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正文
三道拱门的那座学校       
三道拱门的那座学校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2036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三道拱门的那座学校。一直都还记得。虽然当时过得并不那么自在和痛快,但已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而时常被怀念。

  三道拱门的喻意,据说象征文理工,这是一座综合大学。与当时的偏重文科的湖南师大和当时还归属部办的大学湖大等偏重工科的大学也有区别。

  我读的是中文系。听那些师弟们说,好像现在都设文学院了。三道拱门的学校办学时间并不是太长。我们老师能够提的好像也就是当年实际上遭禁的《河殇》的作者之一王鲁湘。作家肖建国,甚至当时只是在湖南日报工作的银祥云也被一些老师提出来。一个酷似男人婆的女老师即把银祥云的一篇写得够复杂(因此我就认为不那么好)的作品也选进了她所教的当代文学的散文部分,必读篇章了。

  我在三道门学校过得并不是很好,我从不参加学校、系里或者班级的任何活动。

  我一个人,心中有想法,但是什么也不愿意做,于是经常在学校里闲逛。从东坡村到南阳村到北斗村到西山。有时就一个人傻坐在远处的坦克跑道上。

  九十年代的头一年,远方也许有烽烟,但老实说,中国还算太平,虽然她被世界——其实是一些西方大国封锁着。因此我在坦克跑道上从来没有看到这里有坦克跑过。

  一位姓曾的邵阳妹子,我喜欢的一个同学,她有一次在我面前说,她和温海鹰一起看到坦克飞快地驰过,比解放汽车还快。 我怀疑她是在吹牛,同时又疑惑是不是自己的运气太坏。

  我的朋友圈子很有限。我将南怀瑾的那本白话周易时常背在身上看,有一次一个同学问起一些段落,我竟然出口成章的背得出。那时记心真的是好,就像当时天真的是很蓝。

  那时有些学生会的干部会蹦来跳去地出风头,我觉得他们都是些幼稚的傻B,班上有个女同学参加了学校的选美,已经入围。我倒是觉得真的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后来有同学在报纸上发表作品了,一个女同学虚构了一篇父亲如何爱她,后来去世,她痛不欲生的故事,发表在《年轻人》杂志上,我觉得她真的是做得出!

  我无所事事,真的是无所事事。天空很蓝但它是空空荡荡的就像俺空空的一颗心。学校南山教学楼前有好多的桂花树,在中秋前后,有月亮的晚上真的是很香。南山和北山的食堂那些肉包子,我以后走了那么多地方却再也没有尝过那么好吃的包子。

  我什么也没有珍惜。

  有一两个印象很好的女同学。但我没有与她们过多交往。

  有一个班级学习委员大胆地跑到男生宿舍经常来约我说到西山去走走。我满脸通红地和她出去。一直走听见蛙鸣和远处山野的狗叫。但并没有说过任何的情语绵绵。

  我听张桂喜(孟泽)、沈国清、袁铁坚、王澧华等老师的课很认真,记了好多笔记,有些好老师的名字都忘了,比如讲一个什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课名都忘了)的政治课的老师,真的讲得很好。他在人民大学读过研。最有收获的是张铁夫老师讲的那些俄国苏联文学。他的声音有着某一种好听的质感,音腔有着某种共鸣,而俄国文学又是那么地悠远深沉就像北方寒冷冰雪的蓝色的夜。他讲托尔斯泰,讲契诃夫,屠格涅夫,尤其是讲陀斯妥也夫斯基,那是融入了真实的感情的。以后我怕读他讲过的那些经典著作,因为怕读过了发现不过尔尔,而造成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译本的选择不善。在我孤独的有一段时间,我读到了陀斯妥也夫斯基的《死屋手记》,错字很多,是本极差的盗版,我竟然读出了一种感动,我只是选择一些段落而读的。

  在我们读书那些年,国内发生了很多转折性的大事。从沉寂到复苏。

  记得有熊猫胖胖举着牌子的亚运会,我们都被迫要捐款买抽奖券,记得王朔的渴望在热播。沈国清老师用他的诗人气质充满激情地在那里讲王朔讲室内剧。我因此深爱王朔。当时同学也读那些梁实秋林语堂的书,贾平凹也出了好几本散文集,记得有个老师特意在课堂纠正同学说贾平凹的凹读洼,因为贾在他的书中提到他的这个名,并且申明俺们乡下就读洼。一天到食堂里去打饭,广播里突然播报三毛死了。于是听说有女同学为此而大哭了好几场。最重要的一次是忽然学校的老师板起面孔严肃地要我们去开会听政治形势报告,不许缺席,并点名说尤其是班上的XX,他点的是我的名。到了三道门学校从南南山通往北山的大拐弯处的剧院。一干长着政府脸的人开始宣讲政治形势谈的是邓小平南巡的报告。南方一下子变得十分美好起来,杨钰莹唱的打工妹的歌到处风靡。

  我在时代的压抑中伸了个懒腰。我用睡眼看着我的前程。我的一段读书时光快要完毕了。

  离开学校前邀了个好友到了三道门学校的北山的一个小庙(也许道教的宫观之类)抽了个签。

  那签上写着:

  君今欲问易与难,
  马上悬崖船上滩。
  孔子在陈颜在巷,
  孙猴压在五行山。

  这签不好让我心情黯然。当然把我比作孔子比作颜回比作孙猴子,我是实在不敢当。也许这签只是预意,现在难,将来却是大有作为。

  离校前。一些同学纷纷大拍照片。我没有参与,只是照了张班级大合影。女学习委员拿了本学友留念册请我写句话,被我粗暴的拒绝。(很多年后,她再向我提起,我表示我现在深感后悔。)我看了同寝室的三个同学照的一张相。他们用他们的批判意识和黑色幽默拍了张极精彩的照片,三个人将屁股拱起,胯部形成三道拱,背景就是三道拱的校门。拍照的同学当时最爱读像刘索拉所写的〈你别无选择〉等书。而我爱读的只是张承志的〈北方的河〉和〈黑骏马〉。〈黑骏马〉中的一些章节让我有痛不欲生之感。那只能说明我当年的年轻。

  别了三道拱,别了那段时日。

  没有好好珍惜,没有认真读书,没有谈个恋爱。

  花开堪折直须折,如今花落了,枝残了,我爱的女子在我的梦中出现,脸上的泪痕干了。我的心却反而冷不下来。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里手社区 2003年10月30日 更新日期:2003年11月11日

上一篇文章:长沙人性之一:叫脑壳长沙人的“不服行”与“服行”(第五段也许会有人喜欢读)
下一篇文章:水陆洲上采桑叶及其他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86]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4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6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3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3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39]
· 新长沙 新联话[15959]
· 出味的长沙话[22806]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2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46]
 
· 做“农家”食客[3549]
· 碧湘街洪水的记忆[4106]
· 湊一桌乡里湘菜[4324]
· 舔箸之乐[4552]
· 辣椒的制法[4936]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