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鸡飞狗跳 >> 正文
鸡零狗碎集(一)       
鸡零狗碎集(一)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3855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任继甫三十三岁,理想埋在土里,生活跑在路上,不爱读书,工作之便,常有听闻,关乎湖湘民间内容者,亦不知是否书中已有此记载,兴之所至,不顾三七二一,根据记忆,手录下来,欲作一“鸡飞狗跳集”。因为“长沙里手”时常关照和帮助我之工作,故首发在他的长沙里手网站(www.lishou.net)上。

  第一卷 方言卷

  一、第六道菜出鱼

  长沙旧时民间请客吃便饭(任按:可能不是大宴席,故擅书“便饭”二字),宥于经济困窘,菜不过五碗,第六碗乃出鱼,照例不再伸箸,所谓“鱼到酒止”,尽欢而散席。再有余兴,也正如“落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大方只为贫。有人家甚至制木鱼于室,最后一道例上木鱼。这种木鱼,我在小时候在市井人家中多见之,刻鱼鳞,搽桐油,栩栩如生,已成小儿玩具。

  很久以前的后来,长沙人逐渐有钱,尤其是湘军打下南京,那些功臣猛士除在乡间置田地买小妾外,更纷纷在长沙营筑公馆,青石桥(今解放路)之东的柑子园、之南的东茅街等处,过去乃茅草丛生之地,此时竟成闹市,抓住太平天国幼王的东安席宝田就卜居东茅街的小瀛洲。长沙饮宴游赏,大吃大喝之风盛行,菜已过八碗、十六碗,因为餐桌无卷盘,长沙人乃使用尺把长令人瞠舌的长筷。此时鱼在长沙仍是最后一道出的菜。若第六道菜再出鱼,就是出主人的洋相了。第六道菜出鱼,乃变成出“愚”了,翻译成现代长沙话就是“出宝”了。有钱当然要讲“排场”,凑出热闹的气氛来,往好里说,这是湘人的大方热情,往坏里说,这是湘人的浮夸浮躁。

  至今天,知道第六道菜出鱼的人不多了,知道这一番说法的人更少了,但乡下有些人仍固执“鱼到酒止”,写《长沙风俗志》、今天仍住在银盆岭的老人刘钦武先生就有这一说法,我们这批七十年代的新长沙人却不管那一套,到环线边吃饭,例点酱椒鱼头作第一道菜。当然最后就鱼汤下面,自然是吃饱,可以鼓腹而歌之时了。

  我的一个初中同学谢蓉和她老公在长沙开了一家很大且较好的酒家,同学聚会,因风过耳,听见她与一同学说起做她那行的“事件”。她说,她每次都要提醒服务员看单时,要注意客户点鱼是否在第六道,如是,上此道菜则要错开上,不安排在第六道出鱼。因为曾经就碰到过一些长沙混混借此口实的敲诈,说:“你咯是咒老子出愚啦。”生意人求财不求气,做好口味以求发财之外,凡事还要注意注意再注意,用和气来生财聚财。噫,市井之中“湾头角脐”的“路情”,不料竟有此番源自。

  二、撩篮与了难

  过去听“长沙通”黄曾甫老说过,了难其实是源自撩篮。

  过去长沙乡下,洗菜要到溪边塘畔的石跳上完成,洗菜装进竹篮,照例要把篮中菜的水甩干,这就是撩篮。有时满妹子毛毛躁躁提菜到屋,屋里大人子就会在灶屋里喊,“死满妹子呃,你也撩下篮罗。”事情没有做完,大人子提醒满妹子要自家去撩篮,下次撩好篮。以后撩篮引伸为撩难,解决未完成的棘手的事情,改革开放后,生活和生存的矛盾变得多元,需要撩难的事情变得更多了,有时自家完不成,就要请别个帮着来撩难。于是出现了“扫把塘的撩难公司”,可见撩难当时是个贬义词。渐渐地人们把撩难写成了难,因为是了结一件事情。所要了难的事情也并非要打湿手,打脱脚的事情了,了难渐变为中性词。

  有人说了难这个词出现在1988年,我不知道他是如何了解到一个常用词的诞生的确切年份的。就好像长沙打麻将的专有名词“挑土”、“驮土”,我竟然在《沈从文别集》中无意之间看到。这篇文字沈从文先生写于解放前。又“下皮”这个词,有人认为“下皮”之“下”字需要加一个三点水重造一个新字。湖南湘剧院的张九爷就对我说,没有必要,下皮之“下”,本字其实就是“泻”,“泻”的古音就读作“下”,如“泻(下)嘎肚子哒”,“咯只梨子泻(下)嘎哒”、“*噢哒泻(下)巴巴,稀泻(下)的巴巴”看,稀下的这个词过去就有,“无皮下血”,缩略起来,不就是下皮。注音,古音中的a为韵母的音,今天很多字都读e,如“野物”、“野老倌”之“野”,中学课本中的“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野”字是另处注了音的。又如,“远上寒山石径斜”也是注音为xia,“夜嘎哒”之“夜”,长沙话就读ya。“爷”长沙话读ya,指老爸。在魏晋南北朝时,爷指的就是老爸。《木兰辞》中的“爷娘妻子走相送”,指的就是老爸和老妈走到门口送女儿去参军。一扯就扯得太远了。打住。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里手社区 更新日期:2003年10月21日

上一篇文章:记得当年捡破烂
下一篇文章:长沙人性之一:叫脑壳长沙人的“不服行”与“服行”(第五段也许会有人喜欢读)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66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36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2992]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391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34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3918]
· 新长沙 新联话[14313]
· 出味的长沙话[20917]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35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657]
 
· 做“农家”食客[2970]
· 碧湘街洪水的记忆[3560]
· 湊一桌乡里湘菜[3788]
· 舔箸之乐[4033]
· 辣椒的制法[4412]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