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本土精粹 >> 正文
报道文学——长聊色狼代表大会       
报道文学——长聊色狼代表大会
[ 作者:*小虫* | 转贴自:长聊 | 点击数:4095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发言人: *小虫* 发言时间:2000-05-03 14:30:07[166058]

    最近长沙市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高手、爱神、蓝鸭子、430等几个长聊有名的色狼云集长沙来了个碰头大会。据说此次聚会带有一些黑社会性质,可能危及到长沙的社会治安问题,所以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有关部门领导同志指示我说:“小虫,此事非同小可,他们的聚会表面看上去是带有黑帮性质的聚会,往大了想可能是某个黑社会政党的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你是长期潜伏在他们中间的我党打狼战线上的好同志,政治觉悟高,作风硬朗,所以像这样也许有去没回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去的重要任务当然非你莫属。希望你能不怕困难,克服险阻,敢于牺牲,有效的圆满的完成党和人民交给你的伟大任务。这件事情办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你将来的政治前途,这既是一次考验你的机会,同时也是一次锻炼你的机会,同时也是你一次往高层政界爬的机会。此去凶多吉少,希望你能活着回来。”说完一拍我屁股:“去吧”。

    这位领导同志的一席话差点把我吓死。鸭子、高手他们几个人我很熟悉的,据我所知他们没有那领导说得那么严重,也就是平时爱泡几个MM,然后常被一些正人君子尊称几句色狼的什么的。真是小题大做。有心不去吧,又一想,这次聚会说不定有MM参加,所以还是去看看吧,一来跟领导有个交代,二来顺便也看看MM,运气好了还说不定能碰上个美女什么的,大饱一顿眼福了。

    给他们几个打了个电话才知道他们的聚会地点定在了“鸭王烤鸭店”,聚会方式是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荤段子,好嘛,这个方式还真挺新潮的。事不宜迟,我随便找了架飞机很快就驱机赶到了现场。人来得还真不少,远远的就望见蓝鸭子坐在主陪的位置上哭天抹泪的,一边哭还一边用手捐擦,那样子极尽缠绵,宛若一窕窕淑女,悲悲切切,楚楚可人,看了不仅令人顿生怜意。走到近处定睛一望,我的妈妈的妈妈呀,全是男的,一个MM没有,你说我这个失望啊!我拍了拍坐在副主陪位置上的高手,然后问他:“怎么搞的,一个MM都没有呢?”高手抹了一把眼泪说:“虫子啊,你来晚了,小猪蹄,亚嘉她们几个漂亮MM刚走啊,我们刚送他们回来,你没看大家都哭得鼻涕咧歇的嘛。”我又问:“那荷子,小野菊,小小燕她们没来吗?”高手一听我问这个,顿时嚎啕大哭起来,歇斯底里的跟我说了半天我一句没听明白,但基本意思懂了----没来。

    我一看这帮人根本就没有找我来的意思,连椅子都没我的,我只好自己去找了个小板凳然后使劲挤了个缝,老实巴交的坐下了。众人都哭完了擦干眼睛这才看到我来了,纷纷跟我握手致意,表示欢迎。我仔细一看还真没外人,都认识,从左到右顺时针依次为----高手、430、爱神、佳禾、玉碎、蓝鸭子、雨之小妖、紫气、我很笨、朋少、红树林和我。

    蓝鸭子咳了咳嗓子呼腾一下站起身来开始做报告:“各位色狼网友,这次请你们来我这鸭王烤鸭店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想请大家来开个泡MM的学术讨论会。希望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把我们这次盛会办成一场领导泡MM学术新潮流的跨世纪的盛会”!

    蓝鸭子发完言后高手也呼啦一下站起来说了两句:“各位志士同仁,我等为鸿扬网恋文化当不惜余力,网恋兴亡匹夫有则,况我等均为长聊狼界呼风唤雨之辈,更该竭心尽力为网恋大厦填转加瓦,天下社稷,莫此为甚啊”。

    高手说完后大家七手八脚的鼓起掌来,我虽然一句没听明白,但也跟着点着头拍巴掌。大家巴掌拍累了以后就没在说话了,忙着吃起了菜。一顿风卷残云以后,桌上的饭菜酒水被洗劫一空,只剩下一小块鸭骨头了。我心想我不能白来啊,MM没看着不说,饭菜也没吃到,我这不是亏大了嘛,对不起我那飞机的油钱啊。我也不要那个脸了,伸手直奔那块鸭骨头而去。稳稳的抓在手里,安全的放到了嘴里,脸上顿时露出了心满意得的微笑。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吃鸭子不能辜负了蓝鸭子的用意,我也给大家来了两句:“各位狼友,我身为一代名虫,在狼道上没给我们虫子一族起到什么模范带头作用,非常惭愧,以后米虫子还有虫子哥哥他们的思想工作我一定努力给他们做,争取把他们早日拉到我们狼群中来。以前我工作有什么不对之处还请各位高狼多多批评,咳咳”。

    雨之小妖说:“虫子你不能这么说,可以说你的工作还是很有成绩的,很多MM都叫你死虫子烂虫子什么的,这说名你有很多MM恨,恨就说明她们爱你,恨你的越多那么爱你的越多,爱你的越多,你对咱们狼群的贡献就越大。我身为群妖之首,却没有带好我那么多妖兄妖弟,惭愧的应该是我啊”。

    我刚想跟小妖客套两句,玉碎发话了:“我做为长聊的文人派色狼领袖,也是没有做好我的工作,至今我在我们领域还一个狼员也没发展,我有罪啊”。

    爱神听完哥几个的道歉,竟然心疼的落泪了,他说:“哥几个别说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几个除了虫子的工作有些不足,其他狼友还是可以的。我们要善于做自我批评,但是不要谦虚的过了头,自己的成绩还是要肯定的嘛。当然了,你们虽然有一些成绩,但是不足之处还是很多,你们应该多向紫气等为我们组织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同志学习啊”。

    紫气一听有人夸奖,小脸顿时红扑扑的了,像刚擦了胭脂一样有些妩媚动人。紫气羞答答的说:“各位老大可别这么说,在泡MM方面我那点小小成绩岂能跟各位狼哥相比,小弟即使是有了些成绩也跟我个人努力无关,纯属小弟才华横溢,才思敏捷,才智过人所至啊”。

    我很苯一听紫气这么说,面露不悦之色,因为这些色狼里顶属他最笨了。比如他曾经发了个帖子替小虫招亲,结果费了不少力一点没效果。另外还组织了一个笨蛋党也是还没建立好就散伙了,所以说他笨一点没冤枉他。他嘟囔了几句:“才智过人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泡MM要有个专劲有个笨劲,大智若愚才是泡MM的最高境界”!

    430听完我很笨的发言后欢喜的眉飞色舞,他说:“哥几个说的都很好啊,我要利用我在电视台的有利条件,把我们的色狼思想发扬光大,这就是我要为大家做的”!

    众色狼纷纷鼓掌欢喜,饭局进入了高潮。只有佳禾默默不语,他显得心事重重,半晌,他幽幽的说:“如今我告别长聊了,实在是一大失策,现在落得个上不能鸿扬色狼文化,下不能安抚长聊MM。我也只好给各位做个幕后策划什么的了,其实我也老了,也该从第一线上退下来了。”说完这些佳禾泪湿衣襟了……。

    “都别哭了!”一直没说话的朋少突然蹦了起来,“瞧瞧你们都什么爷爷奶奶样了!还一个个自称是风流倜傥无往不胜无坚不摧的狼王呢,各各都是哭巴精,常此下去色将不色,狼将不狼,我们的狼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朋少说得对。”红树林也站了起来,“同志们,朋友们,色狼们,我们该清醒了,从送走小猪蹄到现在一个个都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这样下去怎么行啊?我们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弃而不舍的精神,顽固不化的毅力,触变不惊的素质,胡搅蛮缠的斗志,穷追不舍的作风,坚韧不拔的思想……”。

    红树林的罗嗦还没完就被蓝鸭子打断了,大概是他看到大家都吃完了怕占个桌子耽误他做生意的缘故。他开始做结束语了:“各位色狼网友,我认为我们这次聚会总得来讲还是饭吃得很饱,话说得很好,泪留得哗哗,感慨发了不少的。聚得很成功,啊……很成功,人来得也比较全,基本各大狼派的头面人物都到齐了,也都对下一步工作提出了目标和计划。下面大家再继续说几段荤段子吧,要抓紧时间,五分钟之后我们散伙,走的时候大家每人给我留下一千元饭钱。好了,就到这里吧”。

    众人面面相觑,都傻了眼,不是说好了蓝鸭子请客吗?来了十多个人,才招待了半只鸭子,外加几个毛炒,连点荤菜都没有,就收我们每人一千元饭钱,加在一起一万多块啊,也真TMD够黑的了。于是大家就这样吵吵嚷嚷的不欢而散了,临走的时候大家谁也没给蓝鸭子留饭钱。可是我这人心太软,看着蓝鸭子气得那样实在是于心不忍,我狠了狠心,掏出个十元大票给了蓝鸭子。蓝鸭子感激的望着我,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不用找了”。

    我无精打采的回到机关跟那领导做汇报,我说:“领导同志,我去调查了,没发现什么黑帮迹象,都是一些在网上追MM没成功的不得志青少年,然后聚在一起互相吹吹牛找找心理平衡什么的。”领导听完长出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底。然后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我:“有MM参加吗?”我说:“没有,我向组织上保证,真的没有。”领导长叹一声:“无聊啊……”然后怅然而去了……。

    不好意思,落了一句:本文纯属不虚构,如有不雷同,纯属不巧合。哈……。

    本文提到的ID均为本虫独创,如发现长聊却有其人实属巧合。本虫不承担任何名誉侵权责任!!!

上一篇文章:论坛精粹
下一篇文章:长沙常用电话号码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575]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5115]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722]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85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50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701]
· 新长沙 新联话[16106]
· 出味的长沙话[22971]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591]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850]
 
· 我所认识的“高手”[4529]
· 土狗的自画像[4276]
· 闲雅谈失恋旅行团[5328]
· 恐龙,是我的男朋友[3080]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