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长沙市井几个大名鼎鼎的疯子       
长沙市井几个大名鼎鼎的疯子
[ 作者:任继甫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2954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几个疯子的故事都是发生在长沙很久以前的事了,也许无人再记得,他们却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烙在城市中的另一种印记。他们疯吗?他们不疯吗?我姑妄言之你们姑妄听之,希望没有给我所记的几位疯子造成伤害(注:过去称疯子叫做宝。如宣传疯子就叫宣传宝,这里全改作今称)。

  宣传疯子

  直到1987年前后,我还看到过这个疯子。

  他扛着块戴军帽的毛主席像的大木牌,手里拿着一大摞人民日报,在那里宣讲着最高指示。

  但已经没有人再驻足听他说什么了。他一个人站在五一广场滔滔不绝,神情执著,眼光热烈,看不到时代的行色匆忙,他停留在过去的时光里。

  也许在1985年之前的几年,人们可能还有耐心来围观他取乐,但那时人们已对他孰视无睹。我看着宣传疯子,但没有靠近他,细听他喃喃地说话。我想他怎么不能与时俱进?话说回来,他能与时俱进还叫疯子吗?是我苛求了他。

  钻胯神经

  到八十年代中后期这个神经还频繁地活跃在长沙市司门口八角亭五一广场一滞。

  这个神经经常会冷不丁地看见街上走着的哪位女士,忽然一弓身,就从这个女士的胯下钻过去。

  据说他曾在司马口的那个银行前公然钻了一个外地北方女子的胯,吓得那个女子用普通话高喊抓流氓。当时公安局就在银行旁边,正好有警察叔叔经过,一下子就将这个钻胯神经拎住了。旁边就有人说,这是长沙有名的钻胯神经呢?

  警察叔叔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只听说后来钻胯神经仍然乐此不疲地在街头行使这种性骚扰。

  那个时期的人们只是对这种在长沙街头明目张胆的性骚扰付之于笑谈中。也许只能这样。神经也是人。

  唱歌神经

  第一次看见唱歌神经是1980年左右。他在解放路的一个小前坪前(今天“魅力四射”东面50米左右处)边歌边舞地跳《军港的夜》,然后又有《泉水叮咚》等流行歌曲。

  无数的长沙大小满哥细伢子围着他起哄鼓掌。生活无聊,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娱乐也就是看看电影,看下子街头的热闹,几乎一切其他娱乐都被视为“不正经”,比如跳交谊舞、打麻将更是被禁止,要送劳教的。

  那时他几乎天天都来,歌疯子其实嗓音粗哑,音色并不优美,比不得今天长沙“卡拉OK”“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的人们。

  父母亲和邻居们扯谈时,也谈到这个疯子。他们说这个疯子是个大学生,到外地读大学几年,忽然接到通知要回来结婚,一回来发现女友真的要结婚,但新郎不是他。于是就疯了。谈完以后一致地叹气,说好多人才就这样变成了疯子。他们说宣传疯子也是这样的。

  八十年代后期,“唱歌神经”不在街头唱歌了。我在河边头看见他和一群小学生热烈地讨论音乐,并纠正他们少年先锋队队歌中的一些唱法,说他知道有几种唱法,另一个歌词的版本。我刚游泳回来,边走边听,发现他人不是很正常吗,像个辅导员。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要快一个节拍急骤地唱,效果会更好,新闻联播前放的太慢了。

  九十年代初我看见他坐在县正街,也许他就住在那里吧。生活一切正常,人们已经把他过去的不正常岁月忘记了。据说他靠拖板车为生。愿他仍生活在人世且生活得好。  

  画疯子和菜疯子

  也许是梵高类的人物吧,住在柑子园口子上,其屋址大约在今天蔡锷路银宏大厦旁解放路的人行道上。

  人死灯灭,他死后房子马上出租,将他的那些据说是伟大的涂抹,迅速地以现代的方式装修成了一个临街的小门面。现在那屋都拆了,最熟悉他的人物命运和他的作品的人都搬走了。那些搬走的人曾经住在藩正街、柑子园、多佛寺捷径、芋园等,这些地方全都拆成马路或建成高楼。

  菜疯子住登仁桥。一年四季在西湖桥下的湘江沃土旁种菜。不问收获,只见每年的洪水总是将他的菜土淹没。他顽强不屈、不屈不挠地在河边种他的菜。最后不知何故,中道死亡。登仁桥的被爬山虎缠满的房子也突然在一个雨夜崩塌了。

  有个同学住在七里庙,他说起他们到隔壁的涂家冲神经病院看神经,听他们哇哇怪叫吓得要死。在长沙民间语言中,“涂家冲的”就是神经病的代称,好比说“医院昨天垮围墙跑出来的”是一个意思。今天这些蔑称,长沙人基本上已经不多用了。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登载于潇湘晨报 2003/08/31 更新日期:2003年9月11日

上一篇文章:长沙葱油粑粑的颂歌
下一篇文章:长沙市井学院街的人物颂歌(杂记)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0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64]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7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83]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4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58]
· 新长沙 新联话[15983]
· 出味的长沙话[2282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4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73]
 
· 做“农家”食客[3562]
· 碧湘街洪水的记忆[4117]
· 湊一桌乡里湘菜[4331]
· 舔箸之乐[4564]
· 辣椒的制法[4949]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