了,甚至连一同谈理想的那个少年朋友陈涛现在过得好不好,住在哪里,我也无从知道了。

  好在橘子洲还在,不过一规划,再建设,只怕我又会连好洲都陌生了。时代在进步,湘江后浪推前浪,像我们不成气的小前功尽弃辈正像格非在书中所说的那样……。

  最后一句是;像我们不成气的小前辈正像格非在书中所说的,就像一条鱼被时尚的波浪抛到了岸边。真的在以经济为社会发展中心的时代,我就像一个多余人。深夜了还坐网吧中无所事事地回忆过去。

  可以太息,且以长歌当哭。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 2003年7月20日 更新日期:2003年8月1日

上一篇文章:三道拱门的那座学校
下一篇文章:他们把我当做便衣搞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0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5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8]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28]
· 新长沙 新联话[15865]
· 出味的长沙话[22716]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30]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97]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883]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21]
· 找到湘江猴子石[4160]
· 张公祠与保节堂[3946]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3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